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良觀點:「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有線電視分組付費,政府該放手了

2019-01-20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自1993年有線電視法制定以來,有線電視費率就必須受到政府管制,在過去「一區五家」到「分區獨占」的時代,費率管制向來是有線電視系統的緊箍咒。(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作者指出,自1993年有線電視法制定以來,有線電視費率就必須受到政府管制,在過去「一區五家」到「分區獨占」的時代,費率管制向來是有線電視系統的緊箍咒。(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早在十多年前,有線電視「分組付費」經常被拿來做為檢討淘汰「重播率過高的節目頻道」、「品質參差不齊的頻道80之後的宗教財經節目」的做法,以及「消費者只想看某些頻道」的期望,但當時無法推行,可能是因為這個產業還沒有進入數位化、節目還不夠豐富、業者沒有誘因、審查費率行政作業繁雜……等等,只不過這些都並非不推行分組付費很好的理(ㄐㄧㄝˋ)由(ㄎㄡˇ),真正的關鍵是:「俗擱大碗吃到飽」的型態把消費者養壞了、有線電視業者收益長期穩定,在沒有嚴重的消費紛爭之下,政府也樂得擺爛。

自1993年有線電視法制定以來,有線電視費率就必須受到政府管制,在過去「一區五家」到「分區獨占」的時代,費率管制向來是有線電視系統的緊箍咒,特別是地方政府長期以來將費率審查當作是重要的施政作為,在固定收費的傳(ㄌㄡˋ)統(ㄒㄧˊ)下,系統業者向收視戶所取得的收視費當中,有部份是必須給付給衛星頻道的授權金,但台灣境內、境外衛星頻道數量龐大且所屬各異,也造就有線電視產業生態鏈當中極為特殊的業者──頻道代理商,掐住這道金流的通道。後來政府宣布開放有線電視經營區,讓新進與既有系統業者皆能跨區經營時,原本固定的收視費因為市場出現新的競爭者而產生變動,當市場有了競爭,價格自然就呈現競爭狀態。

電視 看電視 男子 (取自pixabay)
作者指出,在台灣境內、境外衛星頻道數量龐大且所屬各異,也造就有線電視產業生態鏈當中極為特殊的業者──頻道代理商,掐住這道金流的通道。(取自pixabay)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於2017年審議通過「有線電視多元選擇付費機制規劃」草案,原訂2019年於分組付費法制化後將全面上路,後來延至2020年實施。目前全台除了台南市之外,有七個縣市(北市、新北、新竹市、台中、彰化、嘉義市、高雄)部分有線電視業者將「自主」推出分組付費方案,月繳費用從99元到580元都有。系統業者被要求分組付費的方式是「向下分級」,也就是在固定費用之下再區分不同等級,可想而知的是,沒有業者會認真推出低價而質優的付費組別,仍舊會按絕大多數、既有的收視戶的需求,包裝、安排與目前相同或類似的套裝組別。

分組付費在這節骨眼再度被拿出來,當作是政府保護消費者極佳的措(ㄎㄡˇ)施(ㄏㄠˋ),但現在這是好的時機點嗎?於此同時,家戶光纖網路普及、行動上網吃到飽,收看網路影音對消費者來說已不再是極大的負擔,甚至系統業者自己也提供寬頻上網服務,消費者在家裡收看影視節目,不見得要訂購有線電視,線上各種影音服務以及個人式行動載具的普及,導致有線電視用戶數日益下滑。根據NCC統計,國內有線電視訂戶數從今年1月到9月,用戶數已較2017年底短少10.8萬戶,普及率也跌破60%,這對有線電視來說是一項嚴重的警訊。有線電視剪線潮(cord cutting)不只發生在台灣,全世界有線電視產業都面臨線上影音串流(OTT)的影響,當觀眾越來越容易在網路上尋找到替代品,傳統的有線電視服務就變成用戶第一個被丟棄的對象,特別是那些仍拒絕衛星頻道高畫質(HD)節目播送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

線上影音OTT的興起,台灣各類付費平台基本服務每月費用都落在300元以下,例如網飛(Netflix)所提供的基本方案是一個螢幕以標準畫質觀賞是每月270元;愛奇藝的黃金VIP會員,若是季繳平均每月則是219元,若是年繳則可降至平均每月166元;而LiTV所推出的超值組合餐每月249元,可收視400台頻道與隨選視訊(VOD);挾帶全台1,900萬用戶數的LINE,其推出的LINE TV(原先的CHOCO TV已於今年11月20日併入LINE TV)VIP季訂方案平均每月140元;KKTV的VIP方案則是每月199元(費用包含KKBox音樂串流);更不用說經營已久、台灣唯一的IPTV—中華電信MOD,最貴的家庭豪華餐則是每月270元,有160多個頻道可供觀看;另外還有一個更強大的競爭對手—完全免費的YouTube,幾乎各類直播頻道都會在此設立,包括部分有線電視新聞頻道,也吸引不少沒有訂閱有線電視的觀眾隨時透過手機來收看。

IBM結合一通科技,串聯使用者的行動裝置、線上影音串流平台以及企業管理雲端系統。(圖/kaboompics@pixabay)
如今不見得要訂購有線電視,線上各種影音服務以及個人式行動載具的普及,導致有線電視用戶數日益下滑。(圖/kaboompics@pixabay)

上述各種平台推出的視訊服務,都要比NCC要求有線電視推出包含無線四台等13個必載基本頻道的「清冰組」來得有競爭力。從產品內容來說,分組付費吸引不到想花200元看清冰組的顧客,這注定是一項失敗的措施。

NCC詹婷怡主委曾強調,推動各項監理工作第一個要考量的是「政策能不能達到目標」,而分組付費這項措施的目標在於能不能支持「優質內容的產生」。詹主委也承認,當系統和頻道業者對這項政策都「不開心」,表示說強推分組付費也不見得會達到優質內容的目標,那真正的關鍵可能不是在分組付費,而可能是在其他諸如公平上下架、頻道排頻等問題上,而這些問題早就是整個有線電視產業結構的病灶所在,難以用單一解決方案因應,也牽扯到其他不同平台之間的競爭問題。

當政府不積極、業者不情願、消費者不買帳的情形下,這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分組付費制度如何能推得成?乾脆直接打掉,也不必重練了。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台灣通訊學會監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