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街友悲歌:遭異性騷擾、石頭及鞭炮襲擊,還要躲避政府驅趕

2021-01-06 07:20

? 人氣

新冠疫情肆虐,日本當局加強防疫政策,但也讓遊民的處境更加艱難。(美聯社)

新冠疫情肆虐,日本當局加強防疫政策,但也讓遊民的處境更加艱難。(美聯社)

受新冠疫情持續升溫影響,日本兼職女性的失業率、自殺率大幅上升,甚至有不少走投無路的女性露宿街頭,因此衍生出不少襲擊事件。像是位於澀谷區的幡谷公車站,就在去年11月發生64歲的女街友大林三佐子,遭附近酒店的男性職員毆打致死的案件,引起街友及女權團體不滿,發起追悼及抗議。其中參與追悼、化名山野惠美的38歲女性,接受《每日新聞》的採訪,娓娓道出女街友所面臨的窘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山野惠美2005年從關東地區某所大學畢業後,相繼與5間以上人才派遣公司簽約,靠著臨時打工維持生計。談到為何選擇兼職而非一般公司正職,山野表示,她是「就職冰河期」的最後一代(指日本社會就業極為困難的時期,主要是泡沫經濟破滅後的1993年至2005年畢業的大學生,及雷曼兄弟事件後2010年至2013年的畢業生),從十幾歲起就看到許多人拼了命才找到工作,最後還是因各種因素而辭職,讓她對進入公司工作不抱太大期望。加上考慮到自身心理狀況不是很穩定,比起一直待在同一個職場,兼職工作或許比較適合自己,故決定過著打零工的生活。

打零工的日子持續約5年後,山野因要照顧住在關東地區其他縣的祖父母,而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不料等到半年後,她準備在2011年的夏天回歸工作時,卻發現日本政府已在2010年決議通過《勞動者派遣法》修正案,禁止單日及雇期不滿1個月的兼職契約,讓即將邁入30歲大關的山野十分錯愕。等同失業的山野在無奈之下,只好暫時寄住在另一名也失業的朋友家。

但因朋友失業無法收留自己太久,加上311東日本大地震才剛發生沒多久,日本經濟、民眾心理狀態都不佳,讓情緒本來就比較不穩定的山野倍感壓力,因此失去找工作的動力。出身單親的山野,在無法投靠同為兼差工作的母親的情況下,雖曾考慮申請生活保護補助,但因當時社會對於申請補助的人抨擊不斷,加上要申請相關補助,必須要提出詳細成長經歷,且之後的生活也會一直受到管控,讓她心生抗拒,最後決定放棄申請。

開始街友生活

無處可去的山野,最後在2011年的秋天透過朋友,在東京都內的河岸邊開始「生活」,利用從商店等地收集的廢棄材料、紙箱,及在百元商店購買的釘子、封箱膠帶,打造勉強能容納一人的小屋。小屋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除有卡式爐及鍋子外,還備有即食白飯、咖哩等微波食品,只要簡單加熱就能填飽肚子;廁所及生活用水則全靠單車車程約3分鐘的公共廁所及洗手台。

工作方面除打打零工外,山野還會撿附近的飲料罐賣錢,回憶起那段露宿生活,山野透露自己當時並沒有覺得生活很「悲慘」,認為比起寄住朋友家,靠自己賺的錢生活更有實感。並稱過去租屋時,往往得為了生活費拼命工作,就算碰上黑心公司,為了生活也只能咬牙忍耐,進而讓黑心公司「活」得更久。與此相對,露宿生活只要賺夠最低開銷就好,讓她感覺自己可以從「血汗工作」中解脫。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