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展良觀點:台灣生死存亡的路線抉擇

2019-10-17 07:10

? 人氣

中國大陸國力與國際影響力增加極快速,其當政者又有雄圖大略,盼望在任期內解決台灣問題。(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大陸國力與國際影響力增加極快速,其當政者又有雄圖大略,盼望在任期內解決台灣問題。(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大陸國力與國際影響力增加極快速,其當政者又有雄圖大略,盼望在任期內解決台灣問題。目前雖為美國為首的國際力量所阻,但這種國際保護傘難以長久,所以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底下將面臨生死存亡的路線抉擇。

目前有兩種主要的看法。綠營大體認為中共性格強橫,除非一切照其要求就不可能和平相處,因此即使如藍營般努力妥協,台灣依然會被打壓與吞併。中共不會相信或接受異己,歷史上與西藏、香港所簽的任何協議均不可靠,所以兩岸和平協議只能加速台灣被滲透與統戰。以中共專政的性格,必將追求一國兩制式的直、間接完全覆蓋,並如對香港般步步增加控制力。「一箇中國」的原則會在國際上將台灣問題變成中國國內問題,而且會使台人放棄抵抗意志,所以千萬不能承認。台灣一般的民眾貪圖近利,只求茍和生財,上層自私而自我,民主制度又容易被滲透利用,所以極難以抵抗中共全面的統戰攻勢。

藍營說的好聽實質軟弱,根基雄厚而缺乏警覺心,許多藍營人士在中國大陸有大量商業利益,部分更早已被中共滲透運用,加以台灣多種媒體、公司、行業與大量經濟活動均仰中共之鼻息,是以情勢危急。是故台灣應當盡量遠離中國,並盡量爭取美國、歐洲與日本等國的保護與支持,方能延續台灣的獨立自主位置。

香港泛民主派議員在立法會議場戴起習近平面具,拿著林鄭月娥的看板表達不滿。(美聯社)
綠營大體認為中共不會相信或接受異己,歷史上與西藏、香港所簽的任何協議均不可靠,所以兩岸和平協議只能加速台灣被滲透與統戰。(資料照,美聯社)

藍營則認為台灣與大陸一水之隔,難以遠離,加以形勢懸殊,經濟等各方面關係又密切,兩岸之間宜和不宜對立。中共雖然強勢進逼,但因為同文同種,未嘗沒有談判周旋的空間。中共固然不相信異己,歷史上的協議也不甚可靠,但即使如此,協議依然有一定的保障功能。中共固然希望台灣事事聽命,卻也一向顧慮現實,不做沒把握的事。只要台灣堅持自主路線,整軍經武,鞏固自由民主體制,爭取國際支持,中共難以控制或進犯。為了維繫和平,一箇中國的原則不容否認,只應堅持分治與各自表述,否則將給予中共進犯的口實。民主體制確實有漏洞,容易遭受中共的統戰,但我們應對中華民國自主自立的力量有信心(少數藍營同時主張應杜絕任何從外部企圖顛覆中華民國的行動)。

最大的重點是,台灣與大陸比鄰,同文同種,為了自己與子孫長遠的未來,兩岸之間一定要維繫和平,不可敵對。即使一時之間有種種的衝突與不信任,也絕不可因此而破壞雙方人民尚存的善意與情感。兩岸必須維繫較佳的關係,台灣的經濟才能得到良好發展,並獲得大陸內部自由民主派的同情,如此既可幫助台灣日後在政治上爭取到較佳的地位,也可以增進台灣各方面的發展。

這兩種看法,在台灣內部都有相當多的支持者。大抵只要中共對香港、疆藏、內部與國際的態度越專制強勢,而藍營的態度又軟弱時,綠營的支持者便會大幅增加。反之,若中共對外態度緩和、增加內部自由民主、藍營的態度堅強,則綠營的支持度便會下降。今年,尤其是六月以來蔡英文的支持度直線飆昇,這應是首要原因。這幾年來馬英九等國民黨領袖,不斷被指控缺乏危機與自主意識,對於大陸態度軟弱,不足以保護中華民國與台灣,使得年輕人與知識份子的選票一直流失。韓國瑜本以發大財三字席捲基層與藍營選票,而後在面對中共與香港問題上的混亂軟弱,也促使他的民調迅速下降。

以中國大陸國力進展的速度,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能夠拘束中國大陸於第一島鏈內的時間有限。若無意外,十五年內,中國大陸當具有足以使美國不願介入台海問題,從而直接逼降台灣的實力。在這種大局下,若因台灣的分離主義,激起大陸民族主義式的對台仇視,顯非明智之道。雖然如此,百年來的歷史經驗既讓台灣人民內心深具不安全感,也讓他對於外來政權產生強烈的抵抗意志,許多人甚至認為目前當不計代價追求分離,成則自由,最壞也不過1945年之後的歷史重演。在此情況下,藍營的領導群若不能讓台灣人民產生足以保護自己的信任感,再打任何利益牌、和親牌或恐嚇牌,也都是無用的。台灣生死存亡的路線抉擇只會經由台灣的民主政治決定,而藍營與綠營領導群的品格與能力,尤其將具有決定性的影響。

*作者為台大歷史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