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明璁專欄:一個同志友善的世足想像

「即使平權浪潮正席捲全球,但在足球場上的同志球員,仍須小心翼翼地壓抑隱匿自身,繼續扮演沒有彈性的異男形象。距離真正同志友善的世界盃,還有無數場硬仗要踢。」(示意圖,美聯社)

「即使平權浪潮正席捲全球,但在足球場上的同志球員,仍須小心翼翼地壓抑隱匿自身,繼續扮演沒有彈性的異男形象。距離真正同志友善的世界盃,還有無數場硬仗要踢。」(示意圖,美聯社)

職業足球向來是男子氣概的「神聖領域」。雖然俄國足協發出聲明,歡迎各種性傾向的球迷光臨世界盃,也允許揮舞彩虹旗,但顯然只是期間特別限定。過了世足月,一切制度性的歧視仍將恢復原狀。

六月三日,美國和愛爾蘭這兩支無緣晉級世界盃的國家足球隊,進行一場意義非凡的友誼賽——所有選手的球衣背號都以彩虹數字呈現,力挺同志權益。這對即將舉辦世界盃的俄羅斯,巧妙形成一股壓力。根據俄羅斯規定,任何人只要在兒少可能出現的場所,秀出支持同志的標記符號都觸犯法令。

雖然上周俄國足協發出聲明,歡迎各種性傾向的球迷光臨世界盃,也允許在球場及周邊揮舞彩虹旗。但很顯然只是期間特別限定,過了世足月,外國遊客走了,一切制度性的歧視又將恢復原狀。

不只在俄羅斯,長久以來,現役足球選手要出櫃仍是巨大禁忌。足球史上第一位出櫃的球星法仙努(Justin Fashanu),在一九八一年以破黑人球員紀錄的百萬英鎊身價進入足壇,不久後卻因出入同性戀酒吧而遭嚴重排擠。九○年他公開同志身分,遭球會以「行為不檢」開除。九八年,他在倫敦的車庫裡上吊自殺。

職業足球向來是男子氣概的「神聖領域」。日常生活壓抑的暴力,透過競賽而擁有攻擊正當性。球場內外,仇女的話語被用以激勵這些「男人中的男人」,而異男性慾的滿足則被當成驍勇善戰的獎賞。一位球星的出櫃,並無法刺激認知失諧的省思,最終犧牲成為沙文神話的獻祭對象。

米克爾(前)淡出歐洲足球舞台轉戰中超,今年可能是老米最後一次世足之旅了。(美聯社)
職業足球向來是男子氣概的「神聖領域」。日常生活壓抑的暴力,透過競賽而擁有攻擊正當性。球場內外,仇女的話語被用以激勵這些「男人中的男人」⋯⋯(示意圖,美聯社)

英超從十二年前開始,才在曼城隊率先示範下,進行一些同志友好的行動方案。當時該球會總裁說:「包容而非排除,才是一個足球隊應有的精神。」可惜這些美好理想的落實仍相當有限。

直到三年前知名球星蘭帕德(Frank Lampard)都還無奈地批評:「儘管同性戀就生活在我們之中,未來也可能有更多球員出櫃,但足球存在著巨大的問題就是,人們總以為那是男子漢的運動,同性戀不該參與進來。」

倒是去年底上市的新版《足球經理人》電玩,將球員出櫃當成經營的一部分。在遊戲設定裡,非但不是負面消息,反而因受廣大LGBT(同志)族群歡迎,而提升球會的收益。不過,可出櫃的球員也僅限額外添加的虛擬角色,不能有任何連結影射真實球員的設定,以免挨告或球迷反彈。

看來即使平權浪潮正席捲全球,但在足球場上的同志球員,仍須小心翼翼地壓抑隱匿自身,繼續扮演沒有彈性的異男形象。距離真正同志友善的世界盃,還有無數場硬仗要踢。

*作者為現任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師。原刊於1631期《新新聞》,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