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亞茲迪裔議員控訴:我們快被滅族,但世界袖手旁觀

2015-10-12 12:46

? 人氣

伊拉克議員達克希控訴世界漠視亞茲迪人遭伊斯蘭國摧殘的處境。(擷取自影片)

伊拉克議員達克希控訴世界漠視亞茲迪人遭伊斯蘭國摧殘的處境。(擷取自影片)

歐洲難民議題在今年升溫,獲得全球關注,歐盟正想方設法解決的同時,在地中海的另一端,伊拉克北部亞茲迪教派信徒(Yazidis)的處境卻沒有獲得應有的重視與協助。

伊拉克唯一一位亞茲迪裔的女性國會議員達克希(Vian Dakhil)控訴,亞茲迪人正遭受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摧殘,甚至發生8歲女童遭性侵的慘劇,但國際社會卻視而不見,不肯伸出援手。

亞茲迪人的惡夢

伊斯蘭國在2014年8月攻進伊拉克北部、亞茲迪教派信徒聚居的村莊克丘(Kocho),命令村民們在5天內改信伊斯蘭教,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之後,不願屈服的亞茲迪人被圍困在辛賈爾山(Mount Sinjar)上,缺水斷糧長達4個月,直到庫德族「自由鬥士」(Peshmerga)和美國為首的聯軍在2014年12月發動空襲,成功救出部分受困的亞茲迪人。

但亞茲迪人的惡夢並未就此終結。

聯軍撤退後,伊斯蘭國仍然佔據伊拉克北部,亞茲迪人繼續遭到迫害。伊斯蘭國決心要滅絕亞茲迪教派,將男性殺害後,把婦女擄到奴隸市場販賣,男童則可能被訓練成娃娃兵。

婦女慘遭IS毒手 最小受害者才8歲

達克希是伊拉克國會裡唯一一位亞茲迪裔議員,她傾盡心力,希望能拯救數千名生活在水火之中的同胞。達克希透過各種管道將自己的聯絡方式交到亞茲迪人手中,她每接起一通電話,都可能聽到來自同胞的絕望呼救。

儘管達克希與一群志工持續協助亞茲迪人,將他們1個個從IS手中救出來,達克希明白,光靠他們的力量遠不足以解決問題。達克希剛在上周救出3名婦女和2名孩童,這些亞茲迪人曾被IS成員毆打、性侵、帶到奴隸市場上兜售。

其中一名2歲的小女孩抓著媽媽不停地問:「姊姊呢?」媽媽沉默不語,不忍心告訴女兒自己的心思:「來不及救出你的姊姊,她今年7歲,我怕…她會被IS成員性侵。」

無數的亞茲迪婦女在IS成員手中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一位婦女向達克希傾訴,自己被「轉賣」5至6次,曾一次遭5名IS成員性侵,在屈辱中咬著牙求生。達克希說,年紀最小的受害者甚至只有8歲。

IS告訴被俘的亞茲迪人:「沒有人在找你們,因為你們汙穢又可恥,根本沒人要,更遑論拯救你們。」

絕望的生存環境令許多亞茲迪婦女對IS的洗腦信以為真,放棄所有對生命的喜悅與盼望,堅信自己再也無法見到家人,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命」。

被世界遺棄的亞茲迪人 「難道我們不配活著嗎?」

達克希控訴,IS去年將亞茲迪人圍困至辛賈爾山時,她哭倒在伊拉克國會上,懇求政府伸出援手,但根本「沒人在乎」,聯軍後來雖然攻克辛賈爾山,亞茲迪人的苦難仍持續至今。

包括聯合國難民署(UNHCR)在內,眾多國際援助組織鮮少關注亞茲迪人的處境。

達克希強調,這是一個大規模的人道主義危機,亞茲迪人正面臨種族滅絕,亟需受到應有的重視與協助,但國際社會選擇別過頭去,對亞茲迪人的苦難視而不見。達克希質問:「難道我們不配活著嗎?」

IS的暴行加上伊拉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漠視、不作為,9成(約50萬人)的亞茲迪人至今仍流離失所,在IS手中過著非人生活,或是好不容易拖著受創的身心逃離魔爪,又得面臨缺乏食物、醫療和住所的惡劣生存條件。

亞茲迪人犯了什麼滔天大罪,活該接受這樣的命運嗎?

達克希說,5000多年來,亞茲迪人只是試圖保有自身獨特的信仰與族群,如今卻面臨種族滅絕,若IS不停止暴行、伊拉克及庫德地區政府繼續認為亞茲迪人連當二等公民都不配、國際社會繼續袖手旁觀、默許這一切發生,那麼,「8歲女童遭性侵」這樣慘絕人寰的悲劇將繼續發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