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參與屠殺了350名無辜平民,他是納粹軍官,但他卻終身逍遙法外!

2019-10-21 11:00

? 人氣

當人們在一個「萬人坑」裡發現比林斯基的遺骸時,屠殺的責任人之一勒爾根卻已在德國再度成為受人尊敬的公民。他始終沒有因自己在波蘭的罪行受到懲罰。(DW)

當人們在一個「萬人坑」裡發現比林斯基的遺骸時,屠殺的責任人之一勒爾根卻已在德國再度成為受人尊敬的公民。他始終沒有因自己在波蘭的罪行受到懲罰。(DW)

瑪麗亞挑了一件最暖和的毛衣,帶拉鏈和翻領的。秋天到了,她擔心丈夫會受凍。她來到布羅姆貝格(Bromberg)軍營的鐵絲網外,德國人在這裡設立了一個關押營。瑪麗亞把衣服遞給丈夫弗拉迪斯拉夫,匆匆交談了幾句,哨兵就把她趕走了。那是1939年10月31日,弗拉迪斯拉夫.比林斯基(Władysław Bieliński)31歲,是個教師。

8年後,瑪麗亞再次見到了那件毛衣。她一下就認出來了,那是丈夫的。弗拉迪斯拉夫的屍體和其他死者的一同被挖掘出來,一共350具,其中只有40具能夠被確認身份。

一張黑白照片

直到今天,比林斯基的家人都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戰爭結束後他們偶然看到一張照片,攝於親人被害前。照片上,比林斯基雙手背在腦後,身穿那件妻子送去的毛衣和一件外套。身後還有另外兩個男子。他們後來都被人從背後槍殺,頭部中彈身亡。德國人把屍體埋進一個大坑,那是1939年11月1日。位於波蘭城市布羅姆貝格的這個地方,日後被稱為死亡之谷。

「當我祖母看見這張照片時,才斷定祖父已經死了。但德國人不肯告訴她丈夫埋在了哪裡。他們還說,他被送到德國作勞工了。我小時候就見過這張照片,直到今天它都讓我悲傷和震驚。因為人們能看到一個知道自己死期將近的人的面孔。」馬雷克.比林斯基(Marek Bieliński)說,他是波蘭比得哥什(Bydgoszcz,舊稱布羅姆貝格)生物科學與技術大學的教授。

在比林斯基的家人為死者哀傷的同時,位於西德雷克林豪森(Recklinghausen)的一家法庭正在審理雅各布.勒爾根(Jakob Lölgen)的案子,當時50歲的勒爾根是蓋世太保的軍官。最後他因曾加入納粹秘密警察組織而被判處2000馬克罰金。

但就連這筆罰金他也不必交,因為法官認為,此前為期一年的監禁已經足夠了。受到盟軍控制的臨時法庭當時並不知道,勒爾根要為比林斯基及其他300多名無辜的波蘭平民之死承擔責任。

「知識分子行動」

1938年,勒爾根作為刑警長官被調到但澤(Danzig,今波蘭格但斯克),次年9月調往布羅姆貝格。他成為一個行動隊的指揮官,負責追查、消滅當地的上層「精英」。

第三帝國的領導層希望將波蘭的精英階層斬盡殺絕,擔心後者會阻礙德國全面控制、奴役波蘭。因此從戰爭一開始,就推行所謂的「知識分子行動」(Intelligenzaktion),殺戮波蘭佔領區的教師、律師、醫生、公務員。據估計,戰爭最初幾個月裡,就有約6萬人被殺。

勒爾根在布羅姆貝格帶領的行動隊殺害了349人。這個數字在勒爾根自己在工作報告裡寫的。他這樣記述10月22日到29日的行動:「針對波蘭知識分子的行動已基本結束。波蘭知識分子以及仇視德國、煽動反德的共250人於上周被處死。」

戰後,勒爾根返回德國。1949年12月,他完成了「去納粹」轉化教育,之後進入警察機關工作。他後來擔任特裡爾市的刑警負責人,直至1957年。年滿60歲後,勒爾根退休。

他表示從未親自參與過行刑

1960年,聯邦德國司法部門在慕尼黑展開了針對勒爾根和他在布羅姆貝格時期的同事艾希勒(Horst Eichler)的法庭調查。他們被指控協助謀殺349名波蘭平民。

勒爾根說,他本不想參與布洛姆貝格的行動,而是要求調往但澤或上前線。但他的上司拒絕了這一請求,並威脅說,如果不聽命的話,就把他送到集中營去。

勒爾根承認,受害人是在未經法庭判決的情況下被處死的。但他表示,從未親自參與過行刑,而且處死者名單是由他的上司決定的,他只是傳達命令而已。

最後法庭認定,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反駁上述說法。1966年,勒爾根被宣判無罪。一系列有關德國在波蘭犯下罪行的歷史著作的作者申克(Dieter Schenk)認為,這一判決是德國司法的恥辱。他以地方司法行政機關的文獻為依據,懷疑如果勒爾根拒不從命,是否真的會給他本人帶來危險。

「我覺得他很開朗熱情,喜歡講笑話」

「我覺得他很開朗熱情,喜歡講笑話,我很喜歡跟他在一起。我小時候經常跟他玩手掌疊羅漢。」勒爾根的孫子回憶道。他不希望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我們暫且叫他安德烈亞斯。

安德烈亞斯不久前開始研究自己祖父的生平。「一開始我很震驚,我試著了解什麼叫被迫執行命令,這是很多人在法庭上提出的理由。我想知道,如果拒絕從命,是否真的會給自己帶來生命危險?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對人們又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我知道,我這是試圖為他(祖父)尋找開脫的理由。但事實卻很清楚。」

安德烈亞斯的父母對二戰以及祖父的波蘭日子幾乎從不提起。「我覺得,家人害怕重溫這段歷史。所以對我們小孩子什麼也不說,也許是不想讓我們在外面亂講。這段事情對我們家來說是個污點。」

他知道,如果今天重審祖父的案子,結果可能完全不同。「我很清楚,當時的一些法官自己也有著納粹背景。」

尾聲:退休後,他在北威州安度晚年

勒爾根沒有受到懲罰。退休後,他在北威州安度晚年。他生命的最後幾年是在波恩附近小城布呂爾(Brühl)的一家老人院度過的。1980年8月5日,勒爾根離開了人世。

馬雷克.比林斯基從未見過自己的祖父,只有幾件紀念物。「我繼承了他的一張書桌、一只墨水瓶和一枚刻有名字縮寫字母WB的印章。」祖父的大部分個人物品,比如藏書等,都被德國人燒毀了。1947年,人們為那些在布羅姆貝格死亡谷被害的人舉行了集體葬禮。自此,弗拉迪斯拉夫.比林斯基被安葬在「自由山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