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專欄:政治恐怖分子柯文哲

2015-11-20 06:50

? 人氣

柯文哲在總統大選前要求參選人對松機遷建表態。(陳明仁攝)

柯文哲在總統大選前要求參選人對松機遷建表態。(陳明仁攝)

做為去(2014)年台灣318占領立法院行動最大獲益者的柯文哲,用白色力量號召,承載社會各界高度期待,當選台北市長。於其即將任滿一年之際回頭檢視,他不僅沒有認真實踐政見,甚至與當初提供諸多政見並用力輔選的社運團體決裂到了冰火不容地步。

日前柯文哲批評致力於保護台北市文化資產的文史工作者是文化恐怖分子,正是他積怨已久的典型反應。反遭批判之後,雖然勉強道歉,但卻僅為用語過重而道歉,顯然他對這些阻撓台北市政府進行「台北快快拆」,並鬧出新聞使他聲望降低的文史團體仍耿耿於懷,甚至非常不滿。

人雖聖賢,孰能無過?快人快語,也無傷大雅。但如果首都市長,對於涉及市府政策之事,也輕率發言,或動輒謾罵批評之人,恐怕就非無傷大雅而已。因此,從單一事件評斷柯文哲市長固然不公允,但如有一連串事件可加以印證,恐怕即非偶有疏失可以卸責,而必須從其人格特質與價值觀進行系統性觀察。

首先,是甫當選尚未就任,即對於未曾出現在其政見,依其過往埋首工作方式,相信也不瞭解牽涉層面複雜的北宜直鐵應否興建,迫不急待直接表態支持,並且以人定勝天思維認為應該採最短距離緊貼翡翠水庫的路線興建。聲勢如日中天的柯競選團隊不願就事論事,由政策總監直接將發言反對的環保團體貶抑為環保宗教團體。

其次,一上任立即強勢拆除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獲得外界一致好評後,好像吃了「威而鋼」,奠下柯市府施政模式,將郝龍斌的「台北好好拆」,進階到「台北快快拆」。於是南港瓶蓋工廠,選前簽署承諾不拆,選後,拆;嘉禾新村,選前也簽署承諾不拆,選後,照拆。台北火車站旁極具歷史價值的三井倉庫與周邊街屋,其副市長林欽榮受訪時也表示,未來門戶計畫會持續與台鐵合作,並在不影響開發前提下,重現歷史景點和特色。也就是說要為了開發,還是要拆,那又何必浪費經費特地找來日本專家,卻趁人不懂國語而擅自詮釋他的話語,吃人豆腐?割捨掉歷史脈絡後,再花費公帑所重組並還給台北市民的,不過是一具徒具外觀、沒有文化靈魂的建築物空殼。

最近,則是文史團體針對廣慈博愛園區開發案,阻止市府計畫夷平區內所有建物,呼籲保留其中福德平宅,並登錄為歷史建築。累積下來,讓柯文哲一直無法稱心如意繼續進行「台北快快拆」,因而說出文史團體是文化恐怖分子的內心真心話。

以上所顯現柯文哲的深層價值觀,就是他的稱心快意,不願老是被阻撓;而其團隊所執行有利財團分地開發的計畫,則絕不能停歇。另外的佐證,一是月前柯文哲直接端出早被實證數據證明有誤的「營建業是帶動經濟的龍頭產業」陳舊說詞,說不能讓營建業垮,因為一打房,營建業一垮,(台灣)就完蛋。因而,於房價即將符合大多數人民期待反轉向下之際,不僅取消打房措施,甚至進一步加碼要蓋5萬戶可預期青年人根本租不起的社會住宅,為營建業挹注未來可觀業績。

二是趁總統大選之便,迫三位總統參選人對柯市府開出的台北松山機場於2020年遷移政策表態。表面目的說得好聽,是希望台北天空解禁,但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為了讓松山機場周邊因航高而禁限建的老舊公寓與土地解禁。屆時台北市民可以好好擦亮眼看看是哪些建商早已插旗,因而獲取暴利。

柯文哲認為可行的理由,竟然僅僅是到2020年桃園機場的第3、第4航廈都將完工,卻完全忽略表面上有二條跑道,卻始終僅能維持一條供飛機起降的桃園機場,於有重大爭議的第3跑道尚不知可否興建的情況下,能否由餘裕再消化松山機場轉來的飛機起降次數?如此扁平膚淺思維,出自首都治理團隊,怎能不令人捏把冷汗?

更何況如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所批評,台北市高人一等嗎?為何要以鄰為壑,將嫌惡設施移往其他縣市?筆者參加甫舉行完畢的桃園航空城預備聽證程序過程中,便親耳聽到有不得已支持航空城計畫的老先生說,希望區段徵收換抵價地後,可以分配到遠離飛機起降噪音大到讓他必須每天吃安眠藥入睡的跑道的土地。請問,柯市長,你能有同理心嗎?

如果再對照雷聲大雨點小的大巨蛋弊案、北投丹鳳山建照違法疑雲、致遠公園無聯外道路的「袋地」建案違法發照弊案、以即近日被揭發的微風二館違建等議題,北市府石沉大海的對應態度,是否可以說柯文哲早已赤裸裸背棄選前「居住正義」、「公義社會」的政見,逆轉台北選情的年輕市民們,為了自己的未來,是否該勇於站出來監督批判了?

有人說:「白,是最危險的顏色。」的確,白,象徵純潔,但卻最容易染上各種顏色。因此,面對柯文哲的白,大家必須戒慎恐懼。

*作者為律師/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