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政府只會說「不在暴力下低頭」嗎?

2018-04-30 07:10

? 人氣

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警方以人牆堆疊阻擋。(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警方以人牆堆疊阻擋。(顏麟宇攝)

四二五反軍改暴亂,是有計劃的造反行動,但總統談到執法,竟然只針對現行犯,並表示「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更荒謬的是柯文哲,竟然在發生如此有帶頭作用動搖國本暴亂後,對同批團體再核淮路權到五一八,還說陳抗是憲法保障的權利,「政府不會隨便取消」。

民主在台灣玩到陳抗遍地烽火、如影隨形,抗爭者對政府領導人的仇恨心及必得而甘心宛如交戰國,警察及記者安全無保障,其任意被打罵凌虐(消音)宛如在戰地,這還算民主國家嗎?發生了重大動搖國本暴亂後,市府不緊急停止,還對同批團體核准路權,自由濫用到這地步,而中央政府只會深溝高壘,把總統府、總統官邸、立法院等用拒馬團團護住,代表公權力最高負責人的總統也只敢心虛氣弱的說「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公權力窩囊到這地步,這還算法治國家嗎?台灣已淪落到承認民主法治完全失敗,成為只能躲在拒馬後執行公權力的「拒馬共和國」了嗎?

「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的受害者式說法,完全不像一個「有所作為」的政府領導人。「政府不會隨便取消」的縱容式談話,更不像維護社會秩序及廣大市民權益的市府大家長。全世界文明國家處置陳抗團體,包括行動、路線、突發事故及是否再核准路權,都該有一套標準及應對程序,警察尤具有極大公權力,對違法者必須立即處理,否則「積漸成習」就會「積重難返」。一旦警察及記者成為挨打及被害對象,那民主的兩大支柱就垮掉了!民主就形同滅亡了!

20180426-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並在拒馬及地上留下「執政無能」等的標語。(顏麟宇攝)
20180426-反年改團體25日試圖衝入立院,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並在拒馬及地上留下「執政無能」等的標語。(顏麟宇攝)

以三四十年前我們留學生及同鄉在美國的多次陳抗為例:那一律是必須經過申請,一律必須在警方劃定的紅缐內行動,一跨越紅線,警棍馬上無情打下,對警方表示反抗或有犯規行動(如一位荷蘭藉示威者去踢了國府駐美領事館數腳),馬上被警察拖走留置,警察還騎馬隨時注意遊行隊伍動態。換言之,警察完全代表公權力,其國家授予之權力及人身安全不容冒犯。

反觀台灣,已經過三次政黨輪替的廿一世紀蔡政府,竟然允許反軍改團體多次圍攻立院、包圍總統官邸,還要拉倒立院鐵門、攻進立院、阻擋議事;而警察則成為無辜的人肉盾牌,不但未見防身武器,還「打不能還手,罵不能還口」。更嚴重的是,反軍改團體主事者及政府都事前知悉「攻佔立院」(包括順勢攻佔總統府)計劃,進攻者都有特種部隊軍事背景且攻擊道具齊全,政府及陳抗主事者竟然未做維持秩序或提前制止準備,仼令暴徒快意恩仇、盡情施為。

孔子說:「以不教民而戰,是謂棄之!」讓未訓練好的人民去作戰,尚且等於「國家白白犧牲他們」。那讓手無寸鐵的記者及人肉盾牌的警察去被有備而來、肆意行兇的反軍改暴徒虐打,是不是等於「蔡政府故意犧牲他們」?一個只會發表「不會在暴力下低頭」談話,把自己當做受害者而不是人民及國家捍衛者的政府,不只失職,而且是加害者的幫兇及變相鼓勵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