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胡又天專欄:停止絕食和悲情吧,「快樂抗爭」才是王道

2018-09-27 07:00

? 人氣

侯漢廷接續黃士修靜坐絕食。(資料照,曾小芸攝)

侯漢廷接續黃士修靜坐絕食。(資料照,曾小芸攝)

接續黃士修絕食的是侯漢廷,這個小伙子是真有使命感的,能絕到150小時也可見烈性,但那又怎樣?

與此同時,我看到的一些風言風語是,抗爭現場以及核終社團,已經出現一些亂七八糟的人跑來沾光,一逞正義在我身的叫陣之癮,儼然有後來居上之勢。這種人通常就是心理不平衡、傾向走極端的,大概也沒幾個能做事的,真讓他們用事,便一定壞事。多到一定程度以後,便會排擠少數真正有頭腦、有能力、有修養的人。

這是為什麼?很簡單,神聖光環作祟。剛烈的悲情抗爭,可以帶來神聖光環;神聖光環一戴,什麼鬼東西、負能量都能對著靶子傾洩出去,做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都有道理。這種時候,你會忘記,社會上有很多人是不想認你這個神聖光環的;或者你沒忘記,但你的心會很順理成章的把不認同你的人都打成混蛋、廢物和病畜。

然後就看原先的領導者還鎮不鎮得住場子。鎮不住就完了。就算鎮得住,意義也不大了,因為你需要付出一定的虛偽,去掩護豬隊友。如果你不掩護豬隊友,就是起內訌,沒有大局觀,親痛仇快。人際關係上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事,就算勉強撐持一會,不久也要意興闌珊了。

2014年3月18日,以學生為主的抗議民眾晚間9點左右衝進立法院靜坐抗議,展開為期23天的太陽花學運(吳逸驊攝)
2014年3月18日,以學生為主的抗議民眾晚間9點左右衝進立法院靜坐抗議,展開為期23天的太陽花學運(資料照,吳逸驊攝)

最後就是大家都沒有達到目的(除了一時的發洩),下次再幹,能量也愈來愈弱了,就像民進黨晚期再發起什麼運動,都只能像國民黨一樣強力動員黨工,大家則是從當笑話看,漸漸到吐槽都不想吐槽了。

所以我主張用「快樂抗爭」來取代悲情抗爭。

大家應該記得太陽花那會,有一張照片:一個傢伙在立法院現場泡麵,在警察面前泡麵,故意挑起筷子用泡麵香去熏那位員警,同時回頭看鏡頭,笑容極賤,賤到出汁。這真是快樂無比,和他一路的人,看得多麼高興,而反對他們的人,也可以從此得證這些人的品格,然後就可以明確這場對抗的性質,不可能是表面所講的服貿立法問題,而就是族群、階級和百搭的洩憤。

瞧,這樣誠實真心的表現,省了大家多少工夫。

20160913-經濟民主連合13日於立院門口召開「抗議林全偷渡服貿,要求監督條例聯席審查」記者會。(顏麟宇攝)
服貿議題也曾備受爭議,但眾人說詞不定。(資料照,顏麟宇攝)

果然,後來服貿議題一直談不出什麼東西來,那些人搞來搞去也只能搞出一套鬼打牆的說詞,而表面的紀律糾察、理性訴求也讓人愈來愈不奈,但就在這疲態盡露之中,場外又出現了音地大帝的「大腸花垃圾話論壇」,再掀高潮。

大腸花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提供了一個發洩真情實感的平台,對沖掉太陽花之中居於表面主流的假掰。你終於不須再假裝,只須幹、幹、幹,特別是幹豬隊友。雖然說這樣幹幹幹幹幹對大局也沒什麼幫助,但什麼是大局,那能吃嗎?不能!而泡麵可以吃,幹話可以讓你爽。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是諷刺,我是認真的。再說一遍:我真的不是諷刺,我是真心這樣主張的。我是真的把「爽」放在最優先。

我是儒家傳人,儒家最重視「心」的問題,過去儒家也是拘於名義與形式,而自己困死了自己。而今道統既廢,法統亦不得人心,再講形名也只能流於法家手段,所以當下最重要的,就應該是誠實表現自己的心。

無論多少人告訴你這樣不好、那樣不行,應該怎麼操作怎麼算計,你要相信,keep it real才是最好的與大眾溝通的辦法。柯文哲、川普、韓國瑜不約而同地、順著他們的本性這樣做的,得到至少是一部份人熱烈的支持,反對者再怎麼反對也只能堵爛,何以故?時代大勢如此。

當大道不行的時候,我們要放棄已經被講爛的價值觀。我也是道家傳人,老子說「絕聖棄智」和「絕仁棄義」,並不是要你真的去反智反仁義,而是要我們別再用這些名目來框限自己和他人;放到現在,就是不要再想用絕食手段,來給自己加上神聖光環,放大自己的存在感與能量來對抗敵人、裹挾他人,不。

你要對抗,要吸引他人來跟你一起,你就是用自己現在真正的樣子、現在真正的實力。當然,理智會告訴你,這不夠啊,我還是應該....才能....然後....等等等等。

但是,老實說一句:算了吧。如果真要從大局來看,你看看今天的世界,今天的東亞,今天的社會,粉飾太平還能多久?有什麼大的天災人禍發生,我們還不是真正滅亡?現在我們做的大事小事,也還不都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而已。那與其用正義感、使命感來催眠自己、裹挾眾人,何如keep it real,多一點坦然,然後多鬧出一些歡快?

就像那個泡麵男和音地大帝。泡麵男怎麼樣了我不知道,音地大帝前幾年破產了,現在大概混得不好,將來應該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但我是儒家、道家傳人,我不以成敗論英雄、亦不以有沒有賺到來論小人。我的論點是:到他們老了,面對這個滿目瘡痍、禮崩樂壞的人世間,回首前塵,他們依然可以自慰地說: 我 爽 過 。

而且他們不只是自己爽,他們也讓當時很多人都爽了,而且還惹了他們的敵人、反對者不爽。以一個並不特別有知識和能力、也未曾入流的政治參與者來說,還有什麼成就比這個更足以自豪?更別說,他們體現了揭破了太陽花表面的假掰,體現了真正的精神,這個真,這個幹,就是美德。

你可以說,我故意忽略了「把事情辦好」這樣一種本應有的考量,我也承認我是這樣沒錯。然而在不能兩全其美的情況下,我個人,還有我覺得現在的多數人,都寧願keep it real, make it simple去洩憤,就像英國的脫歐公投。而你現在辦以核養綠,是可能兩全的,那就更好啦,你當然可以又講幹話,又把事情辦好。

而要做到這樣,首先就該停止絕食以及一切其他可能用悲情來積聚政治能量的行為,這樣來讓想用神聖光環包裝自己的新朋友沒得裝,不給他們成為虛偽政客的機會。表現真實的自己,就夠了,哪怕在一般道德觀念中醜陋一些、醜陋很多、超級醜陋,也都是可以的。然後,你便可以讓所有不滿民進黨執政的世人樂與景從。

我不是諷刺,我是認真的。

*作者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畫過漫畫,會寫歌詞;2013年創辦同人社團「恆萃工坊」,出版《易經紙牌》、《東方文化學刊》、《金光布袋戲研究》現職遊戲媒體觸樂網編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