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開放政府的關鍵拼圖─別忘了地方政府

2016-08-25 06:00

? 人氣

開放政府不可忘了地方政府。(來源:台中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開放政府不可忘了地方政府。(來源:台中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日前,台中市江肇國、楊典忠兩位議員針對台中市設置的「OPENDATA政府資料開放平台」提出質詢,認為台中市政府沒有建立有效管理開放資料的機制,以至於造成部分資料內容未獲及時更新或是檔案遺漏的窘境。據此,江、楊兩位議員甚至給台中市政府的「開放政府」表現打了個不及格的分數

近年來,國際上的發展已經將政府開放資料視為「開放政府」的重要指標之一,因此,將開放資料表現不佳視為「開放政府」作為不力實屬合理。然而,台中市在開放資料上的落後表現並非孤例,我國自2012年規劃推動政府開放資料以來,地方政府因為地方自治的關係,整體表現一直參差不齊,甚至目前仍有地方政府沒有開放資料釋出。從「開放政府」或是民主發展的角度來看,我國要完善透明與開放治理的環境,地方政府的開放資料絕對是不可或缺的。所幸,開放資料政策的主導機關 - 國家發展委員會,清楚地意識到推動地方政府開放資料的重要性,將這工作列為下一階段政府開放資料政策的推動重點。然而,這部分的推動工作,可能最終還需要整體民眾的認知作為支持,才能讓地方政府深刻地意識到開放資料的重要性。

若要提升民眾整體的認識,便要從一般民眾的角度理解,讓民眾了解到說服或監督地方政府積極開放政府資料對我們是有益的。總體來說,民眾不僅可以從開放資料獲得生活上或經濟上的利益,最重要的是能夠幫助自己監督政府,甚至最終的有效參與政府決策。這樣的說法,可能有點抽象,舉一個最近的例子,應可作為參考。

台中市開放政府平台。(官網截圖)
台中市開放政府平台。(官網截圖)

幾天前,「政府資料開放平台」(用心地整理去年度各地方政府的重要預算科目支出以及對應業務資料集表現,並在其「地方縣市預算與資料集情況比一比」線上策展中展出。透過互動式數據呈現,使用者可以查詢與比較去年各地方政府間的支出差異以及相關資料集呈現。我們可以從這些整理後的開放資料中發現幾項問題,試舉以下三點說明。

首先,預算資料間的比對,可以發現一些顛覆刻板印象的有趣結果。例如,台中市在去年的「交通支出」上,為各地方政府之首,高達172億以上,所占的預算百分比也以15.17%也列居第一,而一般認為「很有錢」的台北市,去年支出僅略多於110億,預算比例占6.95%,排各地方政府第八。但是,若以預算對土地面積的比例來比對,則台北市以每平方公里40,554,940元,高居第一,而台中市僅以每平方公里7,778,580元居於第六,雙方差距高達5倍。

其次,經預算比對後所顯露出城鄉差異,值得我們關注,特別是偏鄉在地民眾更須關心。再以台北市舉例,去年台北市在教育支出的預算約540億,高居第一,而屏東縣約為107億,居於第八,但是若以預算百分比來比較,屏東縣的教育支出占總預算比例的35.65%,名列第三,要比台北市名列第四的34.05%為高。換言之,若只從教育支出比例來看,屏東縣對於教育的重視,完全不亞於台北市,甚至更為重視,但是一旦加入人口數與土地面積的比例進來比對,可以發現,台北市去年的人均教育支出為每人19,960元(第二名),而屏東僅達12,700元(第十六名),而每平方公里的教育支出為台北市的198,617,510元(第一名)對屏東縣的3,848,360元(第十七名),雙方有著顯著的差距,也暗示了城鄉間在資源獲得上的重大差異。

最後,部分地方政府雖然在某些科目投入不少的預算,但是未能在對應這些業務的相關資料集上,作出有效的開放作業,影響到民眾知的權利。顯著的例子是開放犯罪地圖或粗淺的犯罪/事故資料,根據「地方縣市預算與資料集情況比一比」的整理,目前仍有九個地方政府未公開或開放這些資料,其中「警政支出」總額排名前十的地方政府就有三個,分別為台中市(約107億,排名第三)、高雄市(約98億,排名第四)、彰化縣(約42億,排名第七)。

當然,這些數據背後所代表問題不限於以上三點,有更多的深層意義可以挖掘,但是以上舉例也說明,當政府開放出更多的資料,民眾便能藉由這些資料更便利地了解政府正在做甚麼?未來要做甚麼?政府為我們做了甚麼?出了甚麼問題?等等關乎切身利益與生活的施政資訊。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資料,找出的問題,要求政府改善。當我們對開放資料的意識與需求提高後,政府端也會更積極地作出反應。

反過來說,政府端更不應視民眾對於開放資料的要求為負擔,反而要將開放資料當作與民眾溝通的重要管道之一。除了法令規定不得開放或有安全疑慮的資料外,政府提供更多的開放資料,能幫助民眾了解政府施政的成效與困難,比如「地方縣市預算與資料集情況比一比」中所呈現的城鄉差異,資源不足的地方政府可以透過開放資料能讓在地民眾了解到施政上的困難,進而化解雙方的誤解。

因此,當我們回過頭再看台中市的例子,可以看出當地方政府沒有深層地意識到開放資料作為溝通管道的重要性,而在地民眾的需求聲音又不高時,地方政府的開放資料作為很容易流於形式與敷衍了事,無助於開放資料文化的建立。要解決這點,除了我們民眾要提高自身對開放資料的警覺與認知外,地方政府更應理解與內化開放資料的真正意義,以進行更有效且更能維護民眾利益的開放資料作為。

*作者為專案研究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