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告軍官性侵 美國部落客遭判2億5000萬元天價賠償

2017-08-28 08:00

? 人氣

美軍示意圖。(美聯社)

美軍示意圖。(美聯社)

美國陸軍軍官瑞金斯2013年捲入軍校性侵案,一名女部落客指控瑞金斯在西點軍校同窗時期性侵了她,經過4年調查,才終於確定瑞金斯並未犯案,這名部落客也被判處誹謗罪,須支付840萬的鉅額賠償(約新台幣2.5億元)。

美國陸軍軍官瑞金斯曾是一名前途光明的軍人。2013年,正值瑞金斯升任准將前夕,一通來自五角大廈犯罪調查處的電話,讓他的軍旅生涯戛然而止。

一夕跌落谷底

瑞金斯(Col. David “Wil” Riggins)在1987年畢業於西點軍校(West Point),隨後加入第82空降師(82nd Airborne Division),並在1990年伊拉克戰爭立下軍功,獲頒銅星勳章。之後,他加入陸軍遊騎兵隊(United States Army Rangers),軍階一路上升,2007年,42歲的瑞金斯已成為上校。2013年7月2日,五角大廈宣布提名瑞金斯為一星准將。

始料未及的是,提名過後僅13天,一名前西點軍校學生夏儂(Susan Shannon)在她的個人部落格上發表題為〈我:一名西點軍校女學生的性侵案〉(The Rape of a Female Cadet at West Point: Me.)的文章,沉痛描述被性侵的往事,「我和室友都在西點軍校遭到性侵,而我們從未舉報此事。」

「性侵我們的人名叫威爾・瑞金斯,1987年班次,現在正是軍隊裡的上校。性侵事件是我離開西點軍校的原因;他的軍階扶搖直上,我的(從軍生涯)卻止步於過去。」夏儂慟訴,1986年事發當晚,她在西點軍校校園內的艾森豪威爾劇院(Eisenhower Hall Theatre)「拿了免費發送的啤酒」後喝醉不省人事,遭到瑞金斯的狼爪侵犯。

瑞金斯與夏儂都是1983年進入西點軍校的學生,但夏儂於1986年春天輟學。據法院紀錄,夏儂當時對校方否認自己曾受性暴力。但法庭上她表示,輟學原因是因遭瑞金斯性侵,她在一份訴訟文件中寫道,「性侵的惡魔長年以來不斷侵擾著我」、「數十年的自殺憂鬱念頭,將我領向了上帝」。

升遷遭拒、被迫退休

這篇文章刊出8天後,夏儂再度張貼另一篇文章,表示自己因性侵案而接獲五角大廈「犯罪調查處」(the Army Criminal Investigative Division)聯繫。她表示,自己原先並不想出面陳述,但調查員告訴她瑞金斯將有可能成為准將,「他們激發了我的使命感,於是我決定這麼做。」

夏儂的控訴幾乎馬上獲得處理。2014年春天,美軍正因處理軍隊內性暴力事件不力而面臨輿論龐大壓力。在此氛圍下,還沒等到瑞金斯的案件結束調查,美國陸軍部長麥克修(John M. McHugh)就直接取消了瑞金斯的升遷提名。麥克修表示:「我對瑞金斯上校沒有信心,我不支持將他升遷為准將。」於是,瑞金斯與准將頭銜擦身而過,性侵臭名也迫使他倉促退役。

證詞差異過大 原告遭打臉

瑞金斯陳述,他與夏儂於1983年一次萬聖節派對上曾經合意性交,他們短暫戀愛後和平分手。然而,夏儂堅稱性侵事件是發生於1986年春天,當她醉醺醺地在人行隧道裡行走時,瑞金斯讓她上車,表示願意載她一程。夏儂並不記得詳細的性侵過程,但她記得瑞金斯曾沾沾自喜「承認他的確強暴了(夏儂)。」

瑞金斯的律師霍瓦茲(Stephen Horvath)則打臉夏儂說詞,「那篇文章寫的一切都可以被證明是錯的,它們不可能發生。」

霍瓦茲指出,首先,西點軍校的學生被禁止飲酒,所以校園裡頭不可能提供夏儂所說的「免費啤酒」,而且瑞金斯在1986年沒有汽車,在校園內更不准開車,而且車道上也看不到在人行隧道裡的行人。夏儂聲稱自己在事件之後成績一落千丈,也並非實情。

此外,夏儂曾稱自己發文前並不知道瑞金斯可能升任的消息,但後來夏儂自己的證人卻作證,她就是得知瑞金斯將升遷後才決定抖出這件事。

調查處仔細調查過兩造差異甚大的陳述版本,並傳訊超過30名相關證人後,承認他們仍找不到任何有利證詞或證物可以證實任何一方的版本。但陪審團員雷恩斯朵夫(Marshall Reinsdorf)表示:「老實說我們認為,誰在說謊、而誰說的是實話,這件事再清楚不過,根本不需要討論。」

「我們表決後,所有人一致相信上校。唯一的問題只剩賠償金額多寡。」雷恩斯朵夫進一步說明,夏儂的證詞有多處疑點,「他們開始詢問她關於人行隧道的事情時,她就開始退縮。她太過閃爍其詞,因此內容不足以採信。」陪審團一致認為,夏儂在陳述時確實知道她說的內容「錯誤、草率」。

被判天價賠償 女部落客低調刪文

最後法院判定,夏儂的誹謗終結了瑞金斯的職業生涯,因此她必需賠償瑞金斯所受到的損失,瑞金斯並未提出具體索賠金額,陪審團粗估這筆金額為300萬美元。陪審團也為了確保不再發生類似誣告,一致同意判定夏儂另需支付500萬美元的懲罰性賠償給瑞金斯,共約800萬美元(約新台幣2.5億元)。

敗訴的夏儂仍堅稱判決過程對她不利,她認為法官沒有採用調查處蒐集的證據,又不同意讓她傳喚證人以對瑞金斯的人格作證。不過夏儂也承認,若是她沒有在部落格上發文,就不會引發一連串的後果。最後她仍然堅持,瑞金斯有責任舉證這起調查破壞了升遷可能性,言下之意是不願賠償瑞金斯提早退役的損失。

終獲清白的瑞金斯對判決結果表示欣慰,他說,法官與陪審團們「不只知道她通篇謊言誹謗,也知道它們所造成的傷害很大。」夏儂後來仍在自架的募款網站上堅稱,自己敗訴會讓其他性侵受害者更為緘默,瑞金斯也冷靜回應道:「此案只會防止更多誣告,不會減少正當的性暴力控訴。」

52歲的夏儂現在是一名家庭主婦,育有3個孩子,平時喜歡在部落格「短小的反叛」(Short Little Rebel)上抒發己見。她的部落格開張4年、文章超過400篇,大宗主題為其堅貞信仰,其次為政治與時事批評。今年1月川普就職典禮當天,她也曾發表文章,感嘆由歐巴馬領導的8年總算結束了,稱當天是「充滿期許的一天。」

本月8日,曾聲稱絕不刪文的夏儂,悄悄將2篇性侵控訴文章下架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