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陳同佳犯案離境後還要回到台灣?呂秋遠用法律角度說明「被自首」背後超恐怖政治操作

2019-10-21 11:50

? 人氣

為什麼陳同佳要飛往台灣、到案說明、從事一個「被自首」的假動作?(翻攝網路)

為什麼陳同佳要飛往台灣、到案說明、從事一個「被自首」的假動作?(翻攝網路)

引發中國民眾不能收看NBA,以及香港民眾多日來抗爭的導火線,也就是疑似殺害女友的陳同佳,據說在勸說下,決定來台灣「自首」。不過,這件事情必須先釐清「自首」兩個字,我國刑法的「自首」不一定可以減刑,而且,陳同佳不是自首,是到案說明。自首,必須在犯罪事實還沒有被知道以前,就向警察機關報告自己是兇嫌,本案早就曝光,何來自首?所以自首可以減刑這件事,不妨先死心比較快。

但是,既然台灣與香港目前沒有司法互助協定,也就是說,陳同佳在出獄後,只要別到台灣來,其實台灣政府也無法繼續追查這件事,為什麼他要飛往台灣、到案說明、從事一個「被自首」的假動作?難道因為他自動發現自己良心不安,願意接受台灣的司法制裁嗎?

我不是他,沒辦法瞭解他的「良心」在想什麼。而且,在討論他的良心之前,我們必須先瞭解,這件事情表面上的爭議到底在哪裡?其實,表面的爭議就只有一個:

「一個香港人,在台灣殺害另一個香港人,究竟應該歸台灣還是香港的司法管轄?」

香港與台灣相同,原則上都是「屬地主義」,所以陳金城在巴拿馬貨輪上想要把高進殺死,如果船開到公海,他認為,只有巴拿馬警方可以抓他,但是巴拿馬總統跟他又有點交情,所以開槍殺人應該無所謂。照理來說,陳同佳在台灣「殺害」香港女友,如果是屬地主義,殺人事件發生在台灣,當然歸台灣政府管轄,不是嗎?原則上應該是。但是,屬地主義有一項規定,就是犯罪行為如果跨越兩個地方,那麼兩個地方就都有管轄權。例如陳同佳是預謀殺人,他在殺人的前置行為發生在香港,香港政府就有管轄權;可是,事情的結果發生在台灣,所以台灣政府也有管轄權。

那麼,台灣政府為什麼要拒絕陳同佳來台灣受審?當然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香港政府只願意讓他「被自首」,但不願意移交所有罪證。如此一來,當士林地檢署要偵辦的時候,只能憑案發當時的證據來判斷,可是關於陳同佳的犯罪動機、犯罪工具,以及是否有預謀犯罪的準備等等,都無法判斷,這樣要如何偵辦?而香港政府如果不願意與台灣進行司法互助,在台灣「罪疑唯輕」的刑法原則下,陳同佳大可主張過失致死,或是一時氣憤才會下手,台灣的司法機關將會陷入無法判斷的窘境,一旦如此,只能按照台灣政府已有的證據判斷,導致真相無法釐清。過去台灣政府一直要求香港政府將嫌犯移交,並且提供香港已經有的相關偵查罪證,但是香港政府已讀不回。已讀不回也就算了,我們願意把現有的搜查證據提供給香港政府做為定罪的依據,他們一樣置之不理。現在香港政府要求陳同佳被自首,但是不移交警方偵查的資料,要台灣司法機關怎麼處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