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那些絕密文件中,喑啞漂落的靈魂

2016-03-11 07:15

? 人氣

當選當選人蔡英文拜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宋出示宋達遺物中的一件絕密文件。(顏麟宇攝)

當選當選人蔡英文拜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宋出示宋達遺物中的一件絕密文件。(顏麟宇攝)

「創造歷史的最好方法是把它寫出來。」英國名相邱吉爾身體力行,他鼓勵人讀歷史,「因為歷史裡藏著一切智慧。」他自己寫過無數篇章,從講稿到散文,當然包括回憶錄,高壽九十一歲的他,著作等身還拿到諾貝爾文學獎。他太清楚「歷史為勝者所書寫」,「勝利」二字擺在戰場上是要擊潰敵人;擺在人生的終局,有什麼比活得比敵人久來得重要?所以這一切莫過於一筆功過在己不在人來得過癮,因為老到敵人─不論是戰場的或政壇的─都已無分辯能力。

很奇特的是,儘管歷史斑斑可考,但真能從中學到「基礎教訓」─留下材料以待來者,或者留下材料自己詮釋者並不太多。早年,在兩蔣的嚴格要求下,跟過兩蔣者,泰半謹記「所有的秘密都要帶進棺材裡」,除中研院口述歷史之外,少有人膽敢冒大不諱出版回憶錄,民主開放之後各家爭鳴,但凡充任過一官半職者(院長級為多),多少要為自己留下「無愧或無悔」的紀錄,臧否他人還在其次,重要還在為自己留下可供後人肯定的材料。

然而,這些回憶錄只能是一家之言,只能是歷史觀照中的一景,「歷史功過」二字從來不是歷史現場當事人可以定論,但不論如何,各種檔案、公函、信件、日記…都是歷史織網的一部份,從這些織網中才能勾勒出一個時代裡人與事大約的形貌,但若織網未成,則所有的材料都只能是歷史的散頁,在角落裡偶而發出低吟,卻無法為曾經有過的時代發出具象的聲音,就像甲骨文沒有王國維、顧頡剛…,就很難發展出回溯上古史的學問,做為理解華夏的源流。

換言之,材料、檔案落入收藏者之手還不夠,要讓材料產生意義,那得落入對的人的手裡,才能揭開歷史的陰霾,發出歷史之光,傅斯年治史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就是要讓歷史詮釋立足於可證之上。國防部追查五0、六0年代的檔案,鬧出好大的動靜,民間各有所好者,國防部幾乎無法阻絕已經解密且早已流失的檔案在市場竄流,不論是最終檔案是否回歸國家,或者繼續在人間,重要的還在於這一大批檔案能否成為治史者倚重的材料,為我們重新勾勒出那一段灰黯歲月的真相。

令人遺憾的是,台灣在民主開放後治制逐步完備,但對檔案成史的觀念卻益發淡薄。不要說國防部流失白色恐怖時期的檔案,外交部還流失了釣魚台文件;在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主持兩蔣日記研究的郭岱君,曾為意外獲得青年黨領袖曾琦檔、以及王昇檔興奮不已,卻也低喟不已,不要說台灣人已多不識曾經策畫刺殺蔣介石的曾琦,即使呼喊著轉型正義的人們,又有幾人對深入研究王昇主持的、從王復國到劉少康辦公室有興趣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