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台灣轉型正義失落的一角!南韓從人權角度看慰安婦議題

2018-06-25 07:00

? 人氣

1992年8月台籍慰安婦首度公開控訴記者會,慰安婦倖存者們只敢在厚重的黑色布簾後控訴日本暴行。(風傳媒製圖)

1992年8月台籍慰安婦首度公開控訴記者會,慰安婦倖存者們只敢在厚重的黑色布簾後控訴日本暴行。(風傳媒製圖)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南韓女團Apink成員孫娜恩在Instagram放上的個人照中,因為手機殼印有「Girls can do anything」(女生能做到任何事)字樣,結果遭到網友斥責「宣傳女權」,迫使她刪文,這事件就發生在今年3月,顯示南韓社會對性別平等的認知仍待加強,可是在慰安婦議題上,南韓卻超越台灣,不再把此議題單純看作「單一個案」或「歷史事件」,而是解讀為「女性與人權」,甚至不少男性出面為倖存者發聲,更從文教、藝術領域延續慰安婦議題。

南韓女團Apink團員孫娜恩因手機殼上印有「GIRLS CAN DO ANYTHING」而被斥責是「女權主義者」。(翻攝網路)
南韓女團Apink團員孫娜恩因手機殼上印有「GIRLS CAN DO ANYTHING」而被斥責是「女權主義者」。(翻攝網路)

孫娜恩並非南韓對女性主義的「網路獵巫」行動中唯一的受害者,另一女團Red Velvet的成員Irene因為透露閱讀帶有女性主義思想的小說《82年生 金智英》,遭到部分網友圍剿。《82年生金智英》以1名1982年生、名叫金智英的女性為第一人稱敘事,述說南韓女性在職場、婚姻和家庭中遭受到的性別歧視和壓抑。

部分憤怒網友揚言再也不支持Irene,甚至上傳焚燒她頭像的照片,以「婊子」、「賤人」等言論羞辱她,但諷刺的是,包括南韓知名綜藝節目《Running Man》主持人劉在錫、音樂男團「防彈少年團」隊長金南俊等人氣男星,都曾公開推薦這本書,更加突顯南韓社會對男女的差別待遇。

將「女性主義」視為貶義詞的國家 卻獨獨重視慰安婦女權

不過南韓社會談到慰安婦議題時,卻又是全然不同的情景。教師在課堂上從「女性人權」的角度剖析二戰慰安婦歷史,支援團體以「戰爭與女性人權」命名博物館。「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挺對協)的周三集會活動中,人人高舉「#With You」標語,呼應近來席捲全球的「#MeToo」運動。南韓國內至今也有近60座「和平少女像」,以此銘記這段歷史悲劇,避免未來再次發生這樣對女性人權的迫害事件。

若以慰安婦運動做為南韓女權運動的始點,南韓已有近30年的歷史,為何多年來的女權運動成果,卻是連手機殼上的1句話,或是看過1本具有女性主義思想的書,都能讓女性變成網路群起攻擊的對象?反觀台灣女權運動約自1987年開始,從拯救雛妓、反色情、爭取女性工作權和性平教育等面向崛起,至今也超過30年,且台灣性平發展優於南韓,卻唯獨慰安婦議題被忽視?

慰安婦:台灣女權運動失落的一角

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婦援會)在1992年成立慰安婦申訴專線,開啟台灣慰安婦運動先河,同年8月舉行「台籍慰安婦首度公開控訴記者會」,當時到場的慰安婦倖存者坐在厚重的黑色布簾後面,只敢露出雙腳,控訴過去被日軍騙去做慰安婦的悲慘經歷。隨著台灣性平意識抬頭,慰安婦倖存者也勇敢露面發聲,但台灣對此議題的關注卻日漸式微。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