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華在地50年「窮人銀行」將熄燈!少年老闆讓弱勢賣回收糊口 道破底層「難翻身」無奈

2018-09-27 08:00

? 人氣

窮人為何難以翻身、越活越窮,在萬華經營祖傳三代50年資源回收廠的黃老闆看多了:「政府不要來找我們麻煩,我就很感謝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窮人為何難以翻身、越活越窮,在萬華經營祖傳三代50年資源回收廠的黃老闆看多了:「政府不要來找我們麻煩,我就很感謝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想靠自己力量賺點尊嚴卻越賺越薄、夾縫中求生存卻越活越窄,若要說何處能看見真實人生百態,資源回收廠肯定是其中之一──窮人為何難以翻身、越活越窮,在萬華經營阿公祖傳三代50年資源回收廠的黃老闆,這些年來看多了:「政府不要來找我們麻煩,我就很感謝了,現在做回收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好賺……」

「做這行業,好像在做功德。」黃老闆無奈笑著說。他把資源回收廠稱為「弱勢者的銀行」,年老無力的、中風的、手腳與雙眼漸失功能的、失智的,都能在此撿到幾十元、幾百元糊口的尊嚴──只是,隨著可以回收的東西越來越少、越來越便宜、能用的土地越來越少,黃老闆決定撐到都市更新便收手,也說出他有記憶以來在回收廠打滾、看見的那些故事。

20180926-萬華在地50年資源回收廠經營者黃老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黃老闆把回收廠稱為「弱勢者的銀行」,誰都能在此撿到的尊嚴,但隨著上游回收種類越來越少、連便當盒也不收,他們生存的夾縫也越來越窄。(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弱勢者的銀行:養3個孫的阿嬤、年過50失業、無法申請低收入戶 他們都來撿回收

人們天天都會製造垃圾,卻不見得每個人都去過資源回收廠,而黃老闆家從阿公時開始經營、萬大路小巷內佔地不到20坪的回收廠,便容納台北這座城市遺棄的一部份。小小空地擠得只有邊緣可以行走,清晨7點就要開工、天天與垃圾山搏鬥、稍微停下腳步小腿便爬滿蒼蠅,黃老闆說做這行的困難之一,就是請不到正職員工:「開貨車就有3萬了,來這邊還要曬太陽!」

資源回收這行很少人願意做,就連第三代傳人黃老闆一開始也是不願接的。高中讀的是美工科,黃老闆說當初讀書就是不希望這麼辛苦,是阿爸苦勸「做這行像是做功德」才硬著頭皮接下,期間他也常抱怨地租高漲、收入銳減、不符成本想收掉,阿爸又來一句話讓他多撐幾年:「你做這麼久,你有賺錢也是他們幫你賺的,現在你沒賺到錢就當作做功德,這是我們的回饋……」

阿爸所謂的「他們」,正是撿回收的人們,拾荒者。有些拾荒者曾經風光,黃老闆就碰過經商失敗的大老闆來撿回收,拾荒者們有各自不同的過去,此刻面臨的難題卻有頗多共通,最大的共通便是貧窮。

20180926-資源回收(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只要你還能動,就能撿回收換錢」,於是近乎失明的、手腳不方便的、中風的、年老無依的都來到此地。示意圖。(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其中一種貧窮的形式,是被孩子壓垮,有阿嬤獨力照顧3個孫子,靠撿回收替孫買參考書。「聰明的人都生1–2個小孩,有些弱勢的人雪上加霜,生3個、5個,還有些是智能障礙的夫妻,生的小孩也有智能障礙,這種事常常發生……我的同學很多不生小孩,但回收的很多都生3–5個。」黃老闆嘆。

更常見的貧窮形式,是年過50後失業,年輕時賺的錢都花完了,加上視力衰退、行動不便、中風,想找工作難上加難;有些人想申請低收入戶,卻被重重門檻卡住:「也有個回收的弱勢,他因為祖先有土地不能申請低收,政府沒幫到他,還雪上加霜……」

本篇文章共 30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