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期間遭美軍炸傷、裸體逃命的照片傳遍全世界 國際和平獎得主金福:越共曾拿我當宣傳工具,這是二度傷害

2019-02-13 08:00

? 人氣

她就是照片上那個裸體奔跑的女孩。回憶越南戰爭,一定會想起這幅照片。今年德累斯頓頒發的國際和平獎授予金福女士,即那個女孩。(德國之聲)

她就是照片上那個裸體奔跑的女孩。回憶越南戰爭,一定會想起這幅照片。今年德累斯頓頒發的國際和平獎授予金福女士,即那個女孩。(德國之聲)

這幅照片曾傳遍世界:人們飛奔著逃離火海,他們身後的村落已被燒成瓦礫和灰燼。照片中央的女孩,皮膚燒傷,哭喊奔跑。她就是當年9歲的金福。

攝影師 Nick Ut把受傷的孩子們送到了西貢的一所醫院,嚴重燒傷的金福僥幸脫險。越共政府曾把她當作宣傳工具。1992年,從古巴飛往俄羅斯途中,在加拿大轉機時,金福同丈夫一道離開飛機並申請政治避難。1997年,金福加入加拿大國籍,隨後創立了為戰爭受害兒童提供幫助的「金福基金會」。在德國接受頒獎期間,德國之聲對她進行了訪談。金福現年55歲。

德國之聲:金福女士,您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幅照片時的情景嗎?

金福:我能很清楚地回憶當時。我正從醫院回到家裡。感到羞恥,我怎麼全身一絲不掛?兄弟、表兄弟們怎麼都穿著衣服?我的臉怎麼那麼難看,看上去很絕望。我哭了。還是孩子的我,覺得這幅照片太醜了,一點都不喜歡。

德國之聲:這一情況什麼時候改變的?

金福:隨著年齡增長,10歲以後我漸漸明白,這幅照片對人們產生很大影響。我不再感到害羞,不過在我自己成為母親之前,也沒覺得它到底對我意味著什麼。懷抱兒子時,我看了這幅照片,心想,全世界所有兒童都不該受到照片上這個小女孩這樣的折磨。於是,我決定開始為和平奮鬥。

德國之聲:拍攝這張照片的情景您還記得嗎?

金福:我剛剛過了9歲生日。快到夏天了,夏天之後我就要上四年級了。我父母得知,我們的村子即將捲入戰爭,於是全家逃到一座廟裡,在那裡躲了3天。那天,正在吃午飯,一名士兵跑來大喊「快跑」,但我停在廟前,像被釘在那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非常迅速:我看見落下4枚炸彈,然後一片火海。我身上的衣服全燒著了,我還看到,左臂燒傷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想,這下,我會變得很難看。

於是我感到非常恐懼,開始快跑。跑出火海後看到了我的哥哥和表兄們,還有幾個士兵,我拼命地跑,一直到筋疲力盡癱倒在地上。一名士兵給我送來水,然後把水澆在我身上,我失去了知覺。這一時刻,尤其是這張照片,改變了我的一生。

德國之聲:它怎樣改變了您的一生?

金福:我的皮膚不會再恢復到從前。疼痛難忍。因此,兒童時代我經常哭泣。我在醫院待了14個月,做了16次手術。後來在德國做了另一次旨在提高皮膚彈性的手術。我失去了童年,整整一年沒去上學,後來都補上了(笑)。但戰爭給我留下了陰影,我常常做噩夢。此外,空襲讓我們失去了一切:我們除了逃生,什麼都沒了。

德國之聲:您感到自己是受害者嗎?

金福:還是孩子的時候,並沒有多想這個問題,但後來每天看到傷疤時,都有伴隨而來的創痛。但我並不僅是戰爭的受害者。當越南政府發現我時,開始把我當成宣傳工具:我不再上學,不能追逐夢想,時時刻刻都被監督著。這樣,我又第二次成為受害者。也正是由此,我由衷感謝今天擁有的一切:經歷戰爭之後,才知道和平的可貴。我深知和平來之不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