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川普逼走馬蒂斯,美敘利亞撤軍讓中國成大贏家

2018-12-28 19:10

? 人氣

川普突然宣布命令美軍撤出敘利亞,激起連鎖反應。(AP)

川普突然宣布命令美軍撤出敘利亞,激起連鎖反應。(AP)

在期中選舉後到新國會上任前的空窗期,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權力最不受制約的時期。短短不到兩個月,川普已做出多項重大決定:不但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停戰協議,還積極「炒人」重整領導班子,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副總統幕僚長艾耶斯(Nick Ayers)、內政部長辛克(Ryan Zinke)等重要成員紛紛被炒。

川普政府當政軍人陸續「陣亡」

二○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川普突然宣布命令美軍撤出敘利亞,激起連鎖反應。第二天,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宣布辭職,只留任到一九年二月底。同日傳出消息,川普已命令國防部撤出至少一半(七千人)的駐阿富汗美軍。第三天,美國駐敘利亞特使麥克格克(Brett McGurk)宣布辭職。到了二十三日,川普宣布馬蒂斯在一月一日之後就不能在國防部工作。這堪稱川普上任以來最負面的班底變動。

川普在上任之初委任多名退役將軍進入內閣或白宮,一時有「軍人當政」的尚武氣象。可是在兩年內,軍人紛紛下馬。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不到兩月就因「通俄門」下台,最近被法院定罪,法官斥之「賣國」。接任的麥馬斯特(HR McMaster)在北韓事務上與川普不合,在今年四月被炒。國土安全部長凱利先是轉為白宮幕僚長,最近則被炒。

現在輪到最後一人馬蒂斯。他是「軍人當政」眾軍人中資歷最深、聲譽最好的一個。做為海軍陸戰隊退役上將,他曾任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北約組織最高盟軍司令。川普在二○一六年當選後的內閣名單中,他最被兩黨、軍政國安界、媒體廣泛認可。

根據一九四七年的《國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Act, 1947),除非經過特別豁免,退役未滿七年的人不得擔任國防部長。由於國會兩黨一致贊同並希望他盡快上任,以穩定川普當政的政局,參議院加快通過特別豁免決議,讓馬蒂斯成為國會最早通過任命的部長。

川普缺乏整套中東策略

馬蒂斯在掌管國防部期間,以其沉穩和決斷心,在混亂的川普國安政策中扮演了壓艙石的角色。在印太、中東和歐洲的國際關係中,川普屢屢威嚇和羞辱盟國,都由馬蒂斯出面安撫盟國,穩定軍心。

由於川普與他不和,早就傳出要解雇他的消息。在川普一連串清洗行動後,馬蒂斯被不少媒體認為是「內閣中最後一個成年人」。他炒馬蒂斯一直面臨很大壓力,直到空窗期即將結束,川普終於立下決心讓馬蒂斯下馬。

馬蒂斯下馬的最直接原因是川普一意孤行要撤出敘利亞,超越了馬蒂斯的底線,再也無法與川普合作。

川普並無一整套的中東策略,更談不上在全球局勢下考察中東的重要性。

川普撤軍:駐守在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城市曼比吉的美軍(AP)
美軍現在部署在敘利亞的軍隊只有兩千人。(AP)

其中東策略可按川普主義的總原則進行分析。川普主義包括:第一,不能吃虧,盟國出錢的話,美國可以幫一把,但不能美國出錢支持盟國;第二,要履行承諾,如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等;第三,要推翻前朝特別是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的政策,比如退出伊朗核協議;第四,要能炫耀自己的成功;第五,非此則彼,不允許其他國家騎牆;第六,聯俄,川普至今還難擺脫通俄嫌疑。

退出敘利亞符合大部分川普主義原則。川普其實早就想撤軍。首先,他一直認為美軍打仗是賠錢的,最好是賣武器給盟國,要盟國打仗,自己在一旁吆喝,於是撤軍成為頭等大事。其次,敘利亞是歐巴馬時代的事,川普並不太在乎其戰略意義。第三,川普在選舉中一直指責歐巴馬打不贏伊斯蘭國(IS),消耗美國資源,自己出手只要「幾個月」就能打贏,於是宣布美國戰勝IS和撤軍,既可以攬功又能實踐承諾。第四,退出敘利亞最大的得利者莫過於普丁(Vladmir Putin),符合川普的聯俄思量。

撤軍前在敘利亞駐軍僅兩千人

正如馬蒂斯、軍方和絕大部分的國安幕僚一直所反對的,川普貿然決定撤出敘利亞甚為魯莽。
美國軍人其實並非戰爭狂。事實上,美軍現在部署在敘利亞的軍隊只有兩千人。他們並非從事直接戰鬥任務,而是負責訓練盟友和戰略支援。美軍在敘利亞幾乎零死亡。

根據研究,美國花費在敘利亞上的平均費用,遠小於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費。

美軍在敘利亞存在有很大的象徵性意義,是對盟友,包括西方盟國(英、法)、中東盟國(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敘利亞內戰盟友(庫德人和敘利亞反叛軍)的支持。它也是美國、盟友與俄羅斯在中東角力的最前線。美國退出等於宣布在敘利亞角力的失敗,前線就南下推到以色列和沙烏地前沿了。

對土耳其示弱,背棄盟友

更何況中東局勢極為複雜,川普主義的原則也互相衝突。

第一,川普一向討厭伊朗,敘利亞阿塞德政府是伊朗的同盟,撤軍會助長伊朗的勢力。

第二,川普一向指責歐巴馬在伊拉克未勝利前就撤軍,而「幫助」了IS;但川普撤軍同樣「幫助」IS,就在宣布撤軍後,敘利亞的IS立即發動進攻。

第三,川普一直主張親以色列,但以色列人對美軍撤退反應激烈,不少以色列報刊評論甚至形容川普是「騙子」。

第四,撤軍的得利者之一是土耳其,而土耳其這兩年成為一個標準的左右逢源騎牆國家。川普在九月強硬對付土耳其,讓土耳其里拉幾乎崩盤;現在卻對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不斷示弱,不但要送回旅居美國的傳教士居倫(Fethullah Gülen),還要撤軍,還答應讓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庫爾德區。

第五,敘利亞庫德人在進攻IS上立下大功,是美國在敘利亞的主要同盟,對美國算是忠心耿耿,也是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力撐的盟友,這次美國背棄盟友,也令盟友心寒。

從二次大戰後開始,中東(包括其外圍的阿富汗)一直是美國最關注的地區之一。特別在一九七○年代,美國建立了石油美元的體系(美國和沙烏地協議,沙國的石油只接受美元交易),中東更變為重中之重。冷戰結束後,中東是美國用兵最多的地方,於是美國國安界無不極為重視中東利益。

近年來,美國對中東石油依賴減少,美中關係在外交中愈見吃重,中東地位相對下降。馬蒂斯等自然不可能看不到這一點,但這不意味著中東對美國已不再重要。相反,中東背後牽涉到俄羅斯、歐洲、印太甚至中美全球爭霸的局勢。川普退出敘利亞(和阿富汗)當然不等於要真的退出中東,但釋放出的象徵性信號非常負面。

美國退縮,俄中得利

有人認為川普與俄羅斯在中東緩和,既可以聯俄制中,又可騰出手來對付中國。

這樣的想法是幼稚的。美國輕易讓出敘利亞,只會讓俄羅斯得寸進尺,加大胃口,對歐洲施加更多壓力。美國要聯俄,除非繼續放棄歐洲盟友的利益。

另一方面,中東石油對美國不重要,但對中國相當重要。中國正憑藉一帶一路,從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向中東推進,而且是經濟、基建、政治、軍事多管齊下。如果美國真的退出中東,最終的贏家恐怕就是中國。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