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從年改紛亂到連續殺人分屍案

2018-06-25 07:10

? 人氣

軍改案立法院完成三讀,院外八百壯士等反軍改團體聚集陳抗。(陳明仁攝)

軍改案立法院完成三讀,院外八百壯士等反軍改團體聚集陳抗。(陳明仁攝)

軍改終於完成,蔡英文興奮的宣示「前人做不到的我們做到了」「年金破產將成歷史名詞」。既然是偉大歷史功業,為什麼年改引起那麼大纷亂?各方都認為年改對年底民進黨選情將有衝擊?

而且更重要的,社會天天酒駕殺人、爭吵殺人,最後演變成舉世罕見的連續殺人分屍,這不是蔡英文上台鼓勵示威抗議(她對國道收費員及華航空服員抗爭都採如此態度)、促成並縱容反年改仇恨造反,卻又處置軟弱(「無能政府」之名不脛而走),導致整個社會紛亂分裂、「無政府」意識蔓延、「殺人」成為焦慮挫折發洩出口,又是什麼?

年改是好事。年改是為了更公平更長久的分配,讓少數既得利益者略損,讓最大多數人獲益或免除更大損失,以「損有餘補不足」實現社會正義。但年改既是「今日不做就會後悔」,又是絕大多數民意支持的事,為什麼還要拖拖拉拉、「宋襄公之仁」,處心積慮討被改革者歡心?!

它的結果就是曠廢時日,空有「完全執政」(可以完全執行民意付託)優勢,反而徒増困難(包括對軍改不必要的讓步)、促成反改革者與反對者負面動員,鼔舞原本默認反對黨(民進黨)上台即將進行改革的既得利益團體,奮力加入阻撓、反抗、煽動仇恨行動,企圖引發全面社會暴亂,尤其退將退軍抗爭更形同起義造反。執行改革應避開的大忌,如「事不宜遲,遲則生變」、「當斷不斷 ,反受其亂」等,蔡英文全犯上了!

誠然,改革一定會得罪人,這是改革的代價。但處置軟弱、拖拖拉拉,「越會吵的孩子越有糖吃」、「要五十給一百」,卻是錯誤的改革方式,它造成了全面不討好,代價無比巨大。這不是正常的改革代價。從今年底選舉到2020年選舉,民進黨都要承受這代價。整個社會也在承受這股仇恨瀰漫造成的代價,那就是:戻氣升高!殺人手法越來越殘暴!無異禽獣的「分屍」開始盛行於社會!

20180620_反軍改團體「八百壯士」下午繞行立法院周邊遊行。警方在改道牌後方持長盾戒備,避免民眾衝向行政院。(蘇仲泓攝)
反軍改團體「八百壯士」繞行立法院周邊遊行。警方在改道牌後方持長盾戒備,避免民眾衝向行政院。(蘇仲泓攝)

因此,蔡英文對完成年改的興奮(雀躍),只能說是自我感覺良好。資深媒體人王伯仁的《小英做到了什麼?》投書,說出許多人心聲:「公教年改是有明顯績效,軍改則是在拳頭威脅下被軟土深掘的四不像軍改,也確立了蔡政權的吃硬不吃軟。」「軍改地板毫無理由的大幅提高,失信於全體公教人員。⋯」「所謂軍人職業特殊,應是指在職中有特殊加給,退休後各職業人人平等。同時萬一有戰事,要靠三百萬後備軍人動員,也是以退伍後一毛未領的義務役官兵為主幹,而不是八百壯士。」「老實講,這次軍改是失敗的軍改,八百壯士召集人吳其樑還說我們沒槍、有槍就革命了。謀叛之心昭然若掲。蔡政權在養虎貽患,分裂族群,尙不自知,還自雀躍!」

教師陳振的投書也說:「小英此次年改本想避免太過刺激軍公教,做法卻適得其反,不僅軍公教不領情,支持改革者更不滿。」「(退休軍人抱怨沒有四萬退休俸不能生活,)大多數勞工朋友退休俸都沒超過二萬,他們的生活就不會陷入困境嗎?何不將軍公教年改後結餘下來的錢補貼勞工等更弱勢族群?」這樣的建議當然不會被「習慣吃硬不吃軟」的蔡政府聽入。而這正是年改將衝擊民進黨選情的最大原因。

各方都不滿意(眼看軍人吃香喝辣而自己卻被政府「任意延退少領」的勞工階級更是嚥不下這口氣),當然社會戾氣升高,殺人(包括最不該發生的酒駕殺人、隨機殺人、精神病殺人)如同家常便飯,殺人手法越來越兇殘。相對的,受害者家屬也越來越難接受司法處置現況。尤其無故殺人及隨時可能再犯的殺人者,居然不被執行死刑或永久隔離,讓他們得以有恃無恐,甚至理直氣壯,假裝「有悔意」「有教化可能」,以便未來出獄後再犯。這完全是在處罰受害家屬,讓他們終身活在悲痛與「正義何在」的極大不平中!

被殺女童小燈泡的父母就是最好例子。兩年前,小燈泡父母對兇嫌充滿寬容和解。但眼看精神病殺人越來越多(殺路人、殺自己家人)、幼童被虐死事件不減反增,小燈泡父親最近首度要求法官判處號稱身心障礙的兇手死刑,小燈泡母親也說她尚未認同廢死,希望兇手「不再有害人的機會」。

司改國是會議,2017年8月12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發言(YouTube)
司改國是會議,2017年8月12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發言(YouTube)

為什麼小燈泡父母改變態度?因為他們對「社會祥和」的一絲寄望已趨幻滅;蔡英文給小燈泡媽媽的一封信:「您的呼籲,我都聽見了。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有很多破洞。我的責任就是讓每一個可能掉出這張網外的邊緣人,都可以被這張網接住,過正常的生活。我會用盡全力,把這些洞補起來」,以及給小燈泡的保證:「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把他們都補起來」,全部沒有兌現;現在社會甚至猖獗到殺人累犯繼續殺人、酒駕天天殺人。除了讓殺人者「不再有害人的機會」(亦即死刑),小燈泡父母還能寄望什麼!

特別當「不可思議」及「令人髪指」的殺人分屍案,竟然在半個月內發生三起,而行政院發言人竟然說這「都是零星個案」、說「執行死刑要非常謹慎,這攸關人命」,人民對這樣的政府還能有什麼寄望!還敢有什麼寄望!聞所未聞的連續殺人分屍是「零星個案」、是「死刑要非常謹慎、攸關人命」,這是什麼天龍國邏輯!毋怪人權兒權促進人士抨擊該發言人「您確定在說人話嗎?」

殺人分屍不是人(文明社會)的行為,是禽獣的行為,不能讓這種行為蔓延及受到模仿,否則社會就會崩解。以往台灣對殺人分屍的處置也無一例外,都是速審速結及死刑,庶幾「此風不可長」。

不幸如今政府發言人卻以「人命攸關」對待非人罪犯,政府領導人又以「處置軟弱」縱容反改革暴亂。反改革團體會在這兩年風起雲湧,台灣會陷入紛亂分裂,「無政府」意識會大肆蔓延,「殺人」甚至「分屍」會成為挫折焦慮發洩出口,孰實為之孰令致之可思過半矣!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