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美、德民眾挺台,能改變我國外交處境嗎?

2019-10-17 06:20

? 人氣

媒體報導,日前德國民眾向國會請願,建議德國與台灣建交。不過外交部表示,就算請願案達到連署門檻,該案仍無法律效力。圖為德國國會大廈。(資料照,Jürgen Matern@Wikipedia/CC BY-SA 3.0)

媒體報導,日前德國民眾向國會請願,建議德國與台灣建交。不過外交部表示,就算請願案達到連署門檻,該案仍無法律效力。圖為德國國會大廈。(資料照,Jürgen Matern@Wikipedia/CC BY-SA 3.0)

媒體報導,日前德國民眾向國會請願,建議德國與台灣建交。10月13日,又有美國民眾完成連署,向白宮請願,要求美國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

這些舉動,能夠改變我們與美國及德國沒有外交關係的現況嗎?

另一方面,索羅門群島與吉里巴斯,在五天內相繼與我斷交,引起國人對「零邦交」的討論。

日前拜讀一位國際法學者大作「中華民國邦交國歸零會怎麼樣?」。文中指出:台灣是否為一個國家,和是否有邦交國或邦交國數量多少並沒有太多關聯性。只要對外交往的「能力」不受影響,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學者此言必有依據。但這是國際法理論,在外交實踐上是否如此呢?

筆者退休前,曾在無邦交國家工作十餘年,願將我們在無邦交國的實際狀況,提供讀者參考。

1999年,筆者在與我無邦交的非洲國家安哥拉工作。我國國慶快到了,我們想藉國慶時機,做些慶祝活動及文宣工作,增加當地民眾對我國的認識。但是當地政府不同意我們廣發請帖,舉辦正式國慶酒會,我們只好打電話,邀請對我友好的官員與政要,以私人餐會的方式慶祝國慶。

此情此景,我們在當地政府眼中,算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

20190920-外交部長吳釗燮20日針對吉里巴斯與我國斷交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外交部長吳釗燮針對吉里巴斯與我國斷交召開記者會說明。(資料照,顏麟宇攝)

雖然不能辦國慶酒會,我們總要設法藉機做點文宣,於是就請當地最大報紙,配合我們國慶做些相關報導。但是遭到主編斷然拒絕。

左思右想之後,我們打算用「花錢買版面」的辦法,改用刊登廣告的方式做文宣。但是當我們把文字及圖片送去後,他們把文稿中有「國家」意涵或象徵的字眼完全刪除,連「政府」一詞也不可出現。我們力爭無效,只好憤而撤稿。

在無邦交國,連一個媒體都如此對待我們,是不是如學者所說:只要對外交往的能力不受影響,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呢?對照學者所言,筆者願意承認自己「無能」。

有網友表示,沒有邦交,我們可以加強與無邦交國家在經貿、文化、學術、科技等方面的實質關係。這確實是現階段我國外交工作重要的一環。

但是無邦交國家願意與我加強實質關係,必然基於兩個前提。第一、我們本身有實力、有內涵,有能夠吸引無邦交國興趣的條件。第二、中共的態度。

舉例而言,我們經貿實力堅強,眾多台商前往投資,必然受到當地政府歡迎。此外,我們文化藝術團體內涵豐富,也會獲得這些國家高度評價。我們能夠與眾多無邦交國家維持實質關係,是因為他們認為值得與我們交往。

但是這種實質關係並不是沒有上限。一旦涉及政治,尤其是觸及「國家主權」,當地政府往往裹足不前。除非是中共不表示反對。這就是前述的第二項前提。

當中共打壓力道加強時,我們在無邦交國家的工作往往一籌莫展。但是在兩岸關係緩和時期,我們與無邦交國家關係突飛猛進,甚至可以簽署具有國家意涵的雙邊合作協議。

蔡總統經常說,我們可以與理念相近的國家,積極交往合作。但是自由民主的理念,敵不過現實利益。

筆者在無邦交國家,真切體驗到他們內心確實對我們具有好感,但是外在的行為表現,仍然以國家利益為優先考量。我們與無邦交國家的實質關係,有的十分密切友好,有的並不理想。但都是基於同一個原則。這個原則就是:雙邊實質關係並不是由我方主導。他們與我往來的態度,完全取決於他們的意願,以及是否受到中共的制肘。

美國國旗(取自Pixabay)
美國與德國民眾對我友好的行為,在國際現勢沒有改變的情形下,恐怕難以改變我們的外交地位。倒是目前世界上還有15個國家,把我們當作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圖為美國國旗。(示意圖,取自Pixabay)

台美關係是最為密切的實質關係。但也是植基於美國國家利益。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為了防堵共產勢力擴張,危害美國在東亞的利益,於1954年與我國簽訂共同防禦條約。但是美國後來也是基於國家利益考量,與我國斷交,並於1979年1月1日與中共建交。

本年8月底,在挪威的台灣留學生,向挪威首都奧斯陸地方法院提出告訴,控告挪威政府移民局危害人權。理由是挪威移民局,將台灣人居留證上的國籍註記為中國。此事經我國駐挪威代表處多次與挪威政府交涉,要求更正,卻沒有具體結果。充分顯示挪威政府並不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國際法學者表示,零邦交造成的是中華民國與其他國家之間法律關係的變化,只要對外交往的能力不受影響,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證諸實際的外交工作,即使我們在法理上與事實上,「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在無邦交國家,我們沒有「國家地位」。說好聽些,我們是「政治實體」,但是說難聽些,我們如同NGO,就像是民間的「非政府組織」。

前述美國與德國民眾對我友好的行為,在國際現勢沒有改變的情形下,恐怕難以改變我們的外交地位。倒是目前世界上還有15個國家,把我們當作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

*作者為前駐海地大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