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水源區不保護,不只缺水、還會喝不到好水

2018-05-29 06:40

? 人氣

立委劉建國舉辦公聽會,要求政府應正視飲用水取水口、水庫集水區未劃設保護區,引發用水安全疑慮的問題。(圖為朱淑娟提供)

立委劉建國舉辦公聽會,要求政府應正視飲用水取水口、水庫集水區未劃設保護區,引發用水安全疑慮的問題。(圖為朱淑娟提供)

每年春天缺水危機都要上演一次,行政院編列大筆預算、想了很多辦法要解決缺水問題,但水質好不好卻很少重視。甚至大肆開放集水區開發,或該劃水源保護區的地方,縣市長、民代還會帶頭抗拒劃設。一個健康的國家,不只不缺水,還要喝好水,而要確保民眾喝到好水,好好保護水源區是第一步。

民進黨立委劉建國25日在立法院舉行「全民喝好水公聽會」,類似的公聽會過去他已舉辦多次,是極少數會關注保護水源區的立委。他說:「台灣的水資源得來不易,保護水質是重中之重,不論生活、農業、工業用水,要有好的水質才能讓民眾安心,國家的產業及農業發展也才會順利。」

20170609-總統蔡英文、台南市長賴清德 9日至白河水庫壩頂視察「白河水庫改善計劃」,圖為白河水庫水面上小型漂流物。(顏麟宇攝)
多數地方政府、民代不重視水源區保護,而是在意水庫集水區列為水源保護區就會限制發展。圖為白河水庫水面上小型漂流物。(資料照,顏麟宇攝)

但多數地方政府、民代看的不是水源區該如何保護,而是一旦水庫集水區被劃設水源保護區,就會限制地方發展。於是台灣出現一種很奇特的現象,如果有新開發的水庫或水源設施,依法應劃設水源保護區,地方首長及民代就會帶頭拒劃。而已劃設水源保護區的,為了開發也會一再要求解編以利開發。

依《飲用水管理條例》第5條規定,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不得有污染水源水質的行為。另外《自來水法》第11條也有相關規定,已劃定且公布水質水量保護區,禁止或限制貽害水質與水量的行為。

而只要不劃設也不公告,相關法令就管不到,連帶監測標準也會較寬鬆,例如環保署主管的土壤及地下水監測標準就區分水源保護區、非水源保護區兩類。所以當行政單位跟你說地下水符合標準時,可能用的是較寬鬆的標準,不表示水質就安全無虞。公聽會當天,來自各地的團體就提出以下多個案例。

水庫集水區不列保護區,水質安全有疑慮

湖山水庫是經濟部水利署新完工的離槽水庫,位於雲林縣斗六丘陵西麓、北港溪支流梅林溪上游。這個水庫的集水區位於北港溪支流梅林溪上游,但面積很小只有6.58平方公里,於是另在南投縣竹山鎮內的清水溪建桶頭堰攔水,這裏的集水區有259.2平方公里,攔水後再利用引水道進入湖山水庫蓄存。

也就是說,湖山水庫的集水區有三個,一個在雲林縣斗六市、古坑鄉,第二個在南投縣竹山鎮,兩區總計68.4平方公里,約占總集水區面積26%。第三個包括嘉義縣竹崎鄉、梅山鄉、阿里山鄉,有193.13平方公里,占74%。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協會理事長林富源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協會理事長林富源

當水利署依環評結論要劃設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時,嘉義縣長張花冠、嘉義縣立委陳明文卻反對將這三鄉劃入水質保護區。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理事長林富源說:「花了這麼多錢蓋的湖山水庫,說是要給我們水喝,但不劃水源保護區,我們雲林有一口好水可喝嗎?」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台中鯉魚潭水庫,水庫的水是越域引自大安溪士林壩上游,但士林壩上游卻沒有劃水質水量保護區。水利署則認為這裏的集水區已嚴格禁止開發,而且水質監測尚可,是否有劃設的急迫性可以再評估。但反過來說,如果真的已嚴格禁止、水質也尚可,劃保護區又有何不可?

水源區旁邊有違章工廠,地下水怕怕

20180204-水汙染專題,新北市中港大排五股、泰山段,工廠旁的排水溝將水排入中港大排中。(甘岱民攝)
水源區旁邊有違章工廠,就算自來水公司說檢驗合格,居民還是不敢喝。(示意圖,甘岱民攝)

另一個例子是彰化。彰化75%的自來水來自地下水,全縣有164個自來水地下水井,但彰化違章工廠居全國之冠,灌排又不分離,「自來水公司都說檢驗合格,但很少人敢喝,轉而買水,彰化有780個加水站,比超商還多,我們用1百倍到1千倍的價錢買水。」彰化縣醫療界聯盟常務理事蔡志宏說。

另外他舉一家位於彰化和美的電鍍廠為例,這家工廠500公尺範圍內有密集住宅區、幼稚園、2個自來水地下水井。過去環保局曾稽查這家公司用的酸鹼液,沒有許可證而開罰,但因沒有劃設保護區而無法禁止設置污染性工廠。

類似案例發生在屏東縣高樹鄉,一家刀具工廠設在飲用水取水口400公尺內,這個取水口供應鄰近6個村莊用水,也是多個加水站的來源。如果環保署有公告這裏是「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這個地區就不會允許蓋污染性工廠。

水源區蓋垃圾掩埋場,水源污染風險高

另外位於高雄市旗山、內門交界,正在環評中的「馬頭山廢棄物掩埋場」,下方就是阿公店水庫的地下越域引水道,附近也有很多斷層,依經濟部中央地調所地表測量結果,這裏的地表有快速不等量隆起與位移現象,在這裏設置大面積結構物,可能造成結構物龜裂,掩埋場污水滲漏而污染河川。

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發言人龔文雄,在公聽會提出,依水利署主管的《水質水量保護區劃定、變更及廢止作業要點》,這個地區地下水豐沛、又鄰近水庫引水道,已符合應劃設水質水量保護區的原則。

而已劃設水源保護區的地區,也不時有民代為了開發,要求行政單位解編,例如台南的玉峰堰每天可提供3萬到5萬噸民生用水,對缺水的台南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備援,卻不時傳出民代要求解編水源保護區以利開發。

也許行政單位會認為,有些水庫集水區面積大、且地勢平坦,全部劃為保護區對當地民眾影響過大,這可以討論。但現況是工廠或污染性設施距離水源區太近,的確會影響水質安全,事涉民眾用水安全,需要更多的作為。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