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蔚然專文:沒有不美的語言

2021-02-23 05:50

? 人氣

台語很美,不用加上「其實」;母語很美,說就對了!圖為新北市臺灣母語日觀摩會暨本土語言聯合頒獎典禮  。(資料照/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台語很美,不用加上「其實」;母語很美,說就對了!圖為新北市臺灣母語日觀摩會暨本土語言聯合頒獎典禮 。(資料照/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猶太教宗教文獻《塔木德》裡這麼寫著:「世上只有四種語言值得使用,歌唱用希臘文、打仗用拉丁語、哀悼用敘利亞語,平常說話用希伯來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據說西班牙國王查理五世宣稱,他用「西班牙文和上帝講話,用義大利文和女人講話,用法文和男人講話,用德文和馬講話。」

類似上述的說法,根據《透過語言這面鏡子》(Through the Language Glass)作者蓋伊・多伊徹(Guy Deutscher),都是胡說八道。

他還舉了其他胡說八道的例子。

有人認為生活在熱帶的民族,想必是太慵懶,以致說話時子音大半不發出聲。還有人說,從葡萄牙語的柔和與西班牙語的尖銳,可以看出兩個鄰近的文化差異。更很多人認為德文是最適合用來闡明哲學思考的語言。

以上論調所秉持的概念就是:一個民族的語言反映它的文化、心靈以及思考模式。這句話大家都聽過,但真的如此嗎?下次要是有人如此宣稱,你大可跟他說:麻煩舉個例。他應該會馬上閉嘴。

很多關於語言的觀察和見解,其實都拿不出明確而不可破的證據。

有趣的是,秉持上述迷思的大半是歷史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例如,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曾說:「我們可以從一個民族的語言偵測到屬於那個民族的天才與習俗的跡象。」法國哲學家德.孔狄亞克則說:事實證明,每一個語言在在表達了使用那個語言的人的特質。」美國哲學家艾默生也有類似的廢話。

以上的說法,我們只要把「語言」換成「文化」都大致成立。它們的問題,就是把很多和文化有關的因素,誤認為是語言的因素。

也就是說,文化影響了語言,而不是語言本身有優劣的問題。

語言本身沒問題,只是使用時出了問題。(但這是另一個話題。)

語言學家告訴我們:南美洲叢林部落的語言,或者是北美洲原住民的語言,和德文一樣,都可以應付複雜且抽象的思考。

我們都聽說法文最浪漫,法國人自己也似乎這麼認為。那其實是因為法國人生活的方式讓我們覺得浪漫,不是因為法文本身比其他語言浪漫。

在平常生活裡,對於不熟悉的語言我們會產生反應。聽到歐美人講話,哇,好好聽喔;聽到外籍移工講話,哇,什麼東西啊,嘰哩呱啦?!前者出自於面對白人的自卑,後者出自於歧視;都和語言本身沒關係。

我常聽家人說:「其實台語很美的,裡面有很多智慧。」其實,我的家人可以拿掉「其實」。我也常聽到「其實客家話很美的,裡面有很多智慧。」其實,他們也可以拿掉「其實」。沒有一個語言不美。

話說回頭,兩個例子的「其實」,道盡了方言在台灣被打壓的歷史,以致於一般強調母語很重要的人士,開口必說他們的母語很美。

我希望拿掉「其實」是基於:我們不用向任何人證明自己的母語很美,口號似的宣言可以省下。

你的語言有多美?好好用它就對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國家文藝獎得主。本文原刊作者臉書,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