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打人確實不對,但人民還能有其他方法嗎?

2019-01-24 06:00

? 人氣

呼巴掌的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台灣國民眾到場聲援鄭麗君。(陳品佑攝)

呼巴掌的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台灣國民眾到場聲援鄭麗君。(陳品佑攝)

1月22日的新聞焦點,一是該換不換的駐日代表謝長廷穩如泰山,副代表提前調職返國;二是文化部長鄭麗君在餐會中,遭資深藝人掌摑事件。

我們必須譴責暴力,就算被打的人真的確實犯了罪、或在某些方面確實犯了眾怒,在中華民國這法治國家,打人或動用私刑就是不對!這一點無庸置疑!

因此,就算該藝人已公開道歉,1月23日又赴文化部向被害人鄭麗君部長道歉未果,事後的法律責任這位資深藝人都該一肩承擔,我們再強調一次:「在中華民國這法治國家打人或動用私刑,就是不對!」

對於文化部長鄭麗君遭掌摑,蔡英總統透過臉書發文表示了意見。大部分發言我們都沒有意見,但其中的某些部份,我們就認為有討論的空間了。

首先,蔡總統說:「在自由民主的台灣,每個人都能表達不同意見」

我們在表達不同意見前,一定要再強調:「言論自由一定要包括被聽見的權利才算完整!不被聽見或不被尊重的言論自由,是假民主的言論自由!」

所以,我們就要謙卑地請教蔡總統,當我們軍公教警消走上街頭反對「偽年金改革」時,那些阻材器械和層層人牆,有給我們表達不同意見的自由嗎?蔡總統有聽見、尊重軍公教警消的意見表達嗎?當文化部主張對中正紀念堂或其他與兩蔣有關的文物設施全面去蔣化時,可有尊重或傾聽對兩蔣個人與歷史有特殊情感的人民不同的聲音嗎?

如果以上的答案是「沒有」,就請蔡總統別再說:「在自由民主的台灣,每個人都能表達不同意見」,因為民進黨執政後仗勢立法與行政權大權在握的「笑傲江湖」及「任我行」,正是傷害中華民國言論自由與民主精神的具體代表!

其次,蔡總統還說:「立場可以不同,但打人就是不對。」

我們完全同意之下更要提醒蔡總統,從黨外時代到民進黨執政的三十年間,當民進黨是在野黨時,什麼時候和執政黨的立場相同過?而在立場不同時,民進黨在歷次的示威遊行中,那一次沒有暴力事件發生?那一次沒有警察濺血受傷?那時候,蔡總統可有說:「立場可以不同,但打人就是不對。」?

如果說那是以前,那麼,立委之間邱議瑩打李慶華、管碧玲打洪秀柱,還有蔡總統就職前太陽花學運與就職後的國會暴力,民進黨什麼時候和執政黨的立場相同過?而因為立場不同引起的這些與民進黨相關的打人事件,難道就因為打人的是民進黨員或支持者,一切就對了嗎?

20190112-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解讀威權密碼: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活動,銅像與中正紀念堂配圖。(陳品佑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解讀威權密碼: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活動,銅像與中正紀念堂配圖。(陳品佑攝)

再來,蔡總統說:「她呼籲台灣社會保持冷靜,對任何議題應該理性討論,不要助長非理性暴力行為。」

關於這一點,我們一定要更卑微地請教蔡總統,被意識形態綁架的文化部長,在「去蔣化」的決策中,有「保持冷靜」嗎?有「理性討論」嗎?依國人所見所聞所思,文化部的去蔣化,是「著毋庸議」式的民主,是「毫不冷靜、毫無理性討論的非理性民主暴力!」,說改就改、想拆就拆,這期間可有一絲一毫顧及國內對兩蔣有深刻情感族群的感受?這種「非理性民主暴力」對人民的傷害是全面的,對真實民主的傷害更是無窮的!

最後,蔡總統說:「同樣的行為如果發生在威權時代,會是什麼結果?」

我們要說,威權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按蔡總統的邏輯,我們應該說:「同樣的行為如果發生在滿清時代,會是什麼結果?」或是:「同樣的行為如果發生在元朝時代,會是什麼結果?」

從歷史觀點,答案或許是「污辱朝廷命官、大逆不道、滿門抄斬」甚至「株連九族」!那麼,那位為了表達對文化部去蔣化政策的憤怒而掌摑部長的資深藝人,興許會是民族英雄!會是「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英雄!

「同樣的行為如果發生在威權時代,會是什麼結果?」依民進黨的邏輯,答案或許是「資深藝人成為戒嚴時期的政治犯,是要依轉型正義條例回復名譽的政治受難者」!

資深藝人掌摑文化部長事件能如此引起正反兩極化的反應,毫無疑問,正是民進黨這二年多來意識形態治國、挑動族群對立、一黨獨裁又專擅國會的結果!

我們無意為資深藝人開脫,畢竟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該接受法律制裁的還是要勇於承擔。但是,人民要卑微而謹慎的請問蔡總統,在執政黨「意識形態治國、挑動族群對立、一黨獨裁又專擅國會」的執政下,人民還能有其他更文明的方法嗎?

*作者為雲林老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