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英文」一定要會說, 即使「蔡」一點也不要緊!

2016-08-25 06:50

? 人氣

出國旅遊總是需要簡單的語言溝通。(圖取自flickr)

出國旅遊總是需要簡單的語言溝通。(圖取自flickr)

2016年世界新聞,諸如釣魚臺的對峙,南海的緊張,歐洲各地的恐攻,敘利亞難民的蜂湧入歐,一件隨著一件,使人們的神經緊繃。不過天可憐見,到了盛暑的八月,終於迎來了一則輕鬆的新聞。

觀光客旅外最常遇到的便是語言不通的問題。(圖取自flickr)
觀光客旅外最常遇到的便是語言不通的問題。(圖取自flickr)

一位名叫劉俊良原籍東北吉林的男子,在德國旅遊,因為錢包被偷,來到警察局報案。只是信不信由你:這一位來自中國的背包客以為走進了德國員警派出所,可是實際上,他走進的是一所難民收容所。難民收容所的工作人員,沒收了這他的護照,幫他填寫了為難民庇護的表格,按了指紋,做了體格檢查,把他安置在難民營裡,於是他做了一個實質的難民。甚至,他被發放難民收容所給難民的零用金。

德國紅十字會為難民營服務的工作人員發現這一位難民有些與眾不同。第一,他是東方人,有別於敘利亞人或是非洲人的貌相。第二,他穿得非常體面,看起來,和其他難民不太一樣。 於是,難民營服務的工作人員找到一家中國餐館的中國員工,同時也籍由手機翻譯軟體,和這一名所謂的「難民」溝通,才發現這名“難民” 是來自中國到歐州旅遊的觀光客。 不過發現這一個烏龍的時候,這一位來自中國東北所謂的難民,已經在難民營中,呆了十二天。就一個烏龍傳奇事件,為全世界帶來一個輕鬆的笑料,再加上巴西奧運的開幕,好像天下終於太平了。

他接受德國媒體訪問時說,他想像中的歐洲和實際上很不一樣。CNN的新聞主播在電視上報導了這一件新聞的時候,也不忘調侃了他說,這一位遊客和我們想像的中國人也不一樣1976年是美國建國200周年。為了慶祝美國200周年,在7月4日芝加哥的移民局,為1776位移民舉行美國入籍的儀式。在佛羅裡達由於大量的古巴難民湧入,所以在7月4日國慶的同一天,在邁阿密海灘有近上萬的人舉行宣誓入籍的盛典。根據媒體的報導,當美國移民局官員,向一位嶄新的“美國公民”道賀的時候,發現這位人士是來美國的觀光客, 只是來到邁阿密海灘湊熱鬧。滑稽的是,這一位觀光客,糊裡糊塗和其他的入境人士,一起在美國國旗下宣誓,做了“美國公民”。 這個故事,和中國遊客誤入難民營,有異曲同工之妙。

作者認為喜歡出國的旅客應該要具備足夠的語言能力。(圖取自flickr)
作者認為喜歡出國的旅客應該要具備足夠的語言能力。(圖取自flickr)

語言的不通,常常是這些烏龍笑料故事的主要原因。1970年代在芝加哥,一位觀光客被一位黑人劫匪搶劫,這位人士英勇無敵,居然把劫匪打倒在地。員警來的時候,由於這位人士不會英文,和員警無法溝通。這位聰明的劫匪,立刻告訴員警說,他是被搶劫的對象。於是,這一位制服劫匪的英雄,反客為主,反而以劫匪的罪名被關入警察局。由於事件發生的時候是星期五的下午,所以一直等到週末過後,才找到翻譯人員來和他溝通,也才發現他是來自波蘭的觀光客。此位仁兄,白坐了三天拘留所。一家報紙記者也調侃他說,至少他省了三天的旅館錢。

其實這樣的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只要有語言的障礙,烏龍事件就會層出不窮。女兒十歲的時候,帶她到歐洲自駕旅遊。歐洲多是許多小國,所以和女兒相約,每進入一個國家,就要拍手齊呼“又到一個國家了” 。瑞士第四大城巴塞爾(Basel),地處萊茵河之濱,同時位於德國和法國邊境上。 歐洲國家和國家之間,邊境進出簡單,沒有壁壘森嚴的移民局,常常不知不覺,過一個崗亭,就是另外一個國家了。

當我們穿過一堆木馬,我和女兒擊掌高呼,「又是一個國家了」,在一個崗亭上軍警攔阻我們的自駕車進入。在西歐美國的護照通行無阻是不需要簽證的。我展示了我們的護照,可是這位軍警就是堅持,不斷說No No。 我的法語只能在謝謝,再見之類的單字徘徊,糾纏不清之下,這位軍警找來了他的隊長,一個有小鬍子的,帥氣的,而且能說英文的上尉。他非常的禮貌地和我說,這是我們軍隊的營區,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嗎?老天爺,我居然錯把軍隊營區的崗哨,當成國與國邊境的檢查站。

寄語國人,有機會需要勤練英文,而且對於喜歡出國旅遊的人,僅僅是會英文都還是不夠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總裁和夏威夷中文電視華夏電視台榮譽董事長。本文原刊《夏威夷中國日報: 老張看美國》,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