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吃貨相見,分外眼紅─魚麗與鄭性澤

2017-11-26 06:20

? 人氣

鄭性澤(右)獲判無罪結束15年冤獄夢魘重回自由,他說想做的事只有一個:孝順。圖為鄭性澤母親(左)與鄭性澤(右)。(謝孟穎攝)

鄭性澤(右)獲判無罪結束15年冤獄夢魘重回自由,他說想做的事只有一個:孝順。圖為鄭性澤母親(左)與鄭性澤(右)。(謝孟穎攝)

結束了11月11日慕哲的分享,我扭頭就跑,直奔台中魚麗。

「你要去魚麗訪問鄭性澤?」——聽到這樣的話,我回的全都是人盡皆知的政治正確:「唔唔唔是哦。鄭性澤案是臺灣司法史上標誌性案件,從2002年案發被判死刑,鄭性澤及家人一直喊冤,直到十年後鄭性澤寫信給廢死(臺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後來平冤(臺灣冤獄平反協會)成立,鄭性澤案成了他們救援的冤字第一號案,2013年七月起,台中魚麗餐廳開始每月一次給鄭性澤送牢飯,到2017年10月26日再審宣判無罪……」

「魚麗?東西很好吃!」——聽到這樣的話,就像對上了接頭暗號,只須點點頭一個眼神就好了,什麼都不用說,沒廢話。都是吃貨,知道此中意味。

吃貨初見

今年9月12日,第一次去魚麗,真的是為鄭性澤,但我錯過了鄭性澤,他那天去臺北了。

還好,去魚麗永遠不會錯過美食。我是中午時分踏著飯點兒走進魚麗的,當真是一路從台中火車站走過去的。魚麗離火車站不遠,慢慢走,只須二十分鐘,胸著的小包裡,裝著我的酒,有我的經典紅火果和糯米酒,還有什麼,記不得了,應該還有個橙色系的,芒果?椰子?還是檸檬蜂蜜?不好意思實在記不得了,只記得魚麗的菜實在太好吃了。天下吃貨是一家,美食入口,就是對上了接頭暗號。

吃飯之前悄悄窺視過魚麗的廚房,似乎原本是這套民房的陽臺,長長窄窄的一條,兩個人錯身而過都要先練一練提氣縮身功,只有三個灶口,一個主廚加一個小幫手,一個又一個小盤子端上來,每一個菜都好吃,每一個菜後面都有一個故事。

久聞魚麗無功能表料理,不用操心點菜的事兒,來什麼吃什麼就是了。

我背對廚房,負責埋頭苦吃,按捺不住每吃一口都要感恩讚歎一聲。紋雯坐我對面,面對廚房,每一道菜出來還沒到我面前,她就開始說這道菜背後的故事。我很享受這種一邊吃美食一邊聽故事的吃法,美食與人生,同樣不可辜負;她似乎也很享受這種一邊聽讚美一邊講美食故事講法,打的願打挨的願挨,誰讓我們都是吃貨,是一國的呢?

魚麗好吃,真正的奧秘在這裡,看得到的滿滿一屋子食材,看不到的不光有地下室裡的寶,還有所有人投入的時間與心血。(寇延丁提供)
魚麗好吃,真正的奧秘在這裡,看得到的滿滿一屋子食材,看不到的不光有地下室裡的寶,還有所有人投入的時間與心血。(寇延丁提供)

那天我們面前擺了整整一桌十幾個小盤子,魚麗的故事真多呀。這就算是找到了組織吧。

那天除了吃菜聽故事,還喝了我的酒。

吃貨相見分外眼紅,來而不往非禮也,吃過了魚麗的菜就該我的酒上場了。

魚麗每一道菜後面都有一個故事,我的酒也一樣。每喝一口紋雯讚歎一聲,讚歎之餘還招來魚麗同仁共品,一起讚歎。

其實我隨身帶的酒不只這些還有好幾瓶,不是不捨得帶給魚麗喝,而是我一路顛簸,在旅途中釀酒,是走一路釀一路,尚在醞釀之中,不到能喝的時候。台中下了火車,第一件事是先在車站找儲物櫃,安頓我大瓶小瓶正在釀造中的酒,再用小包裝上我的得意之作去魚麗獻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