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二戰女性大屠殺為何總被世界遺忘?美國慰安婦運動人士:因為受害者是亞洲女性

美國「慰安婦」正義聯盟理事長莫金森直言,慰安婦問題是場對女性的大屠殺。(顏麟宇攝)

美國「慰安婦」正義聯盟理事長莫金森直言,慰安婦問題是場對女性的大屠殺。(顏麟宇攝)

南韓「慰安婦」專題:我是朝鮮屄 The Forgotten Female Victims of WWII

在南韓首爾舉行的第15屆日軍「慰安婦」問題亞洲團結會議上,眾多的亞洲面孔中,莫金森歐美的外貌顯得相當突出。長期研究軍國主義與性暴力議題的她,直到1993年與菲律賓首位控訴日本暴行的慰安婦羅莎接觸,才開始關注慰安婦議題。身為猶太人的莫金森以「女性的大屠殺」來形容日軍對慰安婦暴行,她說,在父權的暴力下「男性基於原始慾望所犯下的獸行,往往被認定是『正常』且『可接受』的事,錯誤反而被歸咎於女性身上」。

1993年,莫金森(Judith Mirkinson)因為參與女性人權組織「嘉布瑞拉網」(GABRIELA Network),陪同菲律賓慰安婦倖存者羅莎(Rosa Henson)訪問美國與加拿大,才首度接觸到慰安婦問題,「從那時起,我對慰安婦議題感到興趣,慰安婦與我研究的美國軍國主義及對女性帶來的影響有關,也擴及到戰爭中的性暴力議題」

20180308-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Judith Mirkinson出席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顏麟宇攝)
美國「慰安婦」正義聯盟理事長莫金森與執行董事菲利斯.金。(顏麟宇攝)

如今擔任美國「慰安婦」正義聯盟(‘Comfort Women’ Justice Coalition,CWJC)理事長的莫金森,也參與推動在美國西岸大城舊金山設立慰安婦和平少女像(簡稱少女像),莫金森回憶,前CWJC共同召集人的李金美好(音譯,Miho Kim Lee)在2015年找上她,希望她在舊金山市政府發言支持設立少女像,「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我認為不可能有人反對,就像不會反對設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一樣」。不過現實狀況卻讓她相當震驚,民間存在不少反對設立少女像的聲音,日本團體的反對尤其激烈,但她並未退縮,更加入CWJC參與慰安婦議題相關活動至今。

舊金山政府接收民間團體捐贈的慰安婦紀念雕像,引來日方強烈反彈。(美聯社)
舊金山政府接收民間團體捐贈的慰安婦紀念雕像,引來日方強烈反彈。(美聯社)

慰安婦為何總被遺忘?答案直接卻令人震驚

每年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全球各地都有紀念活動,而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活動大多僅在南韓、台灣等東亞國家舉行,國際社會對慰安婦議題的關注為何不如對猶太大屠殺的重視?身為猶太人的莫金森無奈表示:「因為我們活在以歐洲為中心的世界。」

韓裔的CWJC執行董事菲利斯.金(Phyllis Kim)則給出了一個直接卻令人震驚的答案:「這個議題為什麼不受國際重視?因為這是女性問題,還是個亞洲女性的問題。」菲利斯.金說,從二戰的慰安婦、人口販運,到近年的「Me Too」運動揭露的都是同樣問題:社會對女性的歧視和物化(objectification),女性被當作男性的所有物、性工具,這也是為什麼對女性的性暴力至今還普遍存在。

20180308-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Phyllis Kim出席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顏麟宇攝)
美國「慰安婦」正義聯盟執行董事菲利斯.金直言,慰安婦問題是亞洲女性的問題,因此不受國際社會關注。(顏麟宇攝)

金錢大於人權  杜特蒂訪日對「慰安婦」隻字未提

不只是在國際社會被忽略,有些慰安婦倖存者在自己國內也因為複雜的政治、經濟因素,成為被犧牲的一群。菲律賓嘉布瑞拉婦女黨(Gabriela Women’s Party)秘書長薩爾瓦朵(Joan Salvador)指出,慰安婦議題在菲律賓被視為政治問題,而非人權和女性暴力問題,加上日本政府和民間企業在菲律賓挹注大量外資,菲律賓政府一直以來都不重視慰安婦議題,甚至也沒提供她們生活及醫療照顧。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後提出「獨立外交」,強調未來不會屈服於其他外國勢力,讓聲援慰安婦的女性團體燃起一線希望,期待他能代慰安婦向日本討公道。然而杜特蒂卻三番兩次將強姦當作玩笑話,甚至對著士兵們喊話「就算強姦3個人,我也會為你頂罪」,讓女權團體非常震驚。2017年10月杜特蒂出訪日本,將重點擺在招商引資,對慰安婦議題隻字未提,還與日本簽訂2.1億披索(約新台幣1.1億元)的海洋安全與基礎設施投資協議,加深菲律賓對日本的依賴,慰安婦倖存者想獲得道歉賠償的機會更加渺茫。

20180308-慰安婦專題,韓國首爾,菲律賓代表Joan Salvador出席第15屆日軍性奴隸問題亞洲團結會議。(顏麟宇攝)
菲律賓嘉布瑞拉婦女黨秘書長薩爾瓦朵。(顏麟宇攝)

薩爾瓦朵說,嘉布瑞拉婦女黨2016年8月在菲律賓眾議院提出決議案,敦促杜特蒂要求日本政府向菲律賓慰安婦倖存者道歉、賠償,直到目前決議案都躺在眾議院,大多數議員也都不重視慰安婦問題。不過,民間團體並不因此氣餒,在他們的努力下,2017年底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首座慰安婦雕像揭幕,紀念在日本統治時期,遭迫害的數千名菲律賓女性。

菲律賓馬尼拉的慰安婦雕像。
菲律賓馬尼拉的慰安婦雕像。

薩爾瓦朵強調,記住慰安婦的歷史,就是為了防止悲劇重演,如同菲律賓慰安婦倖存者維拉瑪(Virginia Villarma)曾說:「我們正在為正義而努力,這不僅是為了我們,也是為了下一代,我們不希望悲劇在他們身上重演。」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