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澎孝專文:王昇二、三事-別讓高帽子給「捧殺」了⋯⋯

2019-01-20 07:00

? 人氣

王昇。(翻攝自《王昇的一生》(三民書局出版)書封)

王昇。(翻攝自《王昇的一生》(三民書局出版)書封)

王昇上將是我贛南鄉長,他是江西龍南人。龍南地處粵贛邊界,境內多丹霞地貌,山多而地脊,謀生不易。因此,我很早就聽父執說:化公早年為了生活曾學過裁縫,因為手汗,握針不穩,只好改行;輾轉考上「戰地幹部訓練團」(比敘黃埔16期),適逢經國先生主政贛南;從此,改變了化公一生的命運。

縱觀化公生涯事功,幾無ㄧ不與經國先生有關,不論他是「同上校」的幹校教育處長,或是二級上將的總政戰部主任;在他的背後,都很清稀地矗立著經國先生的身影。因此,無論他所能發揮的實質影響力,或所獲得的各界尊崇,都遠遠超過他在體制上的位階。

雖然大家都知道,是經國先生一手把化公「拔高」的;但是,隨著經國先生高聳入雲,高至「雲深不知處」後,化公的身形也隨之水漲船高,甚至令人「仰之彌高」到「高不可攀」後!他眾多的學生子弟兵、幹部僚屬們,也都不約而同的競相抬高師門,俾以夤緣攀附、借光登龍、甚至於狐假虎威起來了。

克萊恩與蔣經國發展出家庭友誼 。(作者提供)
克萊恩與蔣經國發展出家庭友誼 。(作者提供)

於是,「化行」變「化公」,甚至於軍人出身的作家朱西寧,還在他的作品「將軍令」一書中,竟以:「頰生壽霜而童山濯濯,神采風度愈似老元首」來形容王上將。讓化公在他們過度的吹捧下,無意中觸碰到官場大忌而不自知。

民國6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通過了「新時期統一戰線」的擴大統戰綱領。在當時「國共鬥爭」的思維格局下,經國先生直覺的反應,就是在國民黨內,設立一個相對應的「反統戰」機構。同時,他又習慣性的把這項任務,「順手」交給了他多年來的左右手—王昇。這就是「劉少康辦公室」的起源。

夙有「反共大師」之稱的化公,接受任務後也很自然的對應於中共「中央對台工作小組」的組織與位階,架構起「劉少康辦公室」的組織。

為了彰顯國民黨要立足台灣,胸懷大陸,放眼世界,所以該辦公室分成三個研究委員會,即「基地研究委員會」、「大陸研究委員會」、「海外研究委員會」等。

各委員會的委員則由中央黨政相關單位擇人組成。這無形中讓化公的權力觸鬚,由政戰圈伸入了中央各黨政機構。而令「劉少康」招致「太上中常會」、「太上行政院」之譏!

其中,有一號敏感人物;時任外交部北美司司長的章孝嚴,也被任命為「海外組」的一員。但是,蔣孝武推薦的「秘書」李在方,卻因為在駐韓代表處內的職務遲遲無法交卸,而被李廉老師所推薦的劉國治所取代。

20160904-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章孝嚴(陳明仁攝)
時任外交部北美司司長的章孝嚴,也被任命為「海外組」的一員。(資料照,陳明仁攝)

這意謂著孝武在這局「反統戰」大戲中,徹底被邊緣化了!另一方面,庶出的章孝嚴卻開始嶄露了頭角,讓孝武、孝勇感受到「奪嫡」的危機感。這也被有心人解讀為:王昇上將已開始為「後蔣經國時代」展開了佈局⋯⋯。

就在「勇於任事」的化公,權力達到最高峰之際,有一位黨外雜誌的發行人耿榮水,出版了一本名為:「誰是蔣經國的接班人?」把化公一下子捧上了排名第三順序的「接班人」;立即在政論界引起「一犬吠影,眾犬吠聲」的效應!繪聲繪影的把化公「捧」上了天!

根據耿榮水多年後的回憶,當時,他那一鳴驚人的著作,基本上,原是他個人譁眾取寵的臆測;想不到卻引起了政壇一片漣漪!不但,王昇的「對手」李煥曾找過他面談,甚至於連丁大衛David Dean都找他「喝咖啡」。可見得CIA多麼重視「後蔣經國時代」,台灣的政局發展!

但是,丁大衛的回憶錄則透露了另一條線索,那就是中國時報發行人余紀忠的一段話。

據丁大衛說余紀忠曾告訴過他: 王昇和蔣彥士(時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達成一致,如果蔣經國過世,由王昇出任黨秘書長,蔣彥士出任行政院長。

可見得,丁大衛對於台灣政壇上的接班人傳言, 是不是空穴來風?有進行過「交叉比對」的;所以,才有後來CIA花錢,把化公請到華府CIA總部,請他「說清楚,講明白」的事!

丁大衛是化公的舊識,這位貌似謙謙君子的CIA特務頭子,不但深受經國先生信任,看來也深受化公的信賴!所以才會讓一生謹言慎行的化公,在CIA毫不保留的侃侃而談所謂的「後蔣」問題!

丁大衛(維基百科)
丁大衛。(維基百科)

但是,王昇在CIA銅牆鐵壁內的機密發言,卻「不知如何」的傳進了經國先生耳中,造成經國先生的震怒,下重手解散了「劉少康」還把王昇遠放巴拉圭。

由於當時經國先生身體狀況不佳,常在「七海官邸」養病,常去陪侍的孝武先生,順勢掌控了官邸內外聯絡管道。

因此傳聞與化公有「心結」的孝武先生,究竟是如何獲得「情資」?甚至於是否直接手握「把柄」?在經國先生跟前,給化公最關鍵一刀的詳情,隨著當事人陸續謝世,看來要永遠埋在九泉之下了!

至於,我這倖存的劉少康「寫作組」主筆之一的上尉「小咖」,在親眼目睹化公權力高樓一夕倒塌,嚇出一身冷汗之際;也深深體會到魯迅所說:有「罵殺」,更有「捧殺」的道理!

原來,「高帽子」還真是會殺人的…!

CIA的銅牆鐵壁也會「洩密」⋯⋯

坦白說:王昇上將垮台,「劉少康辦公室」解散,我也是嚴重的「受災戶」之一。

黃澎孝與王昇。(作者提供)
黃澎孝與王昇。(作者提供)

記得是民國七十二年五月,忘了是哪一天!時任「劉少康辦公室」執行長的李廉老師,叫我去趟他家。擔任辦公室秘書的劉國治早我一步到達,只見他倆一臉沮喪,我心頭一沉,感覺不妙!

李老師有點顫抖的說:「上面的命令,要我們解散!」他要我和劉國治一起收拾一下他的辦公室。我愣了一下,也不敢問為什麼,應聲:是。就和劉國治約定了收拾辦公室的時間。

沒錯,就是那位後來在高鐵;殷琪底下當總經理的劉國治。他是中正理工學院畢業的,後來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拿到了博士學位。

當時他的軍階僅僅是個中校,因為和李老師的長公子同學,而獲得李老師推薦,得到化公的重用;軍職外調到中央大陸工作會當副主任,兼任「劉少康辦公室」秘書。引起一片譁然!

在那黨政軍一家的時代,按照正常的比敘,「中校」頂多只能敘個黨部的「幹事」或「編審」。中央工作會的「副主任」,位階則比中將還高。當時,大陸工作會另一位副主任張其黑,就是曾任陸總主任和總政戰部副主任的資深中將轉任的。

劉國治的特達之知,帶給我無限希望!尤其,在前一年,我以一篇文章獲得經國先生召見,初角。在總政戰部和「劉少康」又頗獲李廉老師和化公的「另眼看待」;真是感到「前途一片光明」!萬萬沒想到,化公竟然會一夕垮台!我的「春秋大夢」也登時破碎⋯⋯。

坦白講,我很不甘心!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求導致化公垮台的真正原因!在李廉老師的提點,和多年查證研究下,我逐漸拼湊出事實的真相。

就像李廉老師當年欲言又止的指出:關鍵在於「化公訪美」;特別是應邀訪問美國中央情報局之行。

CIA怎麼會邀請王昇呢?這,就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美國的對外關係,一直都有個「兩手策略」;明的是國務院,暗的是中情局。國務院的官員,是以技術官僚和專業外交官為主體。CIA可就熱鬧了,裡面有軍人出身的,有學者、外交官、記者、牧師、歌星、藝人、商人、電腦工程師⋯⋯。

表面上,國務院是主導「外交政策」的主管機關。但在實際上,影響「國際關係」最深的,往往是中情局。特別是在冷戰時期的台灣。

當時,長期「駐華」的大使馬康衛Walter Patrick McConaughy Jr.就是中情局出身的。後來,美國在台協會的理事主席丁大衛David Dean和AIT的處長李潔明James Roderick Lilley,也都是CIA的幹員。

還記得克萊恩Ray Steiner Cline嗎?那位經國先生的「好朋友」,曾經來復興崗演講「台灣精神戰力」的美國「學者」;他更曾擔任CIA的副局長。

以我個人的「體會」:七、八十年代,國務院中國科的那批蛋頭學者,「理想主義」色彩比較濃厚;也許是受到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s的影響吧,對於「蔣家政權」,比較有「偏見」,相對的也比較不友善。

反而,CIA的那批人,他們是「現實主義者」;從「冷戰」的格局,來看待台美關係。只要台灣當局的反共立場合乎美國利益,他們倒不太在乎你民不民主。

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上自蔣經國,下至王昇都曾很公開的和CIA的這批幹員們交好。經國先生更透過和克萊恩把酒言歡,發展成「家庭朋友」。讓克萊恩幫他向美國洗刷了他「留俄」、「反美」的疑慮。

而經國先生另一位「朋友」丁大衛,他是駐華大使館的「政治參贊」。實際上,就是CIA派駐台灣的「大哥大」。他從1967年開始,每兩個星期和王昇將軍會談一次,主要是針對「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大陸局勢。這讓「反共大師」王昇,透過丁大衛,在CIA眼中積累了相當的份量;後來,美國當然也注意到了王昇權傾一時的現象。

1988年1月26日上午,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處長丁大衛夫婦(左三、左四)到圓山忠烈祠向故總統蔣經國致悼。(遠足文化提供)
1988年1月26日上午,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處長丁大衛夫婦(左三、左四)到圓山忠烈祠向故總統蔣經國致悼。(遠足文化提供)

事實上,化公曾多次交付我接待一些美國學者的任務。其中,有一位和我還變成了好朋友;直到我陪他去AIT拜會李潔明處長,看到他們的親密互動,我才驚覺他的CIA背景;但是,化公卻絲毫不以為意。由此可見,化公和經國先生都是把CIA視為「友軍」,而「大謀不謀」的鬆懈了心防。

丁大衛在2013年去逝前,寫了一本名為Unofficial Diplomacy的回憶錄,直到今年一月才正式出版。在這本回憶錄裡,丁大衛承認1983年初,化公訪美是他一手安排的;全部經費並不是出自AIT,而是CIA買的單。

他也提到王昇訪美期間,台灣內部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有八位國民黨的中常委,聯名向經國先生告發王昇;指他利用「劉少康辦公室」擴權,造成了經國先生對王昇的不悅,決定了解散「劉少康」、調離王昇的結果⋯⋯。

按照CIA的內規,任何幹員的著作都得通過該局的極為嚴格的審察,相信丁大衛也不會有例外。所以,他所披露的是不是實情?或是不是真相的全部?那是值得懷疑的!他當然不會說出王昇和CIA局本部的座談會,到底討論了什麼?王昇又說了什麼?

丁大衛當然到死更不會透露:為什麼在全球最「保密」的地方,談話的內容居然會「洩密」!居然會讓遠在台北的經國先生獲悉其全部內容!進而讓他怒不可遏地,斬斷了幾十年來與王昇的公私情誼!

當然,你一定也很好奇:王昇在CIA內部,到底說了些什麼?可以讓經國先生如此生氣!關於這點,很抱歉!我跟丁大衛一樣,死也不會告訴你的。

偷窺了武俠小說的完結篇

少年時節,一度我也很迷「武俠小說」;那時候的武俠小說,一部動輒十幾二十本,要從頭到尾看完,還真得要有足夠的時間和耐心。

偏偏我就是耐心不足,看了前面幾本精彩的內容,就忍不住想要偷窺男女主角最後的結局。結果,看完了武俠小說的「完結篇」後,中間的內容,就再也提不起勁來看了!

在我軍校畢業第五年,還是個上尉的低階軍官時,就因緣際會當上了國防部的參謀,甚至於還進入了王昇上將以國民黨中常委身份,所主持的「劉少康辦公室」。

在高司單位任職,放眼望去,滿地星星;就連當今國安會秘書長高華柱,當時都還只是個上校,我們曾因為在美國的一項任務,而保持了整整兩年的密切連繫。

更有甚者,你會遇到一些頗尷尬的場面,譬如,有一位身高將近190的將軍,在總政戰部的業務會報上,被三顆星的長官,當眾叫起來痛削一頓,讓你立馬體會到「官高一級,壓死人」的官場現象;「追星」的熱勁,頓時涼了一半!

更不幸的是,我在上尉就親眼看著我們的「政戰大哥大」、經國先生贛南時期的戰友、幾十年的愛將、權傾一時的王昇將軍突然垮台,黯然離職的落幕場景。

這就像當年看武俠小說,提前偷窺了完結篇一樣,讓我對政戰生涯,興緻全消。因為,大半輩子在政戰的領域裡,為經國先生「監軍」的王昇上將,之所以如秋扇見捐,實不啻昭告著:「政戰」的「歷史任務」快要結束了,留在這個「夕陽產業」裡,不會有什麼奔頭了。

民國七十八年,在許老爹(許歷農)的引介下,我毫不猶豫的接受軍職外調,到國民黨中央大陸工作會開展了職場生涯第二春。兩年後,我僥倖成為國民黨中央政策會總幹事,常要連繫黨國大老們。王昇將軍也從駐巴拉圭大使職務上退休返台了,成為我連繫的對象之一。

繁華落盡的王昇將軍,偶爾也會出席一些黨政場合,只見他一臉落寞的獨坐一旁,我除了急忙趨前,向這位昔日的老長官問安外,更不免萌生一份說不出的悲愴⋯⋯

黃澎孝與王昇。(作者提供)
黃澎孝與王昇。(作者提供)

在國民黨中央工作的那段時期,正值國民黨內鬥連連,台灣政治生態丕變之際。政壇上,起起落落有如走馬燈,不數年,浪淘盡一時風雲人物,國民黨竟然走到了「蜀中無大將」的窘境。而昔日「龍城飛將」,公忠體國的王昇將軍,也在寂寞中逝世多年。

前不久,王昇將軍百歲冥誕,正值「雙子座流星雨」,緬懷王上將一生事功,感傷其身後之寂寥,就像是一顆橫掃天際的耀眼流星,雖曾獨領「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但在自我燃燒殆盡後,墜入宇宙深淵,迅速為世人所淡忘,只是空遺若干星塵般的傳說在你我之間而已!

「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幸好,在我初出茅廬之際,王昇將軍的際遇,就讓我預先偷窺了富貴功名的「完結篇」。

*作者為前國大代表,印度風關係企業創辦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