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佈局俄羅斯互聯網企業的邏輯

2015-06-25 05:40

? 人氣

YANDEX不容小覷。

YANDEX不容小覷。

經過十五年的「勵精圖治」,俄羅斯總統普丁已經重新在俄羅斯建立了一個由他個人大權獨攬的統治體系。所有重要的壟斷性資源與產業,例如能源、軍工、金融與媒體業,不是由國家牢牢掌控,就是由親信或其外圍把持。偏偏互聯網仍然是民營企業主導,對照起普丁的統治風格,不禁令人納悶:在冰封千里的俄羅斯,互聯網「小陽春」究竟能維持多久?

關注俄羅斯股市的投資人都知道,互聯網是俄羅斯的朝陽產業:俄羅斯是擁有一億四千多萬人口的工業先進國,若再加計烏克蘭、白俄羅斯、其他獨聯體會員國與最近兼併回來的克里米亞,總人口接近二億八千萬人,幾乎是美國的規模。這麼大的一個新興市場,互聯網普及率與人均GDP仍然偏低。俄羅斯互聯網用戶約佔全國人口60%,智能手機的滲透率不到40%,很多人還在用白牌手機或是低價的Android手機,天寒地凍的氣候與廣大的國土,上網是人民很重要的日常活動。俄羅斯又是彈道核武大國,數學理工教育基礎雄厚,又盛產駭客,需求與供給都有了,產業如何不發達?這也是自2011年起一波俄羅斯互聯網企業赴英美股市圈錢的主要背景。俄羅斯第一大搜尋引擎Yandex就是一個例子。

圖示
圖示

 Yandex是Yet Another iNDEXer的縮寫,於2014年的全年總搜尋量達720億次,雖然遠遠不及Google的12400億次,卻佔全俄羅斯搜尋市場份額及線上廣告市場將近60%,是少數在本土市場領先Google的搜尋引擎,平均單月獨特訪客數達6千8百萬人次,2014年營收超過9億美金,成長21%。考慮到莫斯科並未像北京一樣封鎖Google,這顯示Yandex一定有其獨特的競爭優勢。

圖示
 
圖示
圖示

這個優勢,歸根結底,還是語言。因為斯拉夫語族必須使用西里爾字母書寫,俄語又是歐洲最多人使用的母語,也是聯合國六種官方語言之一,這個語言的隔閡就是俄語世界互聯網的「天險」,像漢語及漢字之於中文世界一樣。要不是因為俄羅斯只用得起便宜Android手機的人還是很多,才給了Google增加移動搜索市佔率的可趁之機,不然Yandex的領先地位很難撼動。但也因為其獨大的地位,使得Yandex成為市場的投資指標。俄羅斯的GDP至少四成靠原油天然氣產業支撐,油價崩跌將俄羅斯經濟打入衰退邊緣。經濟不好,廣告投放能有多好?僅憑這個簡單的邏輯與俄羅斯在地緣政治及歐債危機中的角色,就足以使新興市場的投資人拋售俄羅斯股票,Yandex的股價自然也跟著下跌。

在過去一年內,Yandex的股價下跌55%,俄羅斯指數ETF下跌約30%,原油下跌51%。Yandex跌得比較多,一方面反應了市場對Google市佔率增加的擔憂,一方面反應了低油價對俄羅斯總體經濟不利的悲觀看法,一方面也反應了盧布貶值對Yandex所可能造成的成本壓力(頻寬成本還有工資上漲的壓力)。然而考慮到俄羅斯互聯網的前景,以及Yandex的獨特地位,目前僅約50億美元的總市值與不到20倍的本益比,即使用華爾街券商已經調低後的悲觀財測都還只是約25倍,其投資價值似乎過多受到宏觀因素的打壓而低估。要知道,說俄語的人不是只有住在俄羅斯,Yandex在東歐與中亞等新興市場還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再加上Snowden爆料後全世界都對美國背景的互聯網巨頭對個資隱私的威脅戒慎恐懼,雖然Yandex,Baidu與Google可能都有問題,但如果美國,中國與俄國的行徑在道德上等價(moral equivalents),又何必一定要用Google?對不諳中文世界科技的用戶,俄羅斯背景的Yandex其實提供了一個可行的替代方案。

(資料來源:Google Finance)
(資料來源:Google Finance)

若再考慮Yandex在搜尋引擎以外的新業務,低估的程度似乎更顯著。Yandex Market是俄國第一大網購比價網站,Yandex Taxi是俄羅斯版的反Uber計程車行大聯盟,Yandex City基本上俄羅斯版的O2O在地生活體驗平台,Yandex Map顯然有心與Google Map一較短長,Yandex Money是與持有黃金股(即一票否決權)的股東、官股掌控的俄羅斯第一大行Sberbank合作的第三方移動支付平台與手機錢包,還有剛剛才推出的Yandex Music音樂串流服務,一整個就是俄羅斯的Google。而且俄羅斯公平交易委員會自今年二月起就對Google在Android手機中綁定Chrome瀏覽器的競爭行為立案調查,顯然有意阻撓其侵蝕Yandex市佔率的努力,亦與歐盟針對Google的調查思路相同,又有微軟在IE上敗訴的前例可循,加上Yandex Alpha這個新瀏覽器無論在性能上與外觀上都不輸給Chrome,YNDX股價不漲,為什麼?

Yandex Market
Yandex Market
Yandex Taxi
Yandex Taxi
Yandex Map
Yandex Map
Yandex Money
Yandex Money,
Yandex Music
Yandex Music
Yandex Alpha
Yandex Alpha

答案或許要從歷史中找尋。

在1939年九月納粹德國閃電入侵波蘭之後,英法兩國雖然已對德國宣戰,但實際上雙方並未發生重大軍事衝突。在這段史稱「假戰」(Phoney War)的期間,判讀蘇聯意圖,對英法在歐洲西線戰場的部署十分重要。時任第一海軍大臣的邱吉爾曾在BBC廣播電台上指出,蘇聯的動向,是一個「密中秘中謎」(“… a riddle wrapped in a mystery inside an enigma”),解謎金鑰,就是蘇聯的國家利益。這句一針見血的評論,正是理解俄羅斯互聯網企業發展邏輯的關鍵: 國家與互聯網的發展利益不一定一致。

不妨做一個思想實驗:如果Google是國營企業,將對全球互聯網造成什麼影響?國企的定義並不僅指狹義上由國家控股所有的企業,而是廣義的泛指所有國家意志的延伸。如果Google是國家政策的工具(an instrument of statecraft),將對政治經濟及文化領域造成極大的影響。首先,信息的存在與解讀將可能受制於搜尋的結果,政府透過網絡科技的所能掌控的媒體話語權更形集中。其次、智能手機與移動互聯網雖然便利了人類生活,但也便利了政府「老大哥」對人民鋪天蓋地的監控。尤有甚者,當我們讓搜尋引擎成為思想習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並倚賴互聯網來儲藏記憶時,一個受政府控制的Google即掌握了改寫人類意識的編譯器。控制了Google,就有可能控制人類的心靈。

這個思想實驗所推導出來的結論,就是普丁公開宣稱互聯網是美國監控全球的中情局專案的世界觀。對一個曾親眼目睹柏林圍牆倒塌、從葉爾欽手中接下破碎江山、掌控俄羅斯十五年卻仍然時常感嘆政令不出克里姆林宮的前KGB特務而言,這個世界觀也許說出了他的潛台詞:互聯網是資訊平台,但同時也是承載與宣傳意識型態的媒體。而控制媒體,是所有極權政府鞏固統治基礎的必要手段,儘管這種手段往往會造成反效果。

對自己的歷史、文化及語言的「優越性」毫不懷疑的俄羅斯而言,與西方資本主義分庭抗禮,是自冷戰以來支持俄羅斯與美國爭霸的重要心理因素與「歷史天命」。在俄羅斯領導人眼裡,多極世界是好的,而俄羅斯理所當然是可以抗衡美國勢力的一極。一個基礎建設由美國打造與掌控的互聯網(例如網域授權機構ICANN),是國防安全的根本問題。基於霍布斯史觀建構「巨靈神」式政府的俄羅斯,為了在”war of all against all”的全球網絡叢林戰場上生存,互聯網是必須控制的重要武器。而俄羅斯數百年來的歷史,恰恰加強了當代俄羅斯領導人這種價值觀。

瑞典Uppsala University教授Hedlund在其名著《Russian Path Dependence》中認為,俄羅斯曾經崩潰過三次 -- 1610-13,1917-18,1991。每次崩潰之後,俄羅斯都能重生,而且基本上維持不變: 不向人民負責任的政府,鎮壓維穩的集權專制,以及抗拒以法治國的統治精英。這不是政治學上的宿命論,而是被俄羅斯文化制約的命定選擇。普丁的上台,是葉爾欽派系維護私利的選擇,同時也是俄羅斯歷史的抉擇,而普丁也沒有辜負他的使命:從1999年到2008年,俄羅斯的經濟年均成長7%,GDP從約2000億美元成長到超過2兆美元,失業率從12.9%跌到6.3%,手機普及率達100%,股市上漲20倍,雖然盧布升值與能源產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考慮到原油天然氣產業僅佔不到俄羅斯經濟的一半,說普丁並未創造價值,是說不過去的。這也或許也解釋了普丁的統治似亂實強的現象。

圖示
Hedlund的著作《Russian Path Dependence》

也正因為如此,當普丁因應國內外的緊張局勢而加大掌控力道時,互聯網企業與定位就變得異常敏感。這毋寧是一個「霍布斯陷阱」式的困局。為了遏制美國為首的北約軍事集團對俄羅斯可能的圍堵,普丁曾經明確指示,應當研究將俄羅斯互聯網與全球互聯網隔離的緊急應變計畫。普丁這種做法絕非反應過度。2013年時,北約兵力變革司令部下轄的協同資訊戰防禦訓練中心(Cooperative Cyber Defense Centre of Excellence, CCDCOE)就彙編出版了一本塔林準則,全面探討如何將資訊戰的概念納入既有的國際法體系當中合理化與正當化。塔林是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的首都,在二戰初期被蘇聯併吞,後又被納粹德國佔領,歷史意義與針對性不言而喻。

圖示
 

經濟停滯又對外用兵,與歐美博弈的同時還要加強統治鎮壓的力道以維穩,加上曾經大力提倡投資俄羅斯新創企業的前總理梅德偉傑夫的政策又似人走茶涼,如此種種都是將優秀人才推出俄羅斯國門的原因。資金撤了,還可能再回來,人才流失了,尤其是性好自由、創造力奔放的駭客級資工人才,走了就可能不回來了。雖然對Yandex這種企業來講,要在國外僱到高級人才並不困難,但是如果Yandex被認為已遭政府收編,而創投資金又頻頻招手時,人才是否願意為Yandex效勞,是一個長期隱憂。

但這並不表示俄羅斯互聯網企業不值得投資。因為還有中國共產黨。繼阿里巴巴之後,中國第二大電商京東網上商城於日前表示,已和俄羅斯最大網上零售商Ulmart合作,將通過Ulmart平台宣傳和銷售京東提供的商品。京東已於六月18日推出俄語網站。用戶可以使用信用卡、銀行卡及PayPal付款,並且可使用俄羅斯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Qiwi和Yandex Money電子錢包付款。京東引述研究數據指出,今年俄羅斯跨境電商貿易額可能增加一倍到140億美元,而中國去年在俄羅斯跨境電商貿易中佔63%。這是否是北京「一帶一路」打通歐亞縱貫線大戰略的新章節?QIWI在美國NASDAQ掛牌的ADR股價於消息公佈前就蠢蠢欲動,消息公佈後持續上漲。考慮俄羅斯經濟將近九成仍是現金交易,Qiwi成長前景可期。目前Qiwi總市值才16億美元,利潤高,又已與Visa、銀聯、支付寶連線,上市以來還持續支付現金股利,投資佈局的邏輯,不言自明。

圖示
 
圖示
圖示。

*作者為金融市場觀察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