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韓贏陳輸真的嗎?高雄市長選舉的戰場實況

2018-10-31 06:50

? 人氣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於鳳山舉行造勢大會人潮爆量,不一定保證選舉能勝出。(新新聞柯承惠攝)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於鳳山舉行造勢大會人潮爆量,不一定保證選舉能勝出。(新新聞柯承惠攝)

高雄市長選戰如火如荼,韓國瑜在空戰搶到優勢,陳其邁於是做了一次大動員,展現陸戰實力,韓國瑜卻又做了一次人數更多的造勢。民調數字/網路聲量/動員場面就代表了選戰勝負嗎?是,卻又不盡然。那麼,選舉的戰場實況到底如何?

我們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選戰的戰場有兩個,一個戰場在選民的腦袋裡,另一個戰場在投票箱裡。文宣的作用是說服選民「為什麼要投票給我」,而催票入櫃則是落實說服成果的工作。

催票,其實也有「說服」的成分,而其重點在於,催票不能以冰冷的文字、圖片、影片……去完成,必須人對人去完成(不一定需要真人面對面,透過載具做面對面/聲音對聲音的第二類溝通也是),而民調/網路聲量分析是監看「腦內戰場」成果的工具,動員場面則是另一種「說服」手段。

《孫子兵法‧九地》: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嚮導者,不能得地利。……王霸之兵伐大國,則其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

前一段的文意是:孫武當時是春秋後期,諸侯之間分分合合,如果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分合關係,就沒有辦法孤立敵人,從而製造有利我方的條件;同時還要瞭解地形、要運用嚮導(道理無須贅述)。用在選戰則是,如果不瞭解高雄市的各個派系/社團/利益集團之間的錯綜複雜關係,(韓國瑜這個客軍)就根本施展不開——那正是韓國瑜在中秋節之前的情況。

後一段的文意是:王霸之軍要討伐一個大國,先決條件是不能讓該國的兵眾順利聚集,同時展現威力讓它的與國不敢配合。這裡有個觀念要說明:春秋時,周王室衰微,國際秩序賴霸主維持(如齊桓公等五霸),霸主也多以「尊王攘夷/濟弱扶傾」為號召,所以,王道是天下人期望的,而霸道同樣也是受到天下人肯定的,春秋時的霸道跟戰國七雄以滅人之國為目標,有著完全相反的差異。

套用到高雄市長選舉戰情,韓國瑜在空戰成功,取得「制空權」以後,很重要的是讓陳其邁陣營「其眾不得聚」,並且使得「泛非國民黨」(以前都西瓜靠大邊跟民進黨結合)有足夠勇氣公開表態,而鳳山那一場造勢肯定有「使其交不得合」的效果。

這又跟《孫子兵法‧謀攻》: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中的「伐交」相呼應,也就是在外交戰場上折衝樽俎。套用在選戰,陳其邁陣營的核心是陳哲男的老班底,往外擴大一圈是陳水扁領導的喜樂島聯盟,然後才是民進黨的10立委與各自所屬派系在高雄市的網絡,這一層已經因初選時殺到見骨而離心離德,再往外是傳統支持民進黨的社運團體/社會團體,乃至散在每一個角落的民進黨支持者。韓國瑜聲勢高漲以後,上述最外一層已經明顯游離甚至轉向,稍進一層則趁機袖手看好戲(原本以為他會當選,不敢得罪,現在膽子大了),亦即已經達到「使其交不得合」的效果。如果韓國瑜能更維持如此「威加於敵」聲勢,最後的催票入櫃階段原本是陳其邁的強項,就會大打折扣,而韓國瑜這一部份原本輸很多,就能稍減劣勢。

這是高雄市長選舉的戰場實況,提供讀者從「看熱鬧」進入「看門道」,並以之觀察往後發展。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為《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六。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