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陳銘薰大暴走,他誰啊?誰規定首長要付費住官邸?!

2015-10-27 10:30

? 人氣

台北市研考會主委陳銘薰為了宿舍租金怒而辭官。(取自陳銘薰臉書)

台北市研考會主委陳銘薰為了宿舍租金怒而辭官。(取自陳銘薰臉書)

如果不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自曝首長住官邸一個月租金七百元太離譜,大概沒人會知道或記得台北市研考會主委是陳銘薰;如果不是陳銘薰臉書自爆如果首長官舍租金漲到一萬五,他就打包走人,他也不會在市議會被民進黨議員砲轟,「不知民間疾苦。」也不會鬧出議會當面辭職走人,還讓議員揚言「無限期休會」之事。

這事荒唐到可笑,可笑之一:原來首長官舍要付租金─千元以下;可笑之二,原來首長付宿舍租金破萬就要打包走人;可笑之三;原來學者真的都不懂民間疾苦(這真的是笑話)。

先談首長官舍要不要付租金,兩蔣時代有官舍,或宿舍,一般來說,遷台以來的國府官員,因為兩袖清風一無所有,政府佔了日產不給官員,官員就真要打地舖共產了,雷震、殷海光乃至齊邦媛有故居,就是「宿舍」,問問誰付了「租金」?李登輝掌大權之前,任職於農復會,理應有宿舍,問問他住了宿舍沒有?付了租金沒有?所謂宿舍,就是職務終了就要搬遷走人,早年公務員薪資低,眷舍就是讓你有個安家落戶之地,「暫時」別煩惱房事,安心處理國事。

李登輝時代,有了行政院信義官邸籌建計畫,想法很好,但時代氛圍迥然不同,先不說風水太差還偷工減料,至少從李登輝末期經過扁政府再到馬政府,政務官比走馬燈還換得更快,扁政府八年,行政院官邸都只能充當首長招待所,沒有哪一任行政院長真把官邸當家,部會首長官邸可等同視之,沒人肯住,結果鬧到有人「佔用」,上網查查想租還真能出租。這個不論,就問問哪一位搬進去的首長付了租金?從國安角度,真把首長聚居一地,一顆飛彈就把決策圈報廢,還有比這個更蠢的事嗎?不談飛彈只談租金,如果行政院各部會住官邸或宿舍不必付租金,為什麼台北市政府局處首長要付租金?

天龍國做為國之首都,人才濟濟,往中南部走,市縣首長難免要從外地「挖角」 ,為了讓首長安居樂業,暫時棲身之所只能便宜不能論價,以台中市為例,胡志強連任市長時代,一個新聞局長一個文化局長,都向外覓才,台中市能提供的「宿舍」破爛到可怕,貼錢請兩位女性局長住都是強人所難;再往南到雲嘉南,就算宿舍新建,誰不知道首長換人就得打包?這個問題中南部可能有,台北不應該存在,除非柯文哲市長禮聘天才,萬一天才到請得了諾貝爾獎得主回台北出任局處首長,問題還不只是台北市的,全台灣都要幫柯市長想想在哪兒幫他找住房?不要說諾貝爾獎,當年馬英九千請萬請,請到了大作家龍應台從德國回台北擔任文化局長,馬英九該跟龍應台收七百、六千還是一萬五的宿舍租金?

人才,如果以百千元的租金論,不要說議員砲轟,市長敢開口,大概就沒人會為市長賣命。

陳銘薰是不是人才,可能見仁見智,但是,陳銘薰在出任北市府研考會之前,他是台北大學行政副校長,半輩子努力奮鬥,有需要住你一個月七百或六千的宿舍嗎?陳銘薰怒飆市議會,意思不大,因為他自己在桃園有房,每天來回通勤視塞車狀況,最多二十到四十分鐘,何況他任職的不是熱門或爭議事多之部會,而且,他是柯文哲當選後,自荐此職,他哪裡真需要計較這百兒幾千的房租?大不了通勤就是了,不耐煩而想當官,不出事也難。

柯文哲想省錢或想賺錢,念頭動到局處長的宿舍,是無聊;局處長因此怒飆請辭,也是無聊;市議員因此痛罵市府局處首長不知人間疾苦,更無聊,就問問立委會館付租金嗎?市議員有會館,肯付租金嗎?

公僕為民服務,還是要有基本尊嚴,柯文哲羞辱自己的政務官也罷,畢竟他是台北市長,大概沒什麼需要從中南部挖角,市府首長不肯受氣,值得尊敬,但是,回歸本心,陳銘薰上網自荐研考會主委是為了這一個七百元或六千元房租的宿舍嗎?如果不是,有什麼好氣的?不住就是了,誰規定首長非住官舍不可?有必要怒飆議會嗎?真的不耐煩議員的問政,千山獨行,不必相送,回學校,還是聲量大又受學生歡迎的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