把無盡的加班拿來對外宣傳…為何職場文化如此病態?這些公司發起「睡眠革命」

2017-02-14 11:24

? 人氣

睡眠革命終於抵達職場了,雖然尚未達到如火如荼的狀態,但周遭已經可以看到明顯的跡象。當然,工業革命以後,職場也是第一個否定睡眠的地方,但現在企業界終於領悟到睡眠不足導致我們在生產力、醫療保健、事業淨利上付出慘痛的代價。

現在已經不像《歡樂單身派對》(Seinfeld)的年代,在該劇中,喬治.康斯坦扎(George Costanza)必須為辦公室訂做一張「辦公桌床」,才能避免大家知道他上班打盹的秘密1。不過,現代人仍常以工作來界定自己,甚至為此改變下班以後的居家生活以配合職場的作息。所以,如果職場政策和文化也支持睡眠的話,我們更容易改變睡眠習慣。我預期小睡室很快就會像會議室一樣普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還記得某天早上,我睡眠不足,疲憊不堪,連續開了好幾場會議。我走進會議室時,看到會議室的盡頭擺著一張長桌。當時我一臉渴望地望著那張桌子,心想躺在上面睡一下會不會有人發現。開會的時候,我還真的出現幻覺,幻想我走過去躺了下來,有點像睡眠不足版的薛丁格貓(Schrödinger’s Cat)。開完會後,我才失望地發現,我還坐在會議桌的旁邊。

很多人普遍都有這樣的感覺,想改變的壓力不僅來自員工,也來自雇主。員工發現他們不像行屍走肉那樣硬拖著疲憊的身子工作時,其實更有生產力。雇主也發現,員工健康時,公司的盈利更好。瑞典的研究證明了過勞與睡眠不足的關聯,他們發現「工作要求愈高,可預期睡眠品質變差;睡眠品質變差,可預期工作的要求又更高,壓力更大,社群支持減少,掌控力更弱。」

企業界有一些睡眠改革是人才爭奪戰促成的,還有一些改革是因為企業領導者希望公司成功的同時,也可以營造讓員工蓬勃發展的文化。無論改革背後的動機是什麼,睡眠充足都讓我們在工作上表現得更好,同時也提醒我們,人生不是只有工作而已。

朝彈性化發展

我們的工時很長,甚至不在公司裡也在工作,所以工作與睡眠如此密切相關,一點也不意外。影響工作的一切事物,勢必也會影響睡眠。事實上,一般人之所以縮減睡眠時間,頭號原因就是為了工作。工作量及工作時間都會影響睡眠,每晚一小時開始工作,我們平均可以多睡二十分鐘。

很多公司可運用的彈性,其實比他們所想的還多。二○一五年的研究發現,光是訓練管理者和員工在工作時間中納入更多的彈性和個人掌控,就可以增加他們的睡眠。誠如艾許醫生所言,睡眠習慣的研討會以及睡眠障礙的篩檢,可以「幫公司省下數百萬美元」。二○一五年史丹佛大學研究中國的勞工,發現在家遠距工作的人,生產力提升了一三%,主要原因在於令人分神的事物較少。該研究的作者尼可拉斯.布魯姆(Nicholas Bloom)和約翰.羅伯茲(John Roberts)在《哈佛商業評論》裡寫道:「我們建議,公司應該偶爾讓員工在家裡工作,讓他們專注投入個別專案和任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