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鼎銘觀點:台大高教靈魂還在否?

2017-11-30 07:00

? 人氣

作者質疑,全台有那個大學像台大,有完整的系所推動大一、大二不分系,讓學生發展未來的興趣及專業。但台大就硬是沒有這樣的規劃,寧不怪哉?(資料照,吳逸驊攝)

作者質疑,全台有那個大學像台大,有完整的系所推動大一、大二不分系,讓學生發展未來的興趣及專業。但台大就硬是沒有這樣的規劃,寧不怪哉?(資料照,吳逸驊攝)

經過學術醜聞的台大,在新校長遴選的過程中,候選人或在臉書,或在治校理念說明會現場,端出他們的治校理念,確實讓人有些想像的空間。

例如管中閔以「史丹佛 2025」為例,指出在未來大學,知識不應是「套裝知識」,而是「以學習者為主體,重視人本價值,教育的核心在於培養因應複雜變局的各領域人才。」王汎森作為歷史學者,表示將為台大建立人文氣息的文化,並「把世界帶進台大,把台大帶到世界」。陳弱水希望為台大培養「具通識的專業人才,立足國際一流大學之林。」他將鼓勵學系「降必修學分,性質相近的學院,可考慮大一不分系。」「人本價值」、「人文氣息」、「具通識的專業人才」、「大一不分系」,聽起來很熟悉,又很崇高的話語,卻都是歐美名校辦學的理念。

耶魯大學校長Richard Levin曾說過,通識教育才是本科教育的核心,目的不只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批判能力,更在為年輕人的終身學習打下基礎。哈佛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William Kirby,2006年到中國參加「北京論壇」,在北大演講時,特別指出哈佛大學通識教育的四大目標:第一,把學生培養成為合格的公民;第二,讓學生“認識自己”;第三,不為學生的職業作準備,而是為未來將碰到的環境變化準備;第四,培養學生的道德倫理觀。2012年6月,他再度到北京清華大學演講,特別強調教育與訓練的差異;前者強調人文教育在本科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為了達此目標,歐美名校的通識課程設計,皆有其理念、目標及特色。所以哈佛大學及芝加哥大學的通識教育,就展現出截然不同的風貌。

但對照台大最近通識教育的改革,毋寧是令人失望的。台大副教務長康仕仲在2017年3月第69期「通識在線」為文指出,自105學年度起,台大「將更多所謂專業基礎科目採計為通識學分,」他認為「有更多可以採計為通識學分的課程納入,意味著修習更具彈性,舉例而言,學生轉系,或放棄雙主修、輔系時,已修課程可能可以採計為通識學分,不會有學分被浪費之虞。」副教務長康仕仲指出,「通識學分≠通識課程,只要能讓學生跨出自身主修,所修課程即可計入通識學分。」

這樣的變革,依台大前教務長莊榮輝在同期「通識在線」的分析,就是「原來18通識學分先降為15學分,然後其中的6學分可以『基本能力課程』充抵,3學分可由『大一國文』充抵,剩下的6學分又可選修各學系『大一專業基礎科目』充抵,同時將學院的指定領域一律降為3個。」莊榮輝指出,此次變革「大量加重這些抵認課程的學分,再加上大一國文也可抵認3學分,只要所選課程能符合3個通識領域之要求,學生可能完全不須修到原先通識教育中的人文藝術、公民社會、自然科學等素養課程,用制度變革以前的角度看來,就是幾乎可以不用修習通識課程。」

資深通識專家黃藿教授在同期刊物中也為文說明,台大上一輪通識教育課程的規劃,曾完成《台灣大學共同與通識教育改革之研究》,提出三種建議方案:一、核心課程(Core Curriculum)模式;二、均衡選修(Equal Distribution)模式;三、學院核心課程模式。黃藿遺憾地指出,台大目前的通識變革,「並沒有經過足夠的研究與檢討前置作業,就在論述不足的情況下通過了新的通識教育學分與修課規定的改變,手段之粗糙不免令人遺憾。」他批評,「這樣的通識課程學分抵免與採計,除了討好學生外,有怎樣的理據,或是否符合通識教育的目標與精神,或者有更高深的教育理念做為指導呢?」 

20170912-台積電位於大陸南京的晶圓廠十六廠今(12)舉行進機典禮,張忠謀董事長親臨典禮致詞。(台積電提供)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指出,「大二之前應該著重在通識教育,大三、大四可以加一點專業,碩士則是完全專業」,「這樣訓練出來的會是領導人才」。(資料照,台積電提供)

台大對通識教育的迷失,在考招新制的爭論中最為明顯。今年11月23日聯合報的報導,台大副教務長張耀文表示,「長久以來,考招的討論都沒有問業界的看法,應該問問台積電、聯發科等公司的觀點,和對人才教育的期望。」

張副教務長的問題,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於2015年10月4日出席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新書發表論壇,早就給出了答案。針對「目前台灣教育遇到瓶頸,到底如何培養出趨勢下的人才?」這樣的問題,張忠謀表示「到了大學,通識教育才是最重要的」,他指出「大二之前應該著重在通識教育,包含基礎科學、經濟、歷史、文學和藝術等,大三、大四可以加一點專業,但不要超過一半,碩士則是完全專業」,他相信,「這樣訓練出來的人會是領導人才。」

十幾年前,黃崑巖院長曾說過「先做文化人,再做專業人」,這乃是歐美知名大學及張忠謀對通識教育的期待之所在!但觀諸台大這幾年的教育變革,明顯已逐漸拋開通識教育的理念。這樣的學校,如何值得我們給予更高的期待?

近幾天媒體報導,青輔會針對1萬2千名大學生的調查,發現高達4成以上表達,如果再選一次,不會再選原來的科系!這樣的數據,有人認為彰顯性向興趣不合;但另一方面,未嘗不是學生興趣未定,更值得我們省思各科系過度專業化的危機。

此時此刻,台大應該思考大一、大二不分系的重要性。幾年來,筆者百思不解的毋寧乃是:縱觀全台,有那個大學像台大一樣,有這麼完整的系所?這樣的條件,最有資格推動大、大二不分系,讓學生至少有二年的時間,發展未來的興趣及專業。但台大就硬是沒有這樣的規劃,寧不怪哉?

不知台大此次參加校長遴選的所有候選人,可以給我們滿意的答案否?

*作者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賴鼎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