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華航機師罷工事件:台灣勞動權的重大覺醒

2019-02-13 05:40

? 人氣

華航機師無預警罷工事件引起社會關注,作者認為,「當勞動條件變得苛刻,站出來爭取權益,不如說是對沉睡已久的勞動意識之覺醒。」(資料照,顏麟宇攝)

華航機師無預警罷工事件引起社會關注,作者認為,「當勞動條件變得苛刻,站出來爭取權益,不如說是對沉睡已久的勞動意識之覺醒。」(資料照,顏麟宇攝)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愈演愈烈,儼然成為2019年新春最受矚目的社會新聞。華航勞資雙方處於前所未有的緊張狀態,台灣社會出現正反兩極的看法。反對機師罷工者,主要基於以下三點:(一)根據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AOR)第38條規範,華航並未違法;(二)不該選在重要節日罷工,因為這讓很多人無法準時出遊、返鄉團圓,根本毫無職業道德;(三)機師已是高薪工作,不該貪得無厭。總之,反對者視這群罷工機師為綁架台灣民眾的自私自利者。

合法不代表合理,罷工突顯工作的意義

支持機師罷工者,主要鑑於華航機師工會五大訴求中最關鍵的「改善疲勞航班」問題,並且認同罷工屬合法行為。因為此事件,筆者體悟到原來一場安全美好的旅程是建立在一群人犧牲自己權益而得以實現。肩負幾百人性命,甚至身繫幾百個家庭幸福的機師,可謂旅客性命的掌舵者。

看看華航機師12小時以上航班的可能輪值表,[1]前後工作間隔的1小時或3小時如何能好好休息?多數人都有搭長途飛機的經驗,坐在不寬敞的位置真能好好入眠而且說睡就睡?當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上班,對睡不著的人來說焦慮感油然而生,這也是為何安眠藥在台灣使用人口遽增的原因。躺在舒適床上的人們尚且如此,何況是那些身處高空、休息時間短暫的機師?故,工會訴求「8小時以上航程派遣3名人力,12小時以上航程派遣4名人力」,兩組人員輪流駕駛與休息,確實讓機師盡可能得到休息。欲人休息1小時或3小時就開始工作,不僅不人道,而且拿旅客的性命開玩笑。誠如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指出「AOR是『最低標準』,但有些飛行員要調時差、或紅眼航班,工會才會訴求改善疲勞航班,其他國家航空公司也有類似做法,例如全日貨機航空8小時以上一定是3人、晚上10點到清晨6點是1.5倍薪資,韓亞航是長航段4人。」[2]不違法往往僅是合乎最低標準,並不代表合理、沒有飛安疑慮,更不代表勞動權不須或不能做進一步改善。

台灣機師疲勞駕駛早已聞名全球。1985年,華航006班機事件起因於機師疲勞駕駛,造成兩百多名旅客一起在高空翻滾,上沖下洗9千公尺,差十幾秒就要衝進太平洋的急速體驗,堪稱世界首次接近音速的客機實驗,把民航機當戰鬥機來開。[3]航空事故中,近年因睡眠不足導致的疲勞駕駛狀況令專家擔憂。[4]苦難不應被遺忘,人類必須學習在苦難中尋求智慧。

學習了解、尊重每個職業

自2月8日至2月10日,華航已取消60個航班,營收損失約0.78億元,若將旅客補償算進去,損失更大。由於華航非私人企業,故,增加的成本甚至虧損,一半以上由全民買單。[5]罷工持續著,社會付出的代價勢必慘重。然而,長遠來說,此次罷工未嘗不是台灣勞動權的一大躍進,讓勞工重新思考適當的勞動條件以及理當獲得的勞動報酬。

為時21小時35分的空服員罷工,於24日晚間在勞資雙方達成共識下結束。(顏麟宇攝)
2016年華航也曾因工作休息與薪資等問題發生空服員罷工事件。(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灣勞資雙方長期處於不對等狀態,低薪高工時成為台灣人的夢魘。由於深受中國傳統觀念及拜金主義的影響,人們尊重士人、欣羨高薪者,忽視那些默默為社會做出貢獻的人。如果有天清潔人員罷工,環境將變得多麼髒亂;如果有天餐館服務生罷工,我們將無法擁有舒適的用餐環境;如果有天飲料店服務人員罷工,連一杯沁人心脾的飲料都難以品嚐;如果有天醫護人員罷工,需要急救的人將一命嗚呼;如果有天美髮業人員罷工,三千髮絲該如何整理。倘若不是此事件,筆者也僅會將機師視為翱翔天際、神采飛揚的高薪者,根本難以體會背後付出的代價。

西方人視為平常、爭取權益的罷工行為,在台灣,由於諸多限制與問題,如教師、國防部及其所屬機關勞工、學校勞工;影響大眾生命安全、國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利益之事業勞工;工會由資方掌握形同虛設;法律對勞工之保護不足;積極參與工運之勞工事後遭公司冷落甚至解僱;勞工本身參與意願不足等,致使合法罷工的難度很高。[6]台灣首次機師行動罷工,學者邱羽凡向BBC中文表示這會帶起其他工會或勞工更勇於爭取自身權益,這幾年的罷工事件凸顯台灣人開始了解罷工背後的意義,這就是勞權意識逐漸抬頭。[7]

如果快樂必須建築在對他人權益之漠視上,那麼這樣的快樂不值得鼓勵。你失去的不過是一趟旅行,他人失去的則是金錢買不到的健康,說得坦白點,就是以眾人之飛安換取個人之歡樂。

你屈服於現狀,不代表我也必須屈服

記得蔡政府大砍軍公教退休金時,軍公教發動一場大遊行,高呼「反污名,要尊嚴」。沿途,有母親哭喊「救救我的孩子吧!」不少人將這群力抗政府背信、只為維護權益的人說成是貪婪者。現在面對罷工的機師,還是出現一樣的聲音:機師罷工就是為了錢,機師已經是超高薪一族,還這麼貪心。筆者似乎可以將這樣的聲音置換到2016年支持政府大砍軍公教退休金者的言論:軍公教遊行就是為了錢,軍公教已經是薪資優渥一族,還這麼貪心。好像只要談到錢,就是貪婪、罪惡。

20180620-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20日於立法院外遊行。(顏麟宇攝)
反年改抗議遊行也引起不少爭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孔子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里仁〉)孔子承認富貴本為人心所喜愛,但追求富貴必須遵循仁道、合乎正義,故有「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述而〉)之言。對孔子來說,追求富貴不可恥,但現在受傳統儒家影響的台灣社會卻視爭取合理的勞動報酬為貪婪。將台灣人教育成功德人,真的比較好?會不會將來只訓練出一批奴性更重的人?如果功德人的觀念是正確的,那麼台灣的勞動環境永無改善之日。再者,罷工權的行使未規定高薪者不可,故,罷工跟薪資高低無關,而是跟勞動權益有關。罷工權不只受法律保障,而且是憲法保障的人民基本權。近日華航地勤人員抗議機師罷工,在邏輯上甚奇,筆者不禁要問「反對『憲法保障的人民基本權』究竟是根據什麼權利?」

現今各行各業皆有生存難處,但不能因為你薪資低、勞動環境不好,就要那些薪資高、不願意接受不合理勞動環境的人不能出來抗爭!不能因為你能忍,就要求不願意忍的人屈服!台灣社會必須比好,不能比爛!又,機師是高風險、高責任的特殊工作,怎能跟一般工作相較?華航航務處行政部經理李晶婷對罷工機師喊話:「我們是最好的幸福企業呢!否則你為什麼要擠破頭來考華航呢?為什麼進來又要破壞它呢?為什麼進來又要傷害它呢?……你當初進公司的時候,你說你喜歡看到人被你服務的笑容,你說你喜歡翱翔在天空的那份自由。但是你有告訴我們,為了罷工而進來公司嗎?」[8]說破壞、傷害,太沉重,當勞動條件變得苛刻,站出來爭取權益,不如說是對沉睡已久的勞動意識之覺醒。

[1] 「1個小時內一定要睡著」:華航機師揭班表「合法」,但會累死人,見《TheNewsLens

關鍵評論》,2019-02-10。

[2] 華航機師為何罷工? 第一線吐露「疲勞航班」辛酸,見《聯合新聞網》,2019-02-08。

[3] 機師疲勞駕駛早已全球聞名:下墜9000公尺的華航006班機事件,見《TheNewsLens關鍵

評論》,2019-02-09。

[4] 航空事故,見《維基百科》。

[5] 〈罷工第四天股價跌3.32% 華航面臨「面額」保衛戰〉,見《YAHOO奇摩新聞》,2019-02-11。

[6] 〈罷工〉,見《維基百科》。

[7] 〈華航罷工:機師首次落地抗爭 提升台灣勞權意識新希望〉,見《BBC中文》,2019-02-10。

[8] 〈0210華航地勤抗議〉,見《YouTube》,2019-02-10。

*作者為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