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朱淑娟專欄:當台南一年有9個月在抗旱,能不缺水嗎?

曾文水庫是南部最重要的水庫,今年蓄水量一度降到剩下2%多。(取自曾文水庫旅遊網)

曾文水庫是南部最重要的水庫,今年蓄水量一度降到剩下2%多。(取自曾文水庫旅遊網)

殷切期盼的梅雨終於上周在南部落下,雖然水利署22日解除台南一階限水,但不敢大意,還是讓台南留在水情稍緊的綠燈狀態。而在接近颱風季節還有地區水情未回歸正常也算少見。回顧這一季抗旱,焦點幾乎都集中在台南,當台南一年之中有9個月在抗旱,已出現缺水的重大警訊。

從年初起台南三個主要水庫蓄水率就持續下降,曾文水庫降到5%,烏山頭水庫、南化水庫也降到20%左右,但因控管得宜總算還在一階限水之內。但所謂「控管得宜」其實是得助於其他管道,包括從高屏溪攔河堰取水經淨水廠,透過管線南水北送,每天從高雄支援5萬噸到台南。過去雖然也經常這麼做,但今年支援的水量已經比往年多很多。

所幸高屏溪攔河堰今年流量不錯,才有餘裕支援台南。但運氣不會永遠這麼好,高屏溪攔河堰的流量不確定性很高,2015年3月高雄雨量掛零,高屏溪攔河堰流量降到每秒10立方公尺以下,高雄差點就要三階限水。

另一個助力是,旗山溪的甲仙堰是南化水庫主要蓄水來源,但甲仙攔河堰不能過度取水,因為把水都攔走了,下游農田灌溉就會出問題。然而這段期間南化水庫引水都接近滿庫,引水量比2015年大旱時多一倍,勢必影響甲仙堰下游農田的灌溉權。未來前瞻計畫還要做「曾文南化聯通管」,讓南化水庫的水可直通曾文水庫,這個做下去恐怕旗山溪的水都要被吸乾了。

經濟部水利署將以上兩個支援方案,視為這次台南抗旱的兩大關鍵,但這都是不確定性很高的支援方法,不能視為理所當然,自己還是要多想辦法。

台南工業用水成長快,應做總量管制

而擁有全國最多水庫的台南,怎麼會變成缺水最嚴重的地區?因為現在的台南已經跟過去不同,以前台南以農業為重,有全國最大的嘉南灌區。但現在不只農業要用水,工業化程度也愈來愈高,尤其南部科學園區進駐後,用水更加吃緊。未來南科還要持續擴廠,台南的缺水情況一定會愈來愈嚴重。

依水利署所做的「南部水資源經理計畫」,比較2016年與2026年,生活用水未來會減少,從59.1萬噸降到58.7萬噸。但工業用水卻大幅成長,從30.7萬噸成長到53.3萬噸,增加22.6萬噸。也就是說,未來台南主要的供水壓力是工業用水,避免缺水的解方也應從控管工業用水著手。

因應南科未來爆增的用水量,台南目前有2座再生水廠計畫:永康及安平再生水廠,而且已列入南科的用水計畫書。此外,南科也承諾自建一座每天供水2萬噸的再生水廠。但問題是,即使這三座再生水廠全數如期運轉,總計也只有7.3萬噸,跟工業用水缺口22.6萬噸比還差很多。

而且再生水廠能否如期運轉、如期運轉後工業真的會同意用較高的成本購買再生水嗎?這些都還很難講。南科目前每天用水13萬噸,都已經在調用農業用水了,2026年再成長到32.5萬噸,恐怕農業用水還會調更多。

另一個方案是把原本每天可供應5萬噸民生用水的玉峰堰,改成工業專管供水給南科。但這一來自來水保護區就解編了,將造成水源區的汙染。在維持台南穩定供水的背後,多少人、多少環境將付出代價。

行政院長賴清德一再向企業宣示「不缺水」,但所謂不缺水不是放任要多少給多少,而是台南的工業用水要做總量管制。先依《再生水資源發展條例》公告為缺水地區,要求工業用一定比例的再生水,而且要求工業提高廢水回收率。但最重要是不要再發展高耗水產業,台南未來缺水困境才可能有解。

限水情況(朱淑娟提供)
限水情況(朱淑娟提供)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