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戰場上對女性的性犯罪是主要問題 南韓和平少女的心願:真誠道歉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每到周三這天,位於南韓首爾市鐘路區栗谷路的日本大使館前,一定會聚集人潮,這是南韓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挺對協)主辦的「周三集會」活動,目的在於向日本發出怒吼,要求日本向慰安婦阿嬤道歉,而在2011年12月14日第1000次活動上,除了5位慰安婦阿嬤出席,現場出現1位日後常駐在日本大使館前抗議的代表人物:和平少女。

這名身穿韓國服飾,看起來年約15歲的少女,留著參差不齊的短髮,雙眼直視前方,緊閉雙唇露出堅定,又帶點憤怒的表情,緊握拳頭的雙手放在腿上,赤裸的雙腳並未完全著地,少女的左肩還停了1隻雀鳥,旁邊還有1張空椅;這位少女並非真人,而是紀念第1000次周三集會設立的銅像,但對許多南韓民眾來說,她不是1尊普通的銅像,而是深具意義的象徵。

南韓慰安婦「和平少女像」意義解析(風傳媒製圖)
南韓慰安婦「和平少女像」意義解析(風傳媒製圖)

忘了幫助慰安婦發聲 雕刻家投身製作紀念碑

製作這尊少女像的雕像藝術家金曙炅表示,她的先生,同為雕刻藝術家的金運成2011年1月某天經過日本大使館前,看到當時的周三集會,驚覺自己都忘了有這樣為慰安婦阿嬤發聲的活動,而在感到愧疚的同時,得知挺對協正在籌備設立和平碑,紀念周三集會邁入第1000回,因此金氏夫婦便投入和平碑的設計工作,希望能貢獻一己之力。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曙炅(女)金運成(男)。(顏麟宇攝)
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曙炅(女)與金運成(男)夫婦。(顏麟宇攝)

不過設立和平碑遭到日本方面的反彈,儘管日本沒有直接公開反對,但以各種方式間接阻撓,像是透過媒體放話,或是施壓南韓政府;金運成說,知道設碑遭遇阻礙後,深深覺得只是設置和平碑,無法凸顯出日本在二戰期間的暴行,因此抱著一定要讓日本面對歷史罪過的意志,下定決心要完成少女像,這尊銅像不僅是當年遭日本強擄成為性奴離的少女的象徵,也展現出要日本道歉的堅定意念。

日本間接阻礙非大問題 慰安婦傷痛揮之不去成最大關卡

金運成表示,製作少女像的過程中,並沒有遭遇太大的困難,唯一要克服的不是日本的施壓,而是在製作過程中,不斷想到慰安婦阿嬤們過去的悲慘遭遇,讓他內心感到無比傷痛。另外,少女像完成後,雕像樣貌可能被有心人士盜用,拿去傳遞不當訊息,金運成說,由於顧慮到這一點,早已依照法律規定,幫少女像註冊版權。

目前南韓境內的少女像數近60座,是否有設定設像數量目標?金曙炅表示,並沒有想過要設置多少雕像,但若日本能夠確實道歉,或許最後1尊少女像可以設置在日本。她也強調,設置少女像的目的就是記住這段令人心痛的歷史,避免重蹈覆轍,因為這不單是慰安婦倖存者的事,戰場上對女性的性犯罪才是主要問題;金運成則說,只要有戰爭的地方,就會想要合作進行設置紀念碑或雕像。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曙炅(女)。(顏麟宇攝)
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曙炅直言,若日本肯真誠道歉,最後1尊少女像或許可設立在日本。(顏麟宇攝)

藝術手法呈現殘酷歷史 中韓合作製作少女像

除了日本大使館前的少女像,位於城北區東小門洞1街的首爾地鐵漢城大入口站(한성대입구역)6號口附近的街路公園,則有1組由金氏夫婦與中國清華大學工藝美術系副教授潘毅群、旅美華裔電影製作人史咏(Leo Shi)合作的少女像共同製作的少女像,而金氏夫婦繼續尋求與他國藝術家合作,強化對共同歷史的記憶連結。

這組中韓合作的少女像2015年10月揭幕,南韓少女像旁邊多了中國少女像陪伴;由於史咏2014年10月造訪首爾時,看見日本大使館前的少女像,認為用藝術的手法呈現殘酷的歷史令人感動,因此與潘毅群一起向金氏夫婦提議合作,但因中國審查嚴格,因此首組雕像立於首爾,之後中國慰安婦歷史博物館2016年10月在上海師範大學開幕,這組中韓慰安婦少女像也在中國揭幕。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運成(男)。(顏麟宇攝)
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創作者金運成認為,創作最大難關是深刻感受到慰安婦遭遇的痛苦。(顏麟宇攝)

坐落在日本大使館前的少女像成本總計3300萬韓元(約新台幣89萬元),對於少女像的原型樣貌眾說紛紜,金曙炅表示,少女像並沒有標準樣本,因為有太多雛形,融合倖存者及無法歸國、命喪他鄉的少女們的樣貌;金運成則說,多數人只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少女,但實際上雕像也包含慰安婦阿嬤們的樣子,少女像的倒影就是老人剪影,包含「少女是阿嬤,阿嬤即少女」的意思。

20180309-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後,遊行至日本大使館和平少女像前集會。(顏麟宇攝)
南韓首爾和平少女像倒影是名老嫗,顯示少女與慰安婦阿嬤合為一體。(顏麟宇攝)

不應向日本一樣做錯 呼籲南韓對越戰罪行道歉

不過雕像為何做成少女,而非阿嬤的樣子呢?金運成解釋,紀念慰安婦歷史的雕像不只有少女像,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挺對協)的「戰爭與女性人權博物館」庭院中,有組慰安婦阿嬤金福東和吉元玉的雕像,南韓國立女性史展示館內,也有首位出面控訴日本罪行的南韓慰安婦金學順的雕像,而選用少女樣貌,是這些阿嬤們當年被擄走時,正是少女時期,而少女以堅定的態度要求道歉,「日本看到後或許會感到慚愧吧」。

正如金氏夫婦所言,設置少女像是反映慘痛歷史,有戰爭、對女性性犯罪的地方,他們都願意盡點心力;金曙炅表示,他們也認為南韓應對越戰時期犯下的過錯道歉,因此製作聖殤像(Pieta),想要捐贈給越南,無奈時任總統朴槿惠未給予協助,因此這座聖殤像現在放置在濟州島江汀村,「南韓能真誠道歉才最重要,日本未就歷史過錯向南韓道歉,但希望南韓能有不同作為,真誠向越南道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