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非典型陪睡」VS.「非典型歧視」─到底誰歧視女性?

《高雄姐妹力挺韓國瑜之友會》成立,氣氛熱烈。(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姐妹力挺韓國瑜之友會》成立,氣氛熱烈。(新新聞林瑞慶攝).

隨著年底選舉日程逼近,選戰已經逐漸白熱化。然而,比較令人意外的是,擁有龐大行政資源,才執政兩年的民進黨,居然在各地都陷入苦戰,選情越來越不樂觀。這其中當然有韓國瑜異軍突起,帶動藍營整體選情的效果。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民進黨執政的整體表現不佳,以及更嚴重的,自己人往往幫了倒忙。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就是屬於這樣一個老是幫倒忙的典型案例。

說起韓國瑜的民調會大幅提升,據信數月前的高雄淹水和隨後出現的「五千個洞」應該是一個重要的轉折。而在淹水期間選擇到波蘭「拚外交」,之後還穿「長裙」到高雄勘災的邱議瑩,對於民進黨的高雄選情當然不會是加分。然而,民眾對她的負面記憶都還尚未消失時,她又因為語出驚人而再次上了媒體版面。

日前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因為在某校校友組成的Line群組提出所謂的「老婆陪韓睡說」被披露後,因為被質疑扭曲韓國瑜的原意,以及發言不當,因而被迫開記者會說明。沒想到她開記者會的目的,並不是承認自己失言,也沒有要公開道歉,而是要自我辯駁,甚至是攻擊對手。針對記者會的內容以及她個人的態度,如果用她自己的一句話來總結,那就是「我再一次講,在這件事情上,該被譴責的是韓國瑜,不是邱議瑩」。簡言之,被她的扭曲言論所傷的韓國瑜才是加害者,她自己反而是處於弱勢的受害者。

邱議瑩為何自認沒錯?

來邱議瑩也不是第一次出現爭議言行,而且通常也是死不認錯。「宅神」朱學恆就指出邱議瑩有所謂的「議瑩出包標準流程」,分別是「一、我絕對沒錯。二、是對方的錯。三、人家是『女森』怎麼可以霸淩我。」。朱學恆的分析自然有道理,不過他沒有發現的是,在這個流程中,最重要的可能是第三點。因為,這不只是揭露了邱議瑩的心態,更牽涉到這次爭議的核心,那就是到底誰才是在歧視女性。

邱議瑩在記者會說 :「我被獵巫式的攻擊,只因為我是綠的,只因為我叫邱議瑩,只因為你們在網路上討厭我,然後就用這種追殺式的方式來攻擊我嗎?還是因為我是女性,我就該死,被你們這樣攻擊嗎?」她還說 :「我對於韓先生歧視女性、汙衊女性,尤其輕視我們高雄的女性這件事情,我表達我的憤怒、我表達我的不滿」。

如果仔細分析上述這兩段話,就可以發現邱議瑩之所以不願認錯,有兩個很重要的基本前提。首先,她認為她之所以被大家攻擊,不是因為她的言論有錯,而是因為她的女性身分,所以這是刻意的歧視。換言之,她對於她的女性身分很敏感,直覺式的聯繫到她的遭遇。其次,她認為韓國瑜的「陪睡說」是在污辱女性,而她本人則對此感到憤慨。換言之,她可能是一個女權主義者,或至少是一個性別平權的支持者,否則不會如此憤怒。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20180501_五一勞工大遊行,在凱道(凱達格蘭大道),學生代表舉辦幹話頒獎典禮,戲謔政治人物邱議瑩。(陳韡誌攝)
20180501_五一勞工大遊行,在凱道(凱達格蘭大道),學生代表舉辦幹話頒獎典禮,戲謔政治人物邱議瑩。(陳韡誌攝)

的確,女性在台灣是否有受到歧視,性別平權的發展如何,這個都是可以討論的問題。但如果要說邱議瑩是弱勢,或是因為她是女性所以被歧視,這顯然都不符合事實。因為,邱議瑩身為執政黨的立法委員,無論是社經地位也好,還是手上掌握的資源,應該都超過全台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性,實在不像弱勢。另外,邱議瑩的問政風格強悍,經常以爭議言行登上媒體版面,知名度甚至超過其擔任客委會主委的丈夫李永得,以及黨內大部分的男性立委。而且從她屢次當選立委的情況來看,說她因為是女性所以被歧視,實在缺乏說服力。

 另一方面,她對於韓國瑜10月11日當天演講內容的解讀,其實也大有問題。她在群組中說道:「你要你的老婆讓韓國瑜睡一晚,當成是你提供了工作機會之後的報酬嗎?」她在記者會上又再次強調: 「…韓先生在他所謂的姊妹後援會裡頭,不斷的告訴大家,提供了工作機會一千個就親一下,一萬就陪他睡覺,身為女性的我,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言論...」。事實上,邱議瑩在這裡也預設了兩個前提。首先,她是以男性為中心的角度在思考,所以才會這樣設身處地的提醒群組裡的男性校友。其次,在她對「陪睡」的設想中,吃虧或被羞辱的一方,必然是女性。所以邱議瑩才會不斷強調她身為女性覺得受到污辱,無法忍受之類的。

韓國瑜的「非典型陪睡」

且先不論韓國瑜的本意就是玩笑話,也不管這種不合邏輯又荒謬的事情到底有沒有可能發生。事實上,如果從邱議瑩的語意來分析的話,假設某位男性企業家居然能夠把老婆和韓國瑜睡一晚這種事,當成是他花大錢在高雄創造一萬個工作機會之後的報酬的話,這只能證明,他真的非常愛老婆,而且在夫妻關係中,女方應該是非常強勢的一方。而這一切的前提,當然是女方非常欣賞韓國瑜,所以並不會覺得是自己吃虧或受辱。邱議瑩或許可以批評這種想法不道德或甚至荒謬,但實在看不出有歧視女性的意圖。

更何況,韓國瑜當天的聽眾是高雄市的「姊妹挺韓國瑜」成立大會的出席人員,其中也不乏事業有成、資金雄厚的女性企業家。從他面對的聽眾,以及韓國瑜當時的語境來看,他似乎是希望這些女性能夠協助帶動高雄的投資和工作機會,即使要他犧牲色相,「以身相許」、「泡茶聊天一整晚」也都沒關係。即便邱議瑩硬要把這一切都解釋為「陪睡」,但如果是以女性為主體,然後主動要求韓國瑜兌現他的承諾的話,這能算是歧視女性嗎?誰說「陪睡」一定是女性的專利,男性不行嗎?至於她們的老公會怎麼想,撇開道德和法律,如果從比較激進女權主義者的角度來看,這根本不是一個太需要去考慮的問題。

事實上,韓國瑜的這番玩笑話,如果要認真看待的話,其實帶有三重的顛覆效果。這是邱議瑩無法理解,也無法置信的。從常態來看,位高權重男性官員利用權勢之便要求相對弱勢的女性「陪睡」是比較有可能的,而且通常是為了私慾。一般而言,只要聽到「陪睡」二字,大部分人想到的應該也是相對弱勢的女性之於強勢男性這樣的場景。但韓國瑜卻聲稱只要任何人達到他要求的投資標準,他這個男性官員就願意來「陪睡」,而且居然還是為了公共利益。這當然在階級、性別和道德上同時顛覆了一般人對「陪睡」的認知。總之,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在韓國瑜的「陪睡說」中,女性都是相對強勢、主動,具有主體性的一方,而且還伴隨著更崇高目的的完成,這實在很難與歧視女性、污辱女性扯上邊。對於韓國瑜這種「非典型陪睡」的主張,也難怪邱議瑩會聽不懂,產生誤會,甚至是扭曲原意了。

高雄市婦女會舉行記者會,批邱議瑩斷章取義、刻意抹黑韓國瑜,要求她公開道歉。(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婦女會舉行記者會,批邱議瑩斷章取義、刻意抹黑韓國瑜,要求她公開道歉。(圖/徐炳文攝)

這當然不能完全怪罪邱議瑩,畢竟他所能觸及的民進黨同志,無論是召妓的、和助理發生關係的、言語騷擾他黨女性參選人的、甚至是家暴的,幾乎都是男對女、上對下,而且都是為了一己之私,毫無道德高度。而民進黨婦女部和女性政治人物每次面對這種事情,幾乎都是默不作聲。長久下來,這個黨的道德意識和性別平權意識也就無法提升,甚至是下降。邱議瑩生活在這種政治環境下,自然也認為韓國瑜和他所認知的民進黨男性政治人物一樣,都只是想要佔女性便宜而已。她的認知能力有限導致認知錯誤,從這個意義上講,也算是非戰之罪。

邱議瑩的「非典型歧視」

不過,如果進一步來看,明明都處在同樣的政治環境下,為何民進黨其他的女性立委不會出現像她這樣的言論呢? 更深層的原因,恐怕還是與邱議瑩本身的性別平權意識不足,而且可能在潛意識裡就歧視女性有關。如果整理一下邱議瑩過去的爭議事件,就會發現她被爆出曾在去年勞基法修法期間,和國民黨立委陳宜民發生衝突時,回擊道 :「陳小姐不要亂講話」。既然是發生衝突,自然具有負面意涵。由於陳宜民的形象溫文儒雅,講話語氣又略有陰性氣質,就與他身為男性被認為應該具有的陽剛氣質形成反差。這句話顯然是衝著這點而來,拿陳宜民的陰性氣質開玩笑,甚至是羞辱他。然而,對於一個有基本性別平權意識的人而言,並不會認為生理男性展現陰性氣質有什麼大不了的,甚至如果當天在現場聽到這句話,可能還會暴怒。邱議瑩情急之下講出這句話,雖然之後有向陳宜民道歉,但她真正的性別平等意識如何,大概也可略窺一二。

另一方面,或許在當今的台灣社會,對於女性可能還存在一些個別甚至是系統性的歧視,這點當然不能否認。但對於一個勇於負責,自信和自尊的女性而言,是不會在遭到壓力和批評的第一時間,就把自己的女性身分聯繫起來,更不會用自己的女性身分來當成擋箭牌迴避質疑。邱議瑩身為執政黨的立委,位高權重不說,更有被監督和回應民眾質疑的責任。但她卻在第一時間認為她之所以會被攻擊,是因為她的女性身分,而不是長久以來的言行失當。這代表她對自己的女性身分沒有信心,所以才會如此敏感,直覺式的就認定別人是在歧視她。與其說攻擊她的人在歧視女性,不如說是邱議瑩在自我歧視。與其說韓國瑜的「陪睡說」是在歧視女性,不如說是邱議瑩自己就歧視女性,所以才會以男性的視角想當然爾的認定只有女性才能「陪睡」,並認為韓國瑜是在歧視女性。另一方面,邱議瑩以女性身分作為擋箭牌迴避質疑,其實是一種不負責任和拋棄自尊的作法。像她這樣的作法,到底是在捍衛女權,還是會造成社會對女性的偏見,進而加深對女性的歧視,這可能也是她根本沒想過的問題。換言之,邱議瑩宣稱自己因為身為女性而受害,其實是在消費女性而已,而且還傷害女性。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在Line群組傳「投韓國瑜老婆陪睡」。(翻攝葉毓蘭臉書)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在Line群組傳「投韓國瑜老婆陪睡」。(翻攝葉毓蘭臉書)

事實上,邱議瑩關於這件事的言行,如果要認真看待的話,其實也有三重的顛覆效果,只不過是負面的。首先,她身為執政黨的立委,卻宣稱自己處於弱勢而遭到歧視。明明是她自己先扭曲韓國瑜的原意,到處攻擊別人,現在卻說自己遭到霸凌。其次,她身為女性,同時也自認為是在捍衛女權,但實際上卻缺乏性別平等意識,甚至在潛意識裡還歧視女性。最後,邱議瑩認為高雄招商不需要用「陪睡」來完成,但她身為執政黨立委,卻沒有提出對高雄招商的正面論述。她在Line群組和公開場合散播被扭曲的言論,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卻不認錯,這一切都和她身為立委應該具有的高度不符。一般而言,社經地位相對低的人,比較容易認為自己處於弱勢而被他人歧視。而普遍來講,男性相對於女性而言,可能比較不具性別平權意識,也比較容易歧視女性。從公眾的角度來看,大部分民眾對於政治人物會有比較高的道德期待,希望能夠做社會的表率,帶來正面影響。如此看來,邱議瑩同樣也是從階級、性別和道德上同時顛覆了一般人對「歧視」的認知,姑且可以稱之為「非典型歧視」。由於邱議瑩對於大眾認知的顛覆程度是如此的強烈,她挑戰台灣社會的道德底線是如此的徹底,也難怪群情激憤,要去她臉書專業瘋狂的留言和「獵巫」了。光憑這一點,邱議瑩被攻擊,其實並不冤枉。

兩種「非典型」的異同

韓國瑜的「陪睡說」,即便是玩笑話,但是否恰當,的確是可以被檢討。但是否構成歧視女性的言論,應該還是要以聽眾的感受和當時的語境來做考量。邱議瑩應該思考的是,為何韓國瑜公然宣揚「陪睡」,卻引發聽眾的好感。而她宣稱自己遭到「歧視」,不但不被同情,反而引發惡感?事實上,雖然他們各自的言論造成了極為不同的效果,但根本的原因是一樣的,就是他們的言論在一定程度上都顛覆了大眾對既有概念的認知。所造成的反差,當然引發強烈的回應。只是一個是正面的,另一是負面的。

其實,韓國瑜的「非典型陪睡」和邱議瑩的「非典型歧視」,正好是這場選戰的縮影,雙方的異同都在於「非典型」這三個字。韓國瑜之所以異軍突起,氣勢扶搖直上,正是因為他顛覆了以往大眾對國民黨的認知,他被認為是一個「非典型」的國民黨政治人物,所以他帶來好感,民眾感到新鮮,願意認真聽他講話和表達支持。而邱議瑩之所以被討厭,民進黨的選情之所以每況愈下,正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持續墮落,把自己變成「非典型」的民進黨,不但顛覆了以往大眾對民進黨的認知,甚至連他們自己的支持者都快要認不得了。這也難怪邱議瑩和民進黨的言行總是帶來惡感,民眾感到厭煩,連他們自己人也不好意思相挺,甚至是老黨員都看不下去,要紛紛「叛逃」了。

*作者為自由業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