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928民進黨沒黨慶,教師節台大沒校長

2018-09-28 06:20

? 人氣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總統民調又創新低,選舉在即,黨慶活動不辦了。(陳明仁攝)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總統民調又創新低,選舉在即,黨慶活動不辦了。(陳明仁攝)

兩年前,民進黨三十周年黨慶活動,因為颱風取消;兩年後,三十二周年黨慶「沒有要辦」,因為全黨投入選舉,拉不出人力;選情比預想緊張許多,蔡英文總統民調聲望跌到新低,無喜可言,黨慶討駡不如不辦。問題是:為什麼重返執政的民進黨,竟疲態盡現以至難以挽回?這一切,早有警示,為什麼民進黨視而不見?蔡英文聽而不聞?甚且變本加厲?

杭之:民進黨要命的自負,不肯認錯

兩年前,民進黨創黨老人、前輩政論家杭之,感慨媒體批評〈民進黨三十而法西斯〉,寫下〈30歲的民進黨氣力衰退了嗎?〉講了兩件「小事」,一是民進黨前秘書長王拓告別式,疏忽了通知文學界故舊,遭致批評,民進黨的反應是黨與家屬有分工,言下之意,這是家屬的疏忽而非民進黨的錯;一是陸客團火燒車,罹難陸客未獲總統輓聯,遭致非難,總統府的回應是,陸客沒來要,白話文就是總統府照章行事,沒有錯!杭之因此感嘆,承認疏失檢討改進,應該沒有人認為不可原諒,但民進黨却有著不認錯的「要命的自負」。

兩年後,杭之筆下肯認錯的民進黨,改變了嗎?

在杭之落筆前,政論家范疇也寫下〈小英若不暴怒,後果可能是亡黨亡國〉,言之極為嚴重,所述或許在民進黨眼中也是司空見慣之「小事」,不過是一名立委在預算審查前夕,要求該機關某名所屬「閉嘴」,否則盡刪其預算!范疇認為此事不可小覷,因為立委「幫派治國的行徑」,只會把國家往死裡逼。

民進黨黨慶、蔡英文、陳菊、鄭文燦、林佳龍。(蔡耀徵攝)
2015年的民進黨尚未勝選執政,但黨慶聲勢正旺,三年之後却低迷不已。圖為蔡英文、陳菊、鄭文燦、林佳龍。(蔡耀徵攝)

范疇:幫派治國,把台灣往死裡逼

兩年後,民進黨「幫派治國」的行徑可曾稍見收斂?在中央有獨立機關政務官自比東廠,甘做選戰攻擊政敵的工具(促轉會);在地方也有政務官飆駡下屬,施壓要求公務員協助選舉(屏東縣);監察院有自傲於只辦藍不綠的監委,駐外館就能安插政治任命的諮議,領外派的薪給,這有什麼特殊?民進黨顯然非常自信台灣人是健忘的,不會記得兩年多前就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舉安排所謂的「政治幕僚」,全面進駐各部會,外交部的政治幕僚到底能做什麼事?做不了事有駐外代表帶出國,能不歡天喜地送出去嗎?而外交部之外的「政治幕僚群」今安在?到底發揮了什麼功能?值得民進黨透過人事任命破口的縫隙,塞進這麼多政治(機要)任命之人?

與民進黨「分手」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在黨慶成立前夕接受訪問,大嘆蔡政府用了太多「官派人員」(政治任用),把國家搞得亂七八糟,她建議多用考試上來的文官,並維持行政中立。呂秀蓮之言,可能讓現在執政的民進黨哭笑不得,但反應了一個事實:第一次執政的扁政府,即使有政治任命,可沒像第二次執政的蔡政府舖天蓋地到處塞自己人,不少文官在扁政府時期轉而為民進黨所用,包括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差一點都成為綠營鎖定的「選將」,侯友宜當年的婉拒,只有一個原因:警察,應該是中立的

前副總統呂秀蓮,20180806-出席前副總統呂秀蓮舉行「1124過後:台灣新政局素描」記者會。(陳明仁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批評蔡英文政府用了太多政治任命的人,把國家搞得亂七八糟。(陳明仁攝)

民進黨的道理有兩套標準,逆我者為非

照民進黨的說法,「黨國教育」下的侯友宜,理當是國民黨員,他曾經是,但自警校出門就失聯,直到成為新北市副市長之後,警察中立、行政中立、軍隊國家化都是民進黨自黨外時期就推動的理念,侯友宜信而行之,到現在即使他掛著藍袍選市長,也不多刁擾國民黨,但是,他對民進黨從黨外以來的信賴或尊敬,或許從這次選舉的親身體驗就要打了大折扣,民進黨自己把朋友硬生生打成了敵人。

侯友宜終究還是扛著國民黨的旗子,柯文哲能從民進黨禮讓的「友軍」轉身成為民進黨除之而後快的「敵人」,又是為什麼?兩岸一家親?還是「民調高而震主」?若為前者,兩年四個月下來,邦交國掉到十七國,從砍春節班機、嚴審彼黨政軍職來台(其實,依現行辦法不准就不准了,年初上海台主辦主任就拒絕入境)、申請中國大陸居住證者要限制公民權,中間還抓了「共諜」(周弘旭),到違法中資查罰二千五百萬(依現行法違法中資根本來不了,准不了),五星旗寺廟當然打掉,能助長幾個百分點的民調支持度(民心)?每一招傷的都不是彼岸,而是自己人─不被民進黨認可的台灣人。有道理嗎?

道理,這兩個字,彷彿不存在蔡英文的字典裡。台灣民意基金會持續兩年多做的民調,蔡英文的不滿意度創下新高,基本難以逆轉;而根據「網路溫度計」的大數據分析,造成蔡英文民調重創的幾大事件:斷交─特別是斷交還駡在野黨、促轉會淪為民進黨打手、颱風襲日駐日代表謝長廷惹議─又是不顧旅客開駡國民黨、還有九個月無法定案的台大校長案!

國民黨新北市長侯友宜曾是民進黨鎖定的「選將」,改披藍袍,就成了民進黨「除垢」的指標(而且目前為止是唯一)人物。(侯友宜競選辦公室)
國民黨新北市長侯友宜曾是民進黨鎖定的「選將」,改披藍袍,就成了民進黨「除垢」的指標(而且目前為止是唯一)人物。(侯友宜競選辦公室)

正義是民進黨的胭脂,塗之以媚人

這些關鍵事件,蔡英文能避免嗎?兩岸政策朝野或有不同,蔡英文可以不同但要拿得出不同的辦法,拿不出而駡國民黨,自然沒道理!謝長廷能不能駡國民黨?可以!但外交不分藍綠,駐日代表不是民進黨主席、秘書長或任何黨職,駡國民黨當然非(包括日本的)駐外使節的職分!

促轉會做為轉型正義追索歷史真相的獨立機關,依法規定超出政黨,當然不能成為政黨選戰的打手,自甘東廠的副主委張天欽以下一干人等全部離職或歸建,再追究也沒什麼意思,但不能不提醒促轉會一缸子政治任命不知公職為何物的委員、研究員們,定義張天欽召集的兩次會為「非正式會議」,就是沒道理!哪一個公務機關上班時間可以召開所謂的「非正式會議」,一個號稱轉型正義的機關可以「正式會議」談正義,「非正式會議」當打手嗎?正義豈非成了民進黨的胭脂,塗之以媚人?

張天欽對民進黨年底選情造成難以估計的傷害。(柯承惠攝)
張天欽自比東廠而去職,但促轉會定義他在上班時間於機關內召開的兩次會議為「非正式會議」却是莫名其妙。(柯承惠攝)

蔡英文站上權力的高峰,把民主台灣踩到了最低

再說九個月都終結不了的「拔管案」,民進黨或許認為拖久了就冷了就疲了就淡忘了,錯!台大一日無校長,就沒有人會忘記蔡英文政府是如何粗暴的干預大學自主!教育部三任部長無法解開這個死結,問題當然不只在教育部!教育部至少還以「正式會議拔管」,不若促轉會以「非正式會議打侯」,但有一點如出一轍:視法為無物!跨部會拔管會議的兩任教育部長潘文忠與吳茂昆去職,但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如今是花蓮縣代縣長,不論民進黨政府是用什麼思考竟會破天荒地讓檢察官代理縣長,有一點可確信,蔡碧仲必然震懾縣府行政資源不得介入選舉,這一點都沒有錯,那麼民進黨可曾自問:為什麼屏東縣長潘孟安會認為他的觀傳局長可以飆駡施壓公務員協助選舉(雖然該局長已經自請辭職)?

道理,在民進黨心目中,永遠有兩套標準,當民進黨理直氣壯自認正義唯我獨對的時刻,就是民心最厭惡民進黨的時候,因為民進黨把大多數人都畫到了「敵人」這一方,蔡英文民調能不低嗎?這是一個沒有黨慶的九二八,提醒民進黨,黨慶,是一黨之慶,非為全民之喜;九二八,也是「全國」的教師節,除了修課綱改中國為東亞史,改譯名拔掉居禮的「夫人」,這個政府可曾想過高教困境該如何解?連一個台大校長都咬死硬奪、視為囊中物的政府,對「大學」還能有什麼高遠的想像?

兩年四個月過去了,蔡英文、蔡政府的民調難有起色,不要認為這一切會隨著兩個月後的選舉結束而告一段落,這些都將是蔡英文的暗黑印記─她站在了權力的最高峰,却把三十年的民主台灣踩到了最低點!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