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職場現實:「裡頭的人想出去,外頭的人想進來」過來人說再多都是淚

2016-08-25 12:24

? 人氣

常常聽人談起在日本上班、領高薪的都市傳說,你也想去日本當上班族了嗎?如果是作一名觀光客,你會喜歡日本;作一名留學生,對日本的印象也不會太差;但如果是作一名日本上班族,過來人有話要說:「連日本的上班族都敢當,你還怕地獄?」說再多都是淚,現在就來看看東京的職場現實吧:

莫名其妙的講究細節 

 

や ま か わ ま す み(@masumi_color)張貼的相片 張貼

寄給客戶的信件格式(在自己的電腦裡面時)一定要美輪美奐。不但要一再確認修改,更要求要明確地分段,甚至細到連大段落小段落都要以單行雙行來區分。殊不知同樣一封email寄到對方信箱中,格式總是會因為系統不同,或亂碼或跑位,總之就是醜到不行。

又或是針對一個案子,在與客戶開始接觸之前必須先訂定所謂「課題表」。

課題表的內容大多是將未解決的問題、解決得很勉強的問題、應該要怎麼做、誰要做、誰做過、針對這一點客戶可能會有什麼反應……等等,總而言之就是自我腦補的沙盤推演,硬是要寫成待確認的「課題表」,自我陶醉怎麼可以這麼細膩貼心時,結果往往也是有夢最美,實際上場時列出來的東西大多派不上用場。

……回公司的路上,我們六個人分乘兩部計程車,我和主管,以及另一名同事同一部。一路上,主管表情像是打了一場勝仗,時不時地還問我一些中文單字的讀法,三人在車內談笑,氣氛輕鬆。突然,口氣一轉,主管說:「只是,好像人家問的問題,幾乎都不在我們的課題表上呢!」

莫名其妙的男女界線

對日本人來說性騷擾到底是什麼?

在日本,男生對女生自我介紹時,連說一句「現在單身」,甚至是同事之間說一句「今天髮型不一樣了」都可能會被告性騷擾,更不用說什麼開黃腔,或是更進一步的肢體接觸。

但在這同時,對於日本大名鼎鼎的「痴漢」們,日本的女性卻又異常地有包容心。

也或許是因為電車癡漢的案例真的太過頻繁,只要不是太過分,這些日本女性們都可以視而不見。

日本癡漢多,各行各業都有。日本AV女優已經遍及各行各業,就差沒出現過公務員。日本癡漢則呈平均分布,公務員都不遑多讓,連警察也幹癡漢。

莫名其妙的多發事故

 

junpei aizawa(@kitboy0118)張貼的相片 張貼

向來準時的日本電車,往往因為「人身事故」而不得不延遲。簡單來說,日本經常因為車門夾到人、或是推擠摔下鐵軌、甚至是臥軌自殺,導致電車無法準時開動。

如果放在台灣,捷運因為有人臥軌自殺而延遲,一定會鬧得沸沸揚揚、新聞從早輪播到晚。然而在日本,即便頭上的跑馬燈閃著因為人身事故延遲,卻鮮有新聞報導。大多數日本人的反應更是抬起眼瞄一下跑馬燈,接著就開始打電話、傳LINE,說明會遲到的原因,卻沒有人因為出了事而心慌意亂。

日本人更能雲淡風輕的告訴你,「東京的中央線因為路線又直開得又快,自殺率最高呢。」

是什麼讓日本人這麼「淡定」?死太多人,所以麻木了?訓練有素,所以老僧入定了?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去年日本發生震災,東北死人無數,東京電車停駛,日本上班族回不了家,大家沉穩有序、面無表情地坐在每一個避難所等著疏散。面對泰山崩於前,這民族仍能維持著集團的沉穩,確實讓我們外人感動。但也有不近人情之處……

莫名其妙的團體意識

日本人是一個很有團體意識的民族,像是在公司努力工作,最後的成果全部歸功於團體;又或是大部分的上班族的穿著都一模一樣,想在日本看見穿花襯衫上班?根本是天方夜譚。

而「便所食」,更是其中一個害怕離群索居的代表例,指的是在校園或職場,特別是女性,總是喜歡三五好友在午休時間一起吃便當,這種關係被稱之為「郎起妹特(ランチメイト)」。如果沒有被邀請,又害怕被其他人看到可憐兮兮落單的模樣,於是躲進廁所吃便當。也幸虧日本廁所夠乾淨,否則吃下去還不怕被熏得吐出來。

日本人又不像我們的如廁習慣,會把用過後五顏六色的衛生紙扔在垃圾桶,所以基本上是窗明几淨,一塵不染。在廁所內用餐,雖屬滑稽怪談,但技術上並非不可能。

……看官周遭要是有日本朋友患有此症頭,不妨邀他到台灣做一趟療癒之旅,兼做國民外交。若台灣的廁所來能讓日本客人的「便所食」吃得下肚,那就錯不在我們,而是日本客人委實地病入膏肓。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二魚文化出版《連日本的上班族都敢當,你還怕地獄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