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歐洲難民潮》他們不是難民!敘利亞秘密警察冒充難民混入德國

伊斯蘭語稱「沙比哈」的敘利亞秘密警察,效忠總統阿塞德,現傳出冒充難民混入德國,意圖不明。(取自推特)

伊斯蘭語稱「沙比哈」的敘利亞秘密警察,效忠總統阿塞德,現傳出冒充難民混入德國,意圖不明。(取自推特)

湧入德國的難民越來越多,除了政黨及民間陸續出現反對聲浪,相關社會議題隱憂逐漸浮現,現在又有一個新的難題要面對。

在德國境內的這些伊斯蘭文化的難民,有許多來自敘利亞,他們感到害怕,不單單只是流亡到陌生國度的恐懼,而是他們發現那些支持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的「沙比哈」(shabiha)也跟著混入了德國境內。

敘利亞秘密警察

沙比哈在阿拉伯詞語中,是暴徒與魔鬼的化身。據信,沙比哈是阿塞德手下的武裝份子,他們主要穿著平民的衣服,平常不顯露身分,為了肌肉結實大量服用合成代謝類固醇,被指稱做阿塞德的民間傭兵,專門暗殺或打擊反對阿塞德政權的異議人士。

當一波又一波的難民逃往歐洲各地時,這些沙比哈似乎也潛入難民潮當中,跟隨著他們一起入境德國,被誤認成流亡的一份子,成功低跨越邊境,來到德國的難民營裡。

根據一些維權人士的說法,沙比哈除了是阿塞德的傭兵外,也負責蒐集各方情報及資訊,是一支阿塞德政權忠心耿耿的秘密警察。

罪犯,不是難民

為甚麼難民這麼害怕他們?

沙比哈在敘利亞可說是惡名昭彰,因為政府與反叛軍之間交戰激烈,若落入對方手裡的人質,都會受到慘痛的酷刑。阿塞德組織的沙比哈民兵,成員背景複雜,每個都有前科,2011年的敘利亞示威與起義中,就曾被西方媒體大量曝光,爆料成員在大街上直接開槍射殺示威群眾,短短兩天就屠殺21人。

一位敘利亞難民艾哈邁德(Jikrkhouin Mulla Ahmed)向德國當局反映此一狀況。

據描述,艾哈邁德在敘利亞曾經被沙比哈囚禁、虐待過,後來逃難至歐洲,最近,他在德國境內看到類似沙比哈的人,雖然不那麼確定,但這仍讓艾哈邁德感到十分害怕。

「人們應該知道他們做了甚麼,」艾哈邁德說,「這不只是我而已,有20多萬的人因為他們而受苦……很多,很多的人都被沙比哈虐殺。」歐洲數名人權律師也認為,這些難民因為所謂的沙比哈恐溜進德國境內而感到害怕、恐懼,的確需要關注。

《法新社》報導,匿名的敘利亞難民表示,他們也在希臘島嶼發現這些阿薩德的沙比哈民兵,顯示出他們也正在朝往北部移動。

政治家瑪吉德(Ziad Majed)長期關心敘利亞政治,他說,不管這些沙比哈是真的要逃亡還是其他計畫,他們罪犯的身分就已經格外敏感,更甚者,是否有通關人員被收買?

根據聯合國(UN)難民公約,符合難民條件者有權要求庇護,且不得被任意遭遣返。然而,當難民同時也是罪犯時,且足以威脅其他人生命之安全,或嚴重的非政治性罪行,就不屬於難民資格,同樣也不適用難民公約。

難民成德國沉重的負擔

話雖如此,德國自己也得解決國內日益高漲的不滿情緒。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雖然敞開雙臂歡迎難民,但包括地方政府及民間團體開始出現反對聲浪,甚至上街遊行抗議,要求政府立即停止收容難民,並且儘速將難民遣送回國,否則就要讓總理下台以示負責。

反對德國伊斯蘭化的組織「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PEGIDA)20日號召群眾走上大街,抗議梅克爾的移民政策,反對歐洲國家對伊斯蘭教國家過度開放的移民政策。

德國當初敞開大門,讓難民趨之若鶩,但現在庇護所住不下了,他們讓難民住在帳棚當中,難民湧入的速度超乎預期。現在,即將進入寒冬,德國10月的最低氣溫大約只有6℃,未來只會更冷,難民們居住的環境仍然十分艱困。

而且地方政府每個月都要撥出一筆經費來維持,德國北部小鎮且勒(Celle)的營地,這裡的柴油暖爐每天得燒掉4000歐元(約台幣14萬4000元),還是不敷使用。因此,許多地方政府開始質疑梅克爾的「我們辦得到。」(Wir schaffen das)

梅克爾無懼民調入冬

據估計,2015年入境德國的難民/移民恐將超過100萬名,甚至有邊境單日湧入1萬人的紀錄。梅克爾積極收容的作為雖然獲得國際社會一致好評,但根據CNN統計,德國已經有近半數選民開始認為政府收容難民數量過多,而支持梅克爾難民政策的人也只剩下1/3。

當初梅克爾編列30億歐元(約合新台幣1074億元)來處理對難民/移民的幫助,成為歐洲的模範生,但同樣面臨國內反彈、後續處理程序等種種問題,梅克爾民調進入寒冬,但她指出,「民調不是我的考量,如何解決問題才是我的考量標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