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燕子沒錢,龍花光?談地方財政問題

2019-02-13 07:30

? 人氣

盧秀燕指「錢被借光光」被視為龍燕之爭的延長。(風傳媒影像合成)

盧秀燕指「錢被借光光」被視為龍燕之爭的延長。(風傳媒影像合成)

台中市政府昨日找來財政局作「財政紀律專案報告」,市長盧秀燕喊出「錢被借光光」,因為台中可舉債空間已不滿百億,居六都之末,「已經到了天花板」。過去外界倒是未特別注意到台中財政問題的嚴峻,這次掀起「錢被借光光」話題,外界多是關注「龍燕之爭」再次上演,而少關注地方財政結構性問題─其實後者一直是一個大問題。

依照台中市政府的報告,六都中除了台南、桃園的負債餘額在500億元上下外,其餘四都已在「千億負債俱樂部」中;去年地方選舉中,外界多把目光放在高雄高負債上,以數字來看,倒也「名符其實」。因為高雄不論財政能力、人口總數、經濟實力,都不是六都中最佳者,但總負債高達2550億元,比居第2名的台北市1884億元高出不少,以承擔負債能力來看,確實已有過份舉債的風險。

台中雖然負債餘額1281億元,只有高雄的一半左右,但其可舉債上限只有1521億元,同樣也只有高雄3147億元的一半,因此舉債空間只剩下240億元,在六都中居末位,比高雄的597億元還低。而依照公債法規定的「財政紀律預警條款」,即舉債達上限的90%時就要訂定債務改善計畫及時程表,否則新增債務不得超過前一年度額度。因此,台中實際的舉債空間(預警前)只有88億元。

88億?坦白說,以一個直轄市而言,這個空間確實是小之又小,盧秀燕要早早喊出來、說出「錢被借光光」是可理解,也是聰明的作法,因為以一個新市長而言,其施政空間算是相當程度上被壓縮。

舉債空間所剩無幾,原因當然是在此之前借太多錢;有意思的是,依照台中財政局的說法,「從數字來看,前兩任市長胡志強、林佳龍政府花的錢完全不同」,所指就是胡每年舉債規模是「十位數」,林每年舉債規模是「百位數」。意在言外的意思,當然就是林佳龍花錢更兇,是造成舉債空間縮小的「頭號戰犯」。

可以預期的是這番話又會引起前後任之間一連串的口水大戰;不過,純粹從財政效益觀點看,政府負債有所謂「好負債」與「壞負債」,前者指的是能提升基礎建設品質、提高競爭力、帶動經濟進而長期增加稅收的投資(資本支出);後者主要是消費性支出─拿去發津貼、擴充人事、或是如當年搞垮苗栗財政的劉政鴻最愛的放煙火等,還有面子工程、蚊子館類的投資。簡單講就是林佳龍是否隨意舉債亂花錢,還是要深入看錢到底花在那才能判斷。

不過,台灣的的地方政府財政一直不夠穩健,加上選舉首長更替因素,更讓地方財政雪上加霜,卻已是一個難以解決的結構性問題了。以現有財政劃分法的分配所言,沒有任何地方政府財政上可自給自足,財政最佳的台北市,自有財源比例接近9成,另外5都大致在7成到8成多,至於其它可憐的小縣市就低到3-5成,最慘的是連自己的人事費都無法靠自有財源支付。

而大部份政客都有在任內儘量花錢建設、發錢以「拉攏民心」的傾向,至於債務,就留給下任傷腦筋的傾向。

最是「典範」的案例當然是劉政鴻治下的苗栗,自有財源比例只有3成,但劉花錢、借錢不手軟,上任時縣府負債202億元,卸任時負債已超過600億,錢用來放煙火、請三大男高音免費開唱,接任者馬上碰到縣府薪資都發不出的窘境。同樣是自有財源比例3成的澎湖縣,在選舉年時縣府「利多大放送」,讓全部中小學營養午餐免費、敬老禮金加倍,也是另一個「典範」。

對這個地方政府財政結構性的問題,大概不易根治,只能靠財政部與各界多監督、防範。

至於盧秀燕說要整頓財政並繼續建設,難度不低卻不得不作。重建穩健財政非一朝一夕可達成;短中長期的方式各有不同,最立竿見影的短期方式,當然是從中央取得更多補助款,但這是操之在他人─而且是不同黨派的他人手上;另一個較制度性的方式則是讓中央「讓出」一定比例的舉債空間,就如6年前的作法一樣,中央分出0.4個百分點的舉債額度給直轄市,讓直轄市(台北市例外)增加近3000億元的舉債額度。但此法仍要中央配合,而且畢竟還是負債。

因此最後還是落到所謂的「開源節流」古老卻最務實的方法上,除了暫停那些經費龐大效益卻有疑慮的項目(山守線就是典型案例)外,也勢必要盤點過去已有的支出,而且包含經常門與資本門,這樣勢必會翻出不願埋單的前任支出項目,外界應該還有機會繼續觀賞「龍燕之爭」延長賽。

只是盧秀燕在指責前任說「錢被借光光」的同時,也該注意點,別儘是借錢發津貼、搞補助,免得讓自己也被後人指責「錢被借光光」!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