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專文:金庸就是令我上癮的書毒

2018-10-31 05:50

? 人氣

金庸橫空出世,改寫了武俠小說。(新華網)

金庸橫空出世,改寫了武俠小說。(新華網)

下午上完課,離開課室,便得悉金庸先生走了。心裡有說不出的惆悵,不自禁想起年少時讀金庸小說的許多片段。我算是大陸第一代讀金庸小說的人,說他是我的人生啟蒙者也不為過。曾經寫過這樣一篇文字,現貼上來,紀念查先生,也紀念那段美好的讀書時光。金庸先生,謝謝。

閱讀的月色

我甚麼時候第一次讀《小王子》,已經記憶模糊,但最早也是高中時期,而且沒有給我留下甚麼印象。上到大學,我開始讀第二次,印象依然一般,只對書中某些段落有感覺,但基本上讀不懂。三十多歲時,回到大學教書,因為參與某次校園保育行動,觸發我再一次捧起《小王子》,終於能夠讀出一點共鳴,但仍然談不上對全書有任何整體的把握。

過去大半年,由於寫作和做講座的關係,我將全書反反覆覆讀了無數遍,甚至比較過不同譯本,雖然仍有困惑,感受卻和以前大有不同。在字裏行間,我開始能夠代入小王子、玫瑰和狐狸的位置去體察他們的心情,明白作者聖修伯里的用心,甚至在深夜隱隱聆聽到書中傳來的嘆息。

這一段閱讀之路,我走了差不多三十年。

我年輕的時候讀不懂《小王子》,正常不過,因為我那時根本沒有足夠的人生閱歷和哲學修為幫助我進入這本書。一個人與一本書的相遇,需要情感和知識的準備。而由於每個人的成長經歷不一樣,因此也就沒有所謂一張人人適用的書單,要求所有人必須跟著讀。一本書偉不偉大,和一本書能否在某個階段進入你的世界並因而點亮你的人生,是兩回事,而後者才是閱讀的樂趣所在。

我的這點讀書體會,和我的少年讀書時光有關。

經典童書《小王子》是是擁有最多讀者和譯本的法語小說(Wikipedia/Public Domain)
經典童書《小王子》是是擁有最多讀者和譯本的法語小說(Wikipedia/Public Domain)

我在大陸農村出生,在偏遠小鎮長大。我開始愛上看書,大約在小學一、二年級。最初看的是連環圖,有點像現在的漫畫,也稱小人書。第一本教我著迷的,是《三國演義》,而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偶像,是百萬軍中救阿斗的常山趙子龍。

那時家裏窮,想看書,就只能到街邊的小書攤。書攤老闆也隨意,用長繩將兩棵樹連起,然後將連環圖一本一本掛上去,有二三百本之多,讀者想看哪本取那本。租金是一本兩分錢,但不能借走,必須坐在樹下小板櫈看。夏天天氣炎熱,蚊多,街上灰塵撲面,但很奇怪,只要一書在手,我就可以立刻將外面的世界忘個一乾二淨,完全沉醉於刀光劍影的故事裏。

我讀的這些小人書,大部份是神話和歷史故事。到了三、四年級,識字多了,不再滿足於連環圖,遂開始找大人書來讀,例如《封神榜》、《西遊記》和《水滸傳》等。我特別喜歡《封神榜》,尤其書中那位會遁地術的土行孫,最最教我驚嘆。印象中,《聊齋誌異》、《七俠五義》、《隋唐演義》、《楊家將》、《大明英烈傳》等,都是那時候的至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