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波瀾壯闊的波蘭民運史上柯文哲沒聽到的故事

2018-10-31 06:4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婦聯會主委雷倩對談,反對追殺式的轉型正義。(讀者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婦聯會主委雷倩對談,反對追殺式的轉型正義。(讀者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引述他今年1月訪歐時,會見了波蘭民運領袖也是前總統華勒沙。他問華勒沙對轉型正義的看法,柯認為或許華勒沙的概念可作為參考。「他說轉型正義,第一是解決現在的問題,第二是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才是追究後續責任,如果把順序倒過來,那就搞不完」,因此他當著婦聯會現在的主委雷倩的面,反對當局追殺婦聯會的態度。結果被獨派人士與覺醒青年罵翻,被打為國民黨的同路人。

就已經沒幾個人可用,選前事事捉襟見肘的時代力量,馬上就因為友柯反柯的問題開始劇烈內鬨,全體議員候選人現在必須人人表態才能過關。在柯文哲沒有成立政黨,時代力量沒有縣市長候選人,雙方可以一拍即合。一道奇特的風景是,「學姊」黃瀞瑩等柯營幹部最近竟日密集參加各台北市議員候選人的活動,宣稱「支持年輕世代的候選人」,在其中拉出自己人馬的用意十分明顯。其中前太陽花領袖,在黨產會當過助理的北市某議員候選人,雖在公車廣告宣稱自己「專治車輪黨」,但是在公開場合緊貼著柯。這立刻惹惱了該黨另一直轄市黨部的主委,宣稱要支持理念相近的同選區另一候選人,時代力量會被柯文哲裂解嗎?就這麼點資源也可以鬧成這樣,現在還不知道該黨要如何收場。

20180901-時代力量北市士林北投議員參選人黃郁芬1日舉行競辦開幕茶會,「學姊」黃瀞瑩到場力挺。(方炳超攝)
時代力量北市士林北投議員參選人黃郁芬9月舉行競辦開幕茶會,「學姊」黃瀞瑩到場力挺。(方炳超攝)

「誰掌握現在誰就掌握過去,誰掌握過去誰就掌握未來。」二戰後西方世界最重要的政治預言作品,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在曠世名作《1984》中的這句名言,解釋這場茶壺內風暴還是足足有餘。

在橫貫整個1980年代,波瀾壯闊的最後引發整場蘇東巨變的波蘭民運當中,華勒沙到底遇到甚麼事情?才會讓他說出這番話?

1980年8月31日波蘭獨立自治工會「團結工聯」,在波羅的海畔的格但斯克列寧造船廠(今格但斯克造船廠)成立,由萊赫·華勒沙所領導,也是華沙公約組織國中第一個非共產黨控制的工會組織。團結工聯主張非暴力的反抗模式。1980年代,它將波蘭國內的天主教徒及反共左翼人士組織結合,成為了一股強大的反共黨專制統治的社會運動。

波蘭共產黨政府的反應是實施戒嚴,隨後展開政治迫害,但是真的鎮壓的力度卻十分微弱。許多團結工聯的成員被捕以後,只被關上6-8周就放出來,鮮少有人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後來鄧小平的名言殺多少人換幾年穩定,在波蘭聞所未聞。

因為這時共產黨本身角色十分微妙,最高領導人波共總書記賈魯塞斯基,自己年輕時有一段非常坎坷的過去。16歲那年,他家國均遭逢巨變,蘇德兩國狼狽為奸瓜分波蘭,出身天主教信仰虔誠家庭的賈魯塞斯基一家,被放逐到西伯利亞的北極圈內。因為環境惡劣,他的父親病逝於此。賈魯塞斯基日後在公開場合經常戴著墨鏡,就是因為當年在西伯利亞的勞改營中深受雪盲之苦,視力受到永久的傷害。

歷劫餘生的賈魯塞斯基後來抓住二戰後期蘇聯大反攻的時機,從蘇聯軍校畢業後,進入莫斯科當局扶植的波蘭軍隊,與紅軍並肩作戰,反擊納粹德軍。在戰場上他曾經多次負傷,但也因作戰英勇而獲頒多枚勛章,用鮮血洗刷自己黑五類的出身。戰後他深受蘇聯信任,一路被提拔為共產波蘭的最高領袖。

共產波蘭最後一位統治者賈魯塞斯基(美聯社)
共產波蘭最後一位統治者賈魯塞斯基(美聯社)

現在看起來,賈魯塞斯基對莫斯科心中的真實看法,到底忠貞効順還是痛恨畏懼,恐怕十分複雜。誰能忘記殺死了自己父親,而且還把自己的身體弄成這樣的仇人呢?當了波蘭政府最高領袖之後的賈魯塞斯基,始終無意堅決按照克里姆林宮的旨意,把自己的同胞向死裡整。

團結工聯成立後,波共展開這些所謂政治迫害,跟亞洲共產黨整肅異己時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相比,都十分小兒科。這是團結工聯安然度過1980年代初政治風暴,堅持到冷戰結束的重要原因。

團結工聯與華勒沙第二位生命中的貴人,是1978年擔任天主教教宗的若望·保祿二世,他剛好也是波蘭人。這位也親身經歷過二戰期間與冷戰前後,波蘭悲苦命運的宗教領袖,從無忌諱發表他對世俗政治的看法。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強烈反對共產主義,大力支持與蘇東共產黨政權抗爭的人們,如波蘭的團結工會運動。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曾說過,沒有教宗鐵幕不會倒下。

1981年,教宗在聖彼得廣場演講時遇刺,但是僥倖未遇難。有非常多人認為,是蘇聯派人來謀殺他。2006年3月2日,義大利國會下屬負責調查冷戰機密的委員會認定,前蘇聯操縱謀刺若望·保祿二世,並向媒體公布了其最終調查報告。該委員會指出,前蘇聯當局之所以要剷除若望·保祿二世,是因為他當時所宣傳的思想對蘇聯集體主義意識形態構成威脅,目的是為了保持《華沙公約》國家(特別是波蘭)的穩定,特別是團結工聯被共產黨鎮壓取締以後。

因為當時天主教傳統深厚的波蘭人普遍相信,教宗既然是自己人,不管發生甚麼事情,他一定會請聖母瑪利亞向天父求情,祝福波蘭,因此波蘭人民的反共抗爭受到極大鼓舞。不信天主教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是無稽之談,但是對照後來事實發展,似乎又有幾分道理。

1998年,菲德爾・卡斯楚(左)在古巴的馬蒂國際機場迎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AP)
1998年,菲德爾・卡斯楚(左)在古巴的馬蒂國際機場迎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AP)

1982年,波共鐵腕鎮壓團結工聯反政府運動的次年,蘇共最後一位鷹派領袖,對外侵略擴張,對內保守獨裁的布里茲涅夫去世。接下來兩位領袖安德洛波夫與契爾年柯都是來克里姆林宮養老的,不但老邁年高,而且健康都還很不好。任內基本上都無所作為,都是位子還沒坐熱,就被天父收去了。此時蘇聯國內局勢進一步惡化,當然更不可能再去考慮怎麼鎮壓東歐各附庸國的民運。這也使蘇共中央痛下決心,要從年富力強的黨幹部中挑選下一代的接班人。

1985年,天父送給波蘭、東歐、德國,乃至於全世界的最珍貴禮物翩然降臨。原本主管農業的政治局委員,年僅54歲的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巴契夫當選蘇共總書記。他很想有一番作為,但是害怕國家統計部門弄虛造假。於是年輕時曾在KGB工作的戈巴契夫,就命KGB秘密調查蘇聯政府與社會的整體情況,結果令他大吃一驚。KGB的報告顯示蘇聯的財政即將破產,經濟瀕臨崩潰!蘇聯不但將無力繼續與美國進行冷戰,光是身旁這支裝備還相當原始的阿富汗反抗軍,就要令蘇軍兵疲馬困了!

在久達40年的冷戰對峙歲月中,蘇聯長時間以美國1/3-1/5的綜合國力,撐起高達美國3-5倍的軍力規模。這使蘇聯經濟流血太多,受傷太重。當然導致蘇聯物資匱乏,民生凋蔽。兒少時傳說曾秘密受洗的戈巴契夫,縱然三頭六臂也難為無米之炊,他只有選擇對外妥協和解,對內政治轉型。在這種情況下自顧不瑕的莫斯科,當然更不可能要求鎮壓東歐衛星國的民主運動,而必須多交朋友。終於到了波瀾壯闊的1989年,始終在民間社會堅持著的團結工聯抗爭之火,推動波蘭成為蘇東集團第一張倒下的骨牌。

這就是也是虔誠天主教徒的華勒沙,會勸柯文哲對過去不要那麼執著的原因,他知道他自己什麼也作不到,他與他的國家都是一路靠著天主的佑護過來的。否則只要一個賈魯塞斯基當年有意要對他痛下殺手,他早就見天主去了!而既然共產黨的幹部當年也沒有要除掉他,華勒沙掌權後反而對他們一路追殺,這說的過去嗎?

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標誌著的愛與寬恕精神,全民篤信天主教的波蘭,民主化與轉型正義是服膺於懺悔和解重生的原則,使整個國家沐浴於天主的光輝下,華勒沙也可以跟從前迫害過他的共黨幹部共事。相形之下也是因為冷戰結束而民主化30年的台灣,則繼續秉持傳統的民間靈魂信仰,轉型正義是以冤魂索命復仇的觀點發展出去。以至於現在在台灣高呼轉型正義的潮流中頭面人物,幾乎個個長著林投姊陳守娘的面孔,七孔流血伸著長舌,滿天飛舞著驚嚇台灣人民。

這兩條道路到底該如何發展與選擇,這或許是在那個華勒沙沒有全部講完的波蘭歷史故事中,台灣人民最應該深思的。

*作者為台大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