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民快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劉任昌觀點:一個男人犯賤,二個女人戰爭—小三的性格與選擇

隱忍半世紀,平鑫濤前妻林婉珍女士(前排右1)終於說出自己的故事。圖為林婉珍與兒女兒媳一家人。(皇冠出版提供)

隱忍半世紀,平鑫濤前妻林婉珍女士(前排右1)終於說出自己的故事。圖為林婉珍與兒女兒媳一家人。(皇冠出版提供)

當名流家庭出現小三或小王的故事,必然具有爆炸性的大賣點,原因有二:第一、觀眾與讀者慶幸自己不是名流家庭,免去被看笑話的煩惱;第二、芸芸眾生也有涉入小三或小王情節的遐想,在目睹活生生的情節出現後,可省下親自演練的成本與困擾。但是,瓊瑤的故事有她的特殊性,我一定要講。

「高貴」與「下賤」之間的道德光譜

瓊瑤生命中的「貴人」平鑫濤,在她25歲的1963年出現,她的生命因此而翻轉。我要利用這篇文章定義,何謂「貴人」?「貴人」的相反是「賤人」,貴、賤之間不存在清楚分界線,而是連續的光譜,左端是「高貴」的情操與人性的光輝,右端是「賤性」與「獸性」,一個「賤」字表達得更傳神!

關於「賤」的描述,知名案例發生在2004年7月4日,侯佩岑(1978—)生父侯世宏(1933—2008)大老婆侯郭純美投書報紙,指稱林月雲「破壞他人婚姻自樂,又藉媒體大言不慚地高談多年戀情,是既賤又恥!今日妳擁有的一切及戰利品,含有多少人的淚水。」

我要在後文說明,「賤」者是男人,不是林月雲(至少,賤性低很多)。林月雲只不過比林青霞(1954—)年長5歲,是同時代的演藝界風雲人物。當年的林月雲相當於電視劇的林青霞,林青霞是電影界的林月雲。慶幸的是,林青霞沒有碰到電影界的「侯世宏」,但林月雲碰到了,在演藝生涯如日中天的29歲,未婚生下侯佩岑,演藝生涯就此停格!她被養,失去了自我人生與人格的持續發展機會;所謂的「人生與人格」,就是如同候佩岑目前的狀況,有自己鮮明的形象、專業、家庭、社交圈,而不是被「養」在模糊的小三圈子。

如果將樣本(討論的案例範圍)限定在有妻、有子女男人的外遇行為,平鑫濤顯得「高貴」!我不是說平鑫濤的行為高貴,我是說,在註定要「犯賤」的男人樣本中,平鑫濤必然是相對「高貴」的,而且可能是最高貴的!

瓊瑤介入平鑫濤與林婉珍的婚姻

瓊瑤在她的自傳《我的故事》,如此描述寫作「幾乎在每個字中都揉著血和淚,如今,這番掙扎,終於得到了回饋!我看著平鑫濤的信,淚水盈眶。」平鑫濤的書信肯定,為瓊瑤的人生(感情、家庭、事業)低點注入強心針。在1963年冬天,平鑫濤和瓊瑤相約在台北火車站見面;慢慢地,瓊瑤介入平鑫濤的婚姻,在16年後的1979年5月9日結婚。

在這漫長的16年,瓊瑤形容自己是一個「夢想家」,整天生活在「雲裡霧裡」,編織小說,編織故事,自己也生活在小說和故事裡,很不實際的、浪漫的、幻想的、熱情的。平鑫濤是一個「實行家」,有很多夢想,更會努力去將夢想逐一實現!他努力於工作,用很多心思去計劃如何突破,如何進步,如何改善。

因為平鑫濤為瓊瑤聘請傭人,為瓊瑤規劃購屋計畫,瓊瑤只須專注於她醉心的「寫作」;更因為平鑫濤是瓊瑤面對媒體、報紙、電影公司的經紀人,讓瓊瑤筆下的人物「活過來」,讓瓊瑤夢想的書「出版」,瓊瑤說「可以不管『家務』,還能住自己的『房子』,聽電視裡的歌星演唱我所寫的『歌』…這實在奇異極了。」

平鑫濤為瓊瑤實現奇異的夢想,讓小說和生活之間的界線,變模糊了!平鑫濤與林婉珍原來共有的5人幸福家庭逐漸瓦解。低調、沉默的林婉珍,在瓊瑤介入她家庭的50年之後,也透過《往事浮光》爭取發聲權!

平鑫濤兒子平雲鼓勵母親撰寫回憶錄

一個男人犯賤,二個女人必然戰爭,除非其中一個女人保持沉默、低調。平鑫濤創立的《皇冠》,由他的子女繼承家業,兒子平雲鼓勵母親林婉珍打破沉默,出版回憶錄,以下節錄平雲的說明。

林婉珍和平鑫濤同在台肥上班,林婉珍是公認的台肥「廠花」,追求者眾,也激起了平鑫濤的好勝心,「要娶就一定要娶全公司最漂亮的女人!」平鑫濤的行動力一向過人,他費盡種種心思追求,終於贏得林婉珍的芳心。

婚後的林婉珍要打理家務、帶孩子,更身兼數職,幫平鑫濤創業。比起平鑫濤的熱情、浪漫、衝動,林婉珍總是含蓄、冷靜、務實。如果平鑫濤是在前方衝鋒陷陣的將軍,林婉珍是讓他無後顧之憂的後勤司令,是他們兩人個性上的互補,才能攜手同心打下現在「皇冠」的基礎。

平鑫濤近年回首前塵,感慨良多,不只一次對子女說:「你們的媽媽是全世界最善良、最好的女人,我這輩子唯一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但這句話終究不曾親自對林婉珍說出口,平雲一直認為,平鑫濤欠林婉珍一個真正的道歉。

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忘記。雖然林婉珍看淡往事,三個子女還是一直鼓勵她,50年來第一次站出來為自己發聲。《往事浮光》是感情自述,見證母性的偉大,或許可以被當作某種愛情醒世錄,更重要的,能夠為其他許許多多像林婉珍一樣,一輩子付出一切,卻逆來順受、默默隱忍的女性們,說幾句話。平雲強調,在他的出版生涯裡,出版了幾千本書,但能夠為自己的母親出這本書,是他做過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平鑫濤和瓊瑤之間的發展

平鑫濤與瓊瑤之間,原本是雇主與雇員的關係,後來,平鑫濤扮演瓊瑤面對媒體、電視、電影公司的經紀人。平鑫濤和瓊瑤之間,是否有簽屬經紀人代理契約?是否有簽署出版品的版稅分配契約?在我閱讀《我的故事》過程中,沒有看到簽署契約的情節,所以,他們二人之間,似乎在第一眼,就建立起彼此的信任與默契。

契約、婚姻、公司組織是文明人特有的制度,目的在於促成人與人之間有效率的合作。有效率的契約、法規與文化(都屬於制度經濟學所謂的「制度」),不僅是為達成一加一大於二,更希望每個人都大於原本的一。透過合作,尤其是信任對方的合作,促成彼此能力的發揮、人格的發展(尤其是家庭成員)。所謂人格(personality),是用來彰顯一個人的思考模式、感情表達及行為特性等的概念,尤其是為區辨自己與他人的不同獨特性質。

瓊瑤碰上平鑫濤,就像千里馬碰上伯樂,一個「實行家」為一個「夢想家」打理世俗生活的一切,努力於讓「夢想家」淋漓盡致地發揮她的潛能,實現她的夢想,發展她的人格,就是哲學所謂的實現生命的存在性(ontology)。

圖一:平鑫濤前妻林婉珍自傳宣傳。(皇冠文化集團臉書)。
平鑫濤前妻林婉珍自傳宣傳。(皇冠文化集團臉書)。

使用更淺顯的比喻,網路酸民習於使用酸言、酸語批評,就是一種實現存在感的行為;但是,這種存在感很快地就會被其他的酸言、酸語淹沒。形成著作、創造事業、經營家庭,才可以形成更踏實的存在感。再下一步發展,就是瓊瑤所謂的:筆下的人物「活過來」,躍上大螢幕,寫的詩詞也被播放、傳唱。

平鑫濤為瓊瑤實現奇異的夢想,他自己也陶醉於自己既是「實現家」,也是「夢想家」的滿足感。當平鑫濤的事業角色變模糊,他的人生角色也變模糊,家庭內、外界線的模糊,就形成外遇。

定義禽獸、犯賤、高貴

人性的道德光譜,可以約略地如此描述:慾念、感情(戀棧)、理性、犧牲。

禽獸者,不把自己的女兒,當作女兒看待,是謂「禽獸」。

犯賤者,把自己的女兒,當作女兒看待,但別人的女兒,不是女兒,是謂「犯賤」。

高貴者,致力於協助他人開發潛能、發展人格、實現夢想,將他人夢想的實現,視作是自己生命意義的實現。

高貴的情操很偉大?很遙不可及嗎?如果你身為父母,想想自己為子女的付出與期待,應該會認同自己很高貴!

女方或權力弱勢者的角色

瓊瑤應該像林月雲一樣,當一個永遠的、低調的、沉默的第三者?林月雲習慣於演員角色,是配合劇本、編劇、導演而演出的被動性格。作家的角色是主動的、積極的、追求完美的性格。瓊瑤具有道德的瑕疵,這是她創作性人格的延伸,是創作人格根深蒂固的特質。如果欣賞瓊瑤的作品、肯定瓊瑤的貢獻,就必須去理解瓊瑤的創作性人格。大家不能接受瓊瑤和平鑫濤對平家其他家人的傷害,但可以去理解背後的情境。

除了慾念的宣洩,大部分的「犯賤」也是出於「愛」,典型案例是出現在2016年8月7日的新聞,某國立大學教授要求女研究生當他情婦,如此表白:「妳就這樣無緣無故跑進我的生活,妳撩起一瀾漣漪,驚動我早已寧靜的心,我不得不感受妳帶來的悸動,讓出生命的繁忙,去認真思考妳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我深深了解我注定要因妳而付出,無怨無悔的付出,不求回報的付出!這一切不因為什麼,只因為妳我都無法理解的前世因緣!」(透過搜尋以上文句之片段,可獲得確切資訊。)

《教育基本法》條文之一是「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身為老師或教授,必然極盡所能地維護自己女兒的「人格發展權」,希望她的未來可以向侯佩岑一樣,有自己的專業、事業、家庭、社交圈、引以為豪的志業。至於別人的女兒,希望她「所扮演的角色」是自己的情婦,其他則免!

我欣賞平鑫濤與瓊瑤密切合作下,對華語世界的(流行)文化貢獻,所以,我主張在所有男人背叛自己家庭的案例中,平鑫濤是最高貴的!為了凸顯我的主張,我分享一個發生在20多年前的真實案例(但沒見報),以對比出平鑫濤的高貴。

老實的男教授、單純的小助理、犀利的大老婆

我一輩子待在校院,曾經被一個外遇事件震撼。一位被大家公認最老實的教師,被盡職洗衣的老婆發現西裝口袋有旅館發票,犀利幹練的大老婆不作聲色的去雇用私家偵探。抓姦在床!大老婆要求巨額的賠償,但剛畢業的小助理哪來的錢?

小助理被逼入絕境的同時,老實的男教授躲在角落,不知所措。因為在男教授的認知裡,生活與生命是著作、升等、教學、養家,偷吃被抓不是他人生計畫的一部分。犀利的大老婆奪回主控權,殺得小助理遍體麟傷,嚇得男教授屁滾尿流,卻也犀利得恰到好處,讓事件不曝光、不拆散家庭,逼迫老公回去乖乖教書。大老婆從此更加大權在握,賺到殺敵制勝的滿足滋味,男教授也終於圓滿自己曾經對青春肉體嘗鮮的體驗,和大學同學吃飯聊天時,不用再一味地好奇與羨慕企業界好友的經驗。

教授夫妻賺到肉體、金錢、滿足體驗,或許可以考慮聯手出擊,等著下一個單純小助理的出現,再設局、出征。可能受騙的對象,絕對不是靚女或辣妹,而是乖巧的鄰家小女生。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