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遭恐嚇!蔡筱穎:遭到惡意檢舉、恐嚇長達十數年

2015-06-25 18:20

? 人氣

對於遭檢舉涉及恐嚇,蔡筱穎(右)接受採訪時表示,她才是遭到恐嚇威脅的人,而且噩夢長達十數年未曾終止。(取自文化部網站)

對於遭檢舉涉及恐嚇,蔡筱穎(右)接受採訪時表示,她才是遭到恐嚇威脅的人,而且噩夢長達十數年未曾終止。(取自文化部網站)

文化部派駐法國的巴文中心主任蔡筱穎遭到檢舉,指稱與旅法僑商合夥投資有財務糾紛,僑商指控蔡涉及恐嚇、詐欺,該案並已函請調查局調查。蔡筱穎接受採訪時嚴正表示,她從一介記者到出任公務員,根本沒有投資經商的財力;事實上,她才是遭到恐嚇威脅的人,而且噩夢長達十數年未曾終止,若能經過第三方調查讓事情水落石出,她樂觀其成,而且希望愈快愈好,這樣的惡意騷擾不能縱容。

據了解,有關蔡筱穎的檢舉函,從她出任巴文中心主任就從未停止,檢舉函也曾送進監察院。龍應台擔任文化部長時,蔡筱穎就曾經有完整的報告給文化部。

噩夢延續17年 從廖正豪、程泉鬥爭就開始

該案牽涉到17年前調查局代理局長程泉所涉之性侵案,蔡筱穎當時擔任《自由時報》駐法特約撰述,當年法務部派出3位檢察官赴法調查,因為當事人說詞反覆而無功而返。調查報告確認程泉行為「失檢」但未達「非禮」,但該案卻一轉而為當時的法務部長廖正豪與調查局長程泉的鬥爭,當時的行政院長蕭萬長快刀斬亂麻表示2人均不適任,遂一次予以撤換。

蔡筱穎在報告中說明,沒想到從此就是她噩夢的開始,連續2個月接獲該案相關人士的電話騷擾,從凌晨3點到深夜12時不間斷的反覆撥打,讓她身心俱疲,也讓家人心生恐懼,同樣的事也發生在同在巴黎採訪的2位媒體同業身上。蔡筱穎表示,她儘管不斷更換電話,但因為記者身分,該名人士仍可輕易取得她的電話繼續騷擾;2000年,她轉職到《中國時報》,該名人士甚至打電話到報社,揚言要求將她辭退;除了電話騷擾,也不斷寄發黑函,還散發她的電話;同樣的,她轉職到中央社之後,類似情況也一再發生,反覆收到檢舉的單位還有當時的新聞局和現在的文化部,迄今未斷。

蔡筱穎報告中表示,她不堪所擾,也擔心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因此在2000年到2008年間,多次向法國警察局報案,法國警方雖查出騷擾電話的發話端來自不同的公共電話亭,但卻坦言沒有人力幫她抓到犯案凶嫌。2008年11月間,得知在法國外交部擔任翻譯的一位中國人士也遭到類似騷擾,因此在先生支持下,與這位受害者一起採取法律途徑,向法國法院提起控告,歷經一審二審三審,法官都判該名人士6個月的監外執刑。

蔡筱穎在2009年調回台北,訴訟過程並未參與,均透過外館告知。未料,2012年她調回巴黎後,噩夢卻又開始了。迄今十多年,她甚至不知這個一再威脅她的人長得是什麼樣子。

「不能讓惡意報復者一再得逞」

蔡筱穎受訪時表示,此人行徑不論是僑界或外館都知悉,她完全支持調查清楚。最重要的,調查要能保護遭到無妄之災的無辜者,不能再讓惡意報復的人一再得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