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衣櫃》書摘(1):同性戀與企業升級

2015-10-13 05:40

? 人氣

玻璃衣櫃作者約翰布朗。(時報出版提供)

玻璃衣櫃作者約翰布朗。(時報出版提供)

《玻璃衣櫃》這本書的主旨就是鼓勵「企業界」和「同志圈」發生交集。不管是在《玻璃衣櫃》關注的英美國家,還是在台灣,人們經常將企業界和同志圈視為兩個互不往來的世界——人們往往頂多謠傳某某企業名流也是同志。但是這種八卦雖然好玩卻很膚淺,並不會為同志或企業帶來任何具體好處。《玻璃衣櫃》遠遠超越八卦的層次,直接指出同志尊嚴對於企業的利害關係:既然同性戀人口到處都在,企業界之內、之外都有同志,那麼企業就該正視同志的需求。只有正視同志尊嚴的企業才可能讓同志員工心悅誠服,因此提升整體企業的競爭力。

這番盤算很好懂。大家都知道Google辦公室設置了遊戲間、美食餐廳,讓員工覺得上班很舒服,這樣員工才會在辦公室發揮高度生產力。按照同樣的邏輯,如果要讓同志員工大展長才,公司就應該讓同志覺得身心舒坦。

《玻璃衣櫃》作者約翰.布朗(John Browne)出身德國,在英國政商學各界都享有極高威望。但是他一直隱瞞自己的同性戀身分,往往藉著閱讀文學(例如美國同志文學名著《喬凡尼的房間》〔Giovanni's Room〕)排解心中苦悶。六十歲那年,他在事業最高峰的時候,被迫公開同性戀身分,只好辭職下台。讓人側目的是,布朗離開事業之後,不但沒有因此「敗退」、迴避同性戀話題,反而「逆轉勝」、開始鼓勵各大企業重視同志。

他認為自己在專業生涯遭受的重大傷害,倒不是六十歲這一年同性戀身分曝光,而是他從青年時代一直到六十歲,幾十年來小心翼翼保密同志身分的自我壓抑。前者的傷害是短暫的,後者的內傷是長期的。他在六十歲被迫承認同性戀身分之後,「因禍得福」:朋友送給他一本同性戀文學名著《哈德良回憶錄》(台灣已有譯本)安慰他;年輕男子投懷送抱成為他人生的第一位男朋友。在他六十歲之前,他都一直以為只要靠一夜情熬過一輩子就好。

「玻璃衣櫃」這個書名可以帶給台灣讀者多種聯想。首先,「衣櫃」是指同性戀者守住身分祕密的狀態。同性戀者跟別人承認自己的性偏好,叫做「出櫃」;同性戀者不跟任何人吐露自己的祕密,叫做「留在衣櫃裡」。剛好「玻璃」在台灣正好是指涉「男同性戀者」的俚語,所以「玻璃衣櫃」可能會被讀做「男同性戀的同性戀保密狀態」。這種很台的詮釋會讓此書作者約翰.布朗覺得好可愛又好錯愕,因為約翰.布朗心裡想的「玻璃」應該是「玻璃天花板」的玻璃。在英語世界,政商學界的高階人士幾乎都是白種男性,身為女性或有色人種的中低階人士就算力爭上游,卻往往被某種看不見的機制卡住,無法晉升高階;這種看不見的機制就像是玻璃做的天花板,讓有心出頭的女性和有色人種人士撞到滿頭包。玻璃天花板逼迫女性和有色人種在職場委屈低頭,那麼玻璃衣櫃就逼迫同性戀者躲在祕密裡。除了這兩種聯想之外,我也想到英文一句俗語:「住在玻璃屋裡面的人不能丟石頭」,因為這種人一旦朝屋外的人丟石頭(指,主動攻擊別人),就會先打破自己的玻璃屋。也就是說,這種人很心虛,不能採取攻勢,只能採取守勢。

約翰.布朗並不是要求同志圈進攻企業界,也不是要求企業中的中低階同志向上頭的老闆開誠布公,而是要求最有權勢的一方——企業管理階層——提供善待同志的環境給公司內外的同志。約翰.布朗的主要論點並不是要開「粉紅經濟」(pink economy)的支票。粉紅經濟的說法其實已經是國內外常識:企業跟明星藝人一樣,跟同性戀者示好,就可以從同性戀消費者身上賺錢。但是「討好同志就可以大賺同志的錢」這種簡陋的願景並不能滿足精明的布朗,正如「開放陸客就可以海削陸客」這種如意算盤再也騙不了覺醒的台灣店家。如果只是要在短期內賺進現金,那麼去辦週年慶大拍賣就好了,何必維持企業的高度。布朗的見解是,如果一家企業可以徹底執行對同志友善的長期政策(而不只是短期噱頭),那麼這家企業就更具競爭力:這家企業能夠向全球海選人才,也更能鼓勵現有的同志員工鞠躬盡瘁。企業不只要思考怎樣面對同性戀消費者(以及短期收入的現金),也要評估自己信奉哪一種高度的價值(以及長期回收的種種無形利益)。

但約翰.布朗也並沒有捨棄粉紅經濟。他發現,祭出粉紅經濟的商家(例如,打出凸顯同性戀愛侶廣告的商家)可能受到保守人士的攻擊,而這種商家經常一遭受抗議就馬上放棄繼續支持同志。但這種保守人士的攻擊往往只是一時風波;被同志友善策略打動的消費者卻可能長久銘記在心。如果商家一遇到短期的抗議就撐不下去,那麼又怎麼能夠爭取長期的民心?

約翰.布朗的視野不是微觀的,而是巨觀的:他並非關心個人層次的上班族求生祕訣,而是關心整體社會層次的生命向度。約翰.布朗的邏輯是,只要企業給同志好處——而且是長遠的好處,那麼終究會造福企業自己——而且是長期的造福。他的終極關懷其實還是在於企業體,而不是在於一個個同性戀平凡人。他反覆強調,企業要對同志友善,這樣同志才會為企業賣命。某些同志讀者朋友覺得約翰.布朗的白領階級世界很遙遠,但是我覺得約翰.布朗還是可以當作同志的策略性盟友。

當然《玻璃衣櫃》的標靶讀者還是企業界人士:「企業現在了解,光是寬容 LGBT員工是不夠的,更應該主動吸引他們,會帶來種種好處,」約翰.布朗強調。企業如果想要升級,就該考慮如何讓同性戀的尊嚴升級。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的《玻璃衣櫃》一書。本書作者約翰.布朗( John Browne)為一名同志,他於1995年到2007年間擔任英國石油(BP)執行長,他帶領英國石油蛻變為全球最大企業之一。但2007年,在布朗六十歲這一年,他的同志身分公諸於世。他選擇離開自己一手建立的企業,但並未就此陷入低潮——這本充滿勇氣及開創性的著作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本書既是誠實且動人的回憶錄,也是嚴謹而犀利的社會評論。布朗坦率地回顧自己的雙面人生,也大膽揭露世界各地企業裡依然強烈的恐同文化,是如何導致員工不願顯露真實的自我。本文為推荐序,作者紀大偉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玻璃衣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