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不該發生卻發生,華航罷工誰之過?

2019-02-13 06:20

? 人氣

不該發生卻發生,華航罷工誰之過?圖為機師工會至交通部外聲援。(顏麟宇攝)

不該發生卻發生,華航罷工誰之過?圖為機師工會至交通部外聲援。(顏麟宇攝)

今年春節假期,台灣的天空有點不平靜,因為長達9天的假期正是出國人潮高峰,卻發生華航機師罷工事件,這是一個原該可避免但卻仍發生的事件,華航管理階層是該負最大責任了。

半年前就取得罷工權利,華航高層睡著了?

這次機師的罷工主要訴求是改善飛航安全,機師工會華航分會在去年7月起,就以改善過勞航班等訴求舉行罷工投票,且通過而取得合法罷工權,之後勞資雙方在8月達成初步協議,同意保留多數訴求於往後1年內協商完畢。但之後協商無進展,今年2月1日工會就通過重啟罷工行動,且揚言不排除春節罷工。

結果就是從年初四開始機師罷工成真,雖然參與機師只占一部份,但每天還是有班機取消;勞資春節期間的談判也以破裂收場,根據報導,參與的機師人數持續增加,雙方談判何時能達成協議結束罷工亦未知,影響層面多大、多少旅客會因此「出不去、回不來」,恐怕要待罷工結束後才能知道。

從整個過程可看出,罷工不是全無徵兆、工會突然在春節時才拿出來的武器,讓華航完全措手不及;而是去年7月就已通過取得罷工權,且勞資雙方已談判多月,談判到底順暢與否,華航管理階層應該心知肚明;對工會而言,最有殺傷力、能引起最多社會關注、同時也是最佳罷工時機,就是出國人潮最多的春節,公司也該想得到─甚至已知悉其設定的罷工時點。

機師可以罷工,公司可強硬不讓步但不能無能

但從事後之明來看,公司管理階層顯然作得很少:既未能化解罷工陰霾於事前,在可預料罷工機會增加後,又未能作好因應措施與損害控制。

對這次罷工,有人痛罵機師、或是對其選在春節罷工不以為然,坦白說,大可不必,因為罷工是法律賦予勞工的權利,這次華航機師罷工也是照法律走,選在春節罷工則是策略考量因素,因為這時對資方能造成的壓力最大。

至於對資方不讓步,外界也有人指責,同樣亦無必要,因為公司必須顧及的各方權利,包括股東權利、資本市場反應、後續內部管理問題等,都必須求得合理與平衡,資方當然不必一味甚至全盤對工會要求埋單。

直白且簡單的說,當勞工祭出罷工武器時,資方可以投降,但也當然可回敬重炮─例如把所有罷工者解雇,然後準備長期的司法對戰;這是勞資雙方的爭戰(或鬥爭),沒有資方一定要退讓、或勞方一定要屈服的道理,最後的勝利是準備週全、實力更強者。

雷根對抗工會解雇全部非法罷工者

回頭看看當年英國號稱「這位女士不轉向」的柴契爾夫人與工會的爭鬥,當英國強大又激進的全國礦工工會為抗議封閉已無利潤的礦場發動罷工,同時堅持工會作為經濟決策主要參與者的特權時,為這場攤牌式的鬥爭已準備多時的柴契爾夫人,早已在關鍵地區囤積煤、裝備好警察準備面對動亂。結果經過近1年的罷工鬥爭,工會慘敗,從此英國的工業界的勞資關係丕變。

美國雷根總統上任後不久,迎來一場1.2萬名航管人員的大罷工;雷根的應變方法是:馬上開除所有非法參與罷工的航管人員,並且讓軍方人員接手,同時儘快招訓大量的航管人員在最短時間內上陣接手。雷根的作法同樣重挫工會、改變勞資彼此的優劣勢。

舉這些著名的案例,並不是說華航一定要採強硬手法處理罷工,而是凸顯主其事者不管立場是軟是硬都可以,但絕對不能應付無方、毫無策略─遺憾的是外界看到的華航就是如此。如果機師訴求有理,資方當然理該接受,也能讓罷工事件落幕。但如果訴求道理不大、對公司負面影響也過鉅,必須強硬以對而不能接受,那也該作好因應措施─或是說作戰對抗的策略,但外界顯然看不到管理階層的策略。

交通部不該涉入勞資談判

而在勞資談判過程中,也看到交通部「碩大」的影子;鑑於大眾運輸航空業者的罷工影響重大,加上華航算是國營事業,交通部關切事件發展是應該,但勞資糾紛還是回歸公司與工會談判處理為佳,政府主管單位保持中立即可,因為政客基於選票與「以和為貴」的鄉愿,對產業與企業專業部份亦不了解,過份介入只是治絲益棼─蔡政府該記取2016年華航罷工事件時,小英總統過早也過份表態造成的困擾與問題。

至於倒楣受到影響的旅客,不論是要痛駡機師或公司,除了自認倒楣、向華航爭取一些補償之外,也只能認了,以後就避開這家公司吧。而工會與罷工的機師雖然是正常行使勞權,但也該注意社會的支持度高低,許多曾是工會勢力蓋天的國家,在工會領袖濫用權力、導致社會支持度下降後,終而遭反擊而式微─雷根與柴契爾夫人當年如果沒有強大的民意與社會支持,豈能擊敗瓦解工會?

工會想想,罷工有得到社會支持嗎?

工會與機師該想想,這次罷工的策略與訴求,道理到底有多大?得到多少社會支持?當然,還有讓死對頭長榮機師主導談判,是對是錯、是蠢是智,也該順便想清楚!

而華航與政府對這次罷工事件也該有一定的省思,相較同是機師取得罷工權的長榮能早早化解罷工風險,華航管理階層的處置無能非常明顯,連對其堅持不讓的理由都無能說清楚,還有賴外人說明,是該檢討甚至更換那些不專業的專業經理人。

華航管理階層無能,政府也有責任

政府從2016年的華航空服員罷工到這次機師罷工,也該記取教訓:解決罷工該讓勞資雙方協議解決,政府不該過份介入或有特定立場,政府的責任主要在維持大眾運輸順暢。華航如果能民營化、結束這種「不官不民」的結構是最好,只是現實上要作到可能性低,但對公營事業董總任命,至少該作到少看顏色、多重專業與能力,因為「所託非人」出了大問題,執政團隊還是要承擔一切責難與後果─這次罷工就是一個絕佳案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