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絕對不只是日本的問題!南韓世宗大學教授朴裕河從帝國、父權和民族三層面剖析慰安婦的歷史共業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走進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的辦公室,必會被她驚人的藏書給震撼,要不是門口掛著她的名牌,一不小心還誤以為走進小型圖書館,除了書架,地板和書桌全都堆滿日文和韓文的研究用書籍,類別大致可以分為三種:日本文學、日本殖民文學和戰後日韓教科書比較,偶爾夾雜1、2本江戶川亂步集和吉田司雄的《偵探小說與日本近代》,朴裕河的辦公桌則位在書堆最深處。

朴裕河因撰寫《帝國的慰安婦》一書,2014年遭到南韓慰安婦倖存者李玉善等8人和支援團體「分享之家」提告毀謗名譽,2017年南韓首爾高等法院二審判決罪名成立,朴裕河須繳納1千萬韓元的罰金,並將刪除書中34處具爭議的內容。同時間南韓社會對她的批評、惡意攻擊更是鋪天蓋地而來,多位學者出面指責她「斷章取義」、「取材偏頗」,媒體、民眾罵她是「親日走狗」、「賣國賊」。

20180312-慰安婦專題,韓國大邱,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帝國的慰安婦》中韓文版。(顏麟宇攝)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帝國的慰安婦》中韓文版。(顏麟宇攝)

原以為朴裕河會因此對媒體戒備防範,但我們到訪時她的神態輕鬆自若,從被書堆圍繞的辦公桌裡拿出茶壺泡茶招待我們。訪問前也僅是簡單詢問我們到南韓採訪的目的,並跟我們說她的媳婦有一半台灣人血統,最近剛生了孫子,「可能因為這樣吧,我對台灣感到很親切。」

朴裕河在《帝國的慰安婦》書中不斷提到「應追究日本軍方對『慰安婦』發想的『默認』。責任重大的除了軍隊,更應該負責的是發起戰爭的國家」、「業者在招募慰安婦過程中,不法行為橫行,軍方卻視若無睹,難辭其咎」、「巨大的需求才是不法行為的根本原因,(慰安婦)否定論者只將誘拐詐欺歸罪於業者,其實是將問題矮化」,書中的慰安婦證言大多引用自南韓聲量最大的慰安婦支援團體「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挺對協)蒐集的資料,為何最後卻被貼上「親日賣國」、「歪曲偏頗」的標籤?

20180307-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顏麟宇攝)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顏麟宇攝)

「正常看完我的書,應該更能了解慰安婦的痛苦」

「批評我的人沒有讀完我的書,也不是根據書的內容,而是以扭曲後的內容來罵我,這點讓我覺得很無奈」朴裕河邊說邊嘆了口氣。書中她提到日本的「唐行小姐」(註一)其實就是慰安婦的前身,她說,她想強調的是兩者都是隨著國家勢力擴張,移動到海外工作的女性,「我想強調的是,她們的移動有種種的理由,有些可能是因為貧窮,她們是一群被移動的女性,我關注是這個部分。但扭曲我的人卻說,我說慰安婦等同賣春婦。」

西貢(現胡志明市)的唐行小姐,照片左上法屬印度支那的郵票蓋有西貢的郵戳。(wikipedia/public domain)
西貢(現胡志明市)的唐行小姐,照片左上法屬印度支那的郵票蓋有西貢的郵戳。(wikipedia/public domain)

中文版《帝國的慰安婦》的書腰上寫道:「本書出版後,作者朴裕河教授遭到首爾地檢署起訴,理由是毀損韓國慰安婦的名譽。如果『呈現另一種聲音』被視為犯罪嫌疑,這是否已構成學術自由的壓迫?」朴裕河本人則說,她並不想強調學術自由的侵犯,「因為我沒有理由強調,一般人如果正常看完我的書,應該更能了解慰安婦阿嬤的悲傷。」

註一:唐行小姐(日語:からゆきさん,唐行きさん)是19世紀後半葉日本對前往中國、東南亞賣身的婦女的稱呼,她們也被稱為「南洋姐」。唐指中國,雖然這些日本女性並不只前往中國,但是他們去的地方都是華人比較多的地區。

唐行小姐主要出身於長崎縣島原半島和熊本縣天草群島,首先稱為女衒的人在貧苦山村中物色女孩,將她們從親人手中賣下後再轉賣給稱為嬪夫的人帶往海外。日本當時也把唐行小姐稱為「娘子軍」。最初唐行小姐主要被輸出到中國、香港、菲律賓、泰國和印尼的西方殖民者控制地區,目的是解決西方殖民軍隊和相關勞動者的性需求。

跳脫民族角度談結構性帝國之罪

「由於高中開始就在日本求學,對於慰安婦的認識是來自日本方面的資訊嗎?」批評朴裕河的學者認為,因為她高中畢業之後就前往日本留學,大學及研究所都是受到日本教育,錯過南韓民主化運動蓬勃發展和慰安婦議題開始浮現的時期,因此思想與南韓社會的價值脫節,甚至偏向日本右翼。

據朴裕河本人說法,她在高中時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移居日本,在日本完成高中及大學學業。但在大學畢業後為了結婚,她回到南韓,80年代末才又到日本攻讀研究所,1993年春天再回到南韓。南韓社會對慰安婦議題認識普遍都是從1991年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公開自己的身分後才開始,由此看來時間上並未相差太多。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南韓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南韓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顏麟宇攝)

朴裕河說,高中時期都不知道慰安婦議題,而是在90年代,慰安婦倖存者到日本東京證言,她去擔任翻譯志工,自此才接觸慰安婦議題,不過從高中開始,她就有關心美軍基地性工作者的議題,而在1993年春天返韓時,震驚南韓社會的「尹今伊命案」(註二)剛發生不久,朴裕河觀察到南韓社會在尹今伊事件前後,對駐韓美軍基地性工作者(又稱美軍慰安婦)的態度有巨大的轉變。

她說,她能夠理解,做為南韓國民,對美軍抱持批判的情緒是理所當然。只是當時把事件主角尹今伊稱為「民族的女兒」,「這個名詞有種將事件淨化、洗刷過的意味。一般人平常都不關心她們,說她們是妓女,但尹今伊被殺後立刻成為民族的女兒,讓我覺得很諷刺」。

註二:尹今伊命案:
1991年10月28日,一名在首爾近郊京畿道東豆川市美軍基地附近酒吧工作的26歲女子尹今伊(윤금이)因為和一名駐韓美國陸軍馬可(Kenneth L. Markle)發生口角,遭到殘忍虐殺,馬可將瓶子和雨傘插進她的陰道和肛門。馬可在一審中被判處無期徒刑,但在二審中法官認為美國政府已經賠償尹今伊的家屬72,000美元,因此改判他15年徒刑,馬可在2006年獲假釋釋放。

南韓民眾對美軍慰安婦事件的諷刺轉變,也重現在南韓慰安婦問題上,朴裕河指出,那些經歷苦難的慰安婦女性,戰前因國家、社會、家族等方面的複合因素,被迫遠赴海外,遭遇殘酷經驗。戰後回到家鄉,依然受到國家、社會、家族的冷漠對待,忍辱偷生數十年。然後,從90年代開始,一切突然改觀。這20幾年來,她們被當作南韓「國家尊嚴」的象徵,不斷地演出標準「民族女兒」的角色。這些真的只是為了替他們討公道而已嗎?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中國慰安婦阿嬤陳連村於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後,遊行至日本大使館和平少女像前與其合影。(顏麟宇攝)
中國慰安婦阿嬤陳連村於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後,遊行至駐南韓日本大使館和平少女像前與其合影。(顏麟宇攝)

南韓慰安婦支援團體塑造的慰安婦形象都是「被日本軍強行擄走的少女」,慰安婦少女像也多以穿著韓服、赤裸雙腳的少女,凸顯慰安婦被日本擄走時仍是稚嫩少女。但朴裕河質疑,並非所有慰安婦都是少女,且有人是被日本軍擄走,但也有人是被仲介業者騙去海外,為何支援團體呈現的不是衣著完整的成年女性形象?再者,在日本的皇民化運動下,慰安婦必會被強迫穿和服,為何慰安婦少女像卻都是著韓服?

朴裕河認為,這是支援團體為了滿足南韓國內的「受害者意識」,要求女性成為「完美的受害者」,因此慰安婦只能有單一形象:被強行帶走的稚嫩少女,剔除受害者原先的自我表徵,只留下符合民族論述的特質。南韓慰安婦支援團體強調日本戰敗後將慰安婦隨意棄置,任她們自生自滅,這當然是事實,卻忽略另一個讓慰安婦不願回歸家鄉的重要因素:家父長制度下的社會對「不潔」女性的蔑視,許多慰安婦在陳述中也提到,她們因為無顏面對家人,寧願留在異鄉。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後,遊行至日本大使館和平少女像前集會。(顏麟宇攝)
南韓首爾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後,遊行至日本大使館和平少女像前集會。(顏麟宇攝)

罪魁禍首:日本帝國主義和家父長制的社會

日本右翼慰安婦否定論者將「慰安婦」和「賣春婦」畫上等號,緊抓著部分慰安婦的說詞就想概括化所有慰安婦都自願。朴裕河認為,這種解釋忽略殖民地人民受到的不公平對待,也無法合理化日本戰時的行為,因為就是有日本軍人的大量性需求,才會有「慰安婦」的存在。

20180306-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內重現當時慰安所的環境。(顏麟宇攝)
南韓分享之家「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內重現當時慰安所的環境。(顏麟宇攝)

加上當時的社會,父母往往寧願犧牲女兒去賺錢,才會使女性被強迫、欺騙到海外。但因慰安婦問題相當具有「日本特殊性」,因此在檢討時往往變成針對日本,忽略背後的男性、帝國、國家因素。她強調,即使有慰安婦是岀於「愛國」前往戰地,但這樣的「愛國心態」也是家父長制社會所包裝的對女性的性暴力。

南韓外相康京和日前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演說,提及日韓慰安婦問題。(翻攝影片)
南韓外相康京和日前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演說,提及日韓慰安婦問題。(翻攝影片)

不能讓慰安婦議題公論化是南韓政府失職

日本與南韓在2015年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引發慰安婦支援團體強烈反彈,文在寅政府也稱協議存在重大瑕疵,無法解決歷史問題。朴裕河則說,協議確實有不足的部分,但並非像支援團體所說,全然忽略受害者的聲音,南韓媒體也多是報導支援團體的說法,民眾也跟著相信日韓協議忽略被害者。她認為,南韓政府一直以來都沒讓慰安婦議題公論化,讓民眾省思、了解慰安婦問題真正的癥結,這是政府失職。

為何會想寫《帝國的慰安婦》這本書呢?朴裕河解釋,南韓民眾對慰安婦議題相當關注,但對此議題的認知都是日本沒負責、慰安婦都是被強迫,而她想讓大眾聽見跳脫正反兩極想法的第3種聲音,她還聽說,《帝國的慰安婦》發行日文版後,確實讓日本人的觀點出現改變,只是還沒達到公開討論的程度。

2001年,日本出版社「扶桑社」發行「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主編的新版國中歷史教科書,內容美化日本在二戰期間的所作所為,此舉讓日韓關係發生摩擦,朴裕河這時開始較深入研究慰安婦問題,並在2005年首次出版談籍慰安婦議題的書《為了和解-教科書/慰安婦/靖國神社/獨島》(화해를위해서—교과서/위안부/야스쿠니/독도)。

《為了和解》這本書中,只有1個章節談論慰安婦問題,當時還被南韓文化體育觀光部(當時稱為文化觀光部)評選為優秀教養圖書(우수교양도서),2006年則發行日文版,隔年拿下日本《朝日新聞》主辦的「大佛次郎論壇賞」,該獎項旨在表彰對歷史社會領域有貢獻的論文,更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出版的《帝國的慰安婦》一書8成內容,早已出現在《為了和解》書中。

20180307-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顏麟宇攝)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顏麟宇攝)

不畏輿論壓力  朴裕河仍有岀書計畫

《帝國的慰安婦》韓文版發行後,朴裕河親自到「分享之家」拜訪慰安婦倖存者裴春姬,裴春姬也告訴她當年愛上日本士兵的故事。不過裴春姬在2014年6月9日過世,朴裕河則在2014年6月15日被其他慰安婦阿嬤聯合提告,「分享之家」也對她非常警戒,她嘆了口氣說,如果裴春姬阿嬤沒有過世,或許她也不會被告。

在訴訟之後,對朴裕河的惡意攻擊和謾罵讓她倍感壓力,雖然沒有受到直接的身體攻擊,很多網路鄉民湧入她的臉書要她去死,「分享之家」甚至直接到她任教的世宗大學門口抗議,要求校方開除她。好一陣子她都要戴著墨鏡、帽子喬裝才敢岀門,壓力大到完全無法集中精神進行接下來的研究。

回想當時出書後遭遇的撻伐及批評,朴裕河坦言仍是心有餘悸,不過排山倒海的社會輿論壓力卻沒動搖朴裕河繼續研究慰安婦問題的決心,她說,有愈來愈多人支持她的論點,她也計畫再出2本書,1本是回應學者對《帝國的慰安婦》的批評,另1本則會以2015年日韓協議為核心,簡單撰寫對此事看法。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