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歲老翁被控謀殺逾5000人!前納粹集中營警衛將受審,恐遭判刑10年

2019-10-17 08:21

? 人氣

2019年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74周年紀念日,倖存者(AP)

2019年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74周年紀念日,倖存者(AP)

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的大屠殺行為,共奪走600萬猶太人和500萬非猶太人性命,而高齡93歲的布魯諾曾是施圖特霍夫集中營骷髏衛隊成員,他被控在1944至1945年間謀殺逾5000人,將於德國當地時間17日在漢堡出庭,成為因納粹大屠殺罪名受審的最新案例。

擔任集中營警衛 被控奪5230條人命

布魯諾.D(Bruno D,化名)17歲就加入納粹骷髏衛隊(SS-Totenkopfsturmbann),曾在施圖特霍夫(Stutthof)集中營擔任警衛,該集中營位於今日波蘭北部港市格但斯克(Gdansk)東邊34公里處,而在1945年5月9日被聯軍解放前,約有6萬5000人在此處遭殺害。

檢方認為,當年的集中營警衛扮演大屠殺的關鍵角色,布魯諾被控在1944至1945年間謀殺5230人,其中5000人是感染斑疹傷寒的病患,他們被拒絕獲得糧食、水和醫藥,所處環境的衛生條件更是大災難;200人是被氰化物「齊克隆B」(Zyklon B)毒死;剩下的30人則是被專門射穿脖子的特製裝置殺死。

93歲老翁將受審 不認為自己是「幫凶」

《衛報》指出,布魯諾完全配合調查,且接受偵訊8次。醫師認為,布魯諾的精神狀態良好,能夠出庭應訊,但每次不能超過2小時。布魯諾在某次偵訊坦承有聽到尖叫聲,也知道有人被謀殺,「我想可能是有些猶太人不肯認罪,他們只能待在集中營,因為他們是猶太人,不過他們仍有自由生活和工作的權利。」

「若不是我當警衛又能改變什麼?」布魯諾不相信自己被當成謀殺猶太人的共犯,他告訴德國《世界報》(Die Welt),「他們(納粹)會再找其他人來當」。檢方駁斥他的說法,認為在1944年末期,布魯諾可以起身反抗,投入東部前線作戰,但布魯諾說,自己有心臟病而無法從軍。

審判具象徵意義 20位原告呈現自身故事

施圖特霍夫集中營是第1個在德國境外設立的集中營,1939年9月2日啟用,1945年5月9日獲得解放,也是最後1個被聯軍解放的集中營。該集中營最初用來關押波蘭政治犯和情報人員,之後關押波羅的海地區、匈牙利和波蘭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轉來的猶太人,截至1944年,該集中營關押人口7成是猶太人。

這場將在漢堡法院登場的審判約有20位原告,包括4名波蘭家鄉軍(Armia Krajowa)前成員,以及2名參與華沙起義的女性。證人則會在10月底陸續從美國、以色列、波蘭等國飛到漢堡作證。儘管可能沒有1位證人會記得布魯諾,但這場審判對其他受害人有很大的象徵意義。

2019年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74周年紀念日(AP)
2019年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74周年紀念日(AP)

將由少年法庭審議 最重吃10年牢飯

「這無關復仇」,其中1名原告的律師霍爾斯特曼(Markus Horstmann)告訴《衛報》,「該審判比較像是受害者向德國法院控訴不公義,看看會有怎樣的結果,同時也是傳遞他們的故事,要大家不要忘記」。德國司法准允向集中營人員提告,漢堡法院2011年就判處前集中營警衛德米揚紐克(John Demjanjuk)5年徒刑。

在德米揚紐克的案子中,儘管檢方無法把他與任何殺人案連結在一起,但判決認定集中營警衛形同大屠殺機器中的齒輪,自此位於路德維希堡(Ludwigsburg)的國家社會主義犯罪調查司法行政中央辦公室,就開始調閱歷史檔案,尋找能夠提交法院審議的案子,他們在翻閱施圖特霍夫集中營博物館檔案而發現布魯諾。

德國副總理兼外長加布里爾稱,毫無疑問地,德國是要為大屠殺和集中營負責的國家,圖為位於柏林的大屠殺紀念碑(AP)
圖為位於柏林的大屠殺紀念碑(AP)

目前全德國正對23件納粹大屠殺案件進行初步調查,但因仍在世的被告年事已高,最後很難走到法院審議並作出判決。由於布魯諾加入骷髏衛隊時才17歲,因此會是由少年法庭審議,法官會依據青少年刑法量刑,最重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