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 :「台灣安全」繫於「美國利益」,代價知多少?!

2020-11-10 05:40

? 人氣

此次「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深受台灣朝野輿論關注,甚至冒出「押寶說」,應是基於關心改選後美中「新冷戰」情勢會有改變。圖為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的支持者。(美聯社)

此次「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深受台灣朝野輿論關注,甚至冒出「押寶說」,應是基於關心改選後美中「新冷戰」情勢會有改變。圖為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的支持者。(美聯社)

此次「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深受台灣朝野輿論關注,甚至冒出「押寶說」,應是基於關心改選後美中「新冷戰」情勢會有改變?是否會成牽動兩岸「戰爭與和平」的分水嶺?或是成為美中兩強利益盤算下的砧板肉,任其宰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立法院游錫堃院長於11月8日表示,台灣在印太戰略的地位非常重要,台灣的安全與否,已經跟美國的國家利益有很大的重疊,所以美國為維護國家利益會重視台灣,「不管哪一黨執政,都是一樣」,並不擔心這次美國大選對台關係。

游院長所指稱的「台灣的安全與否,已經跟美國的國家利益有很大的重疊」 ,筆者認為這也是令人擔憂之處。因為這也意味著「台灣的安全,完全繫於美國對其國家利益的盤算與取捨」。

為此,台灣將付出多少代價?! 筆者試從「美國國家利益」的建構、美國外交政策風格、「美國干涉」的歷史殷鑑、台灣已成美國保護國、台灣的地緣政治與蔡英文政府的抉擇、「兩岸關係」竟成「美國利益」的玩物等六面向來認知。

202001010-立法院長游錫堃10日出席中華民國109年國慶典禮。(顏麟宇攝)
立法院游錫堃院長於11月8日表示,台灣在印太戰略的地位非常重要。(顏麟宇攝)

一、「美國國家利益」的建構

美國的外交政策有其共同的脈絡思維可循。都是以(一)、美國本土安全;(二)、美國經濟需求;(三)、美國價值衡量為「美國國家利益」的建構導向。不論是早期的「孤立主義」、「中立主義」、「門羅主義」,或是中期的「擴張主義」 、「理想主義」、「隔岸平衡」,亦或是近期的「人權外交」、「擴展民主戰略」、「重返亞洲」等等,這一切外交思想的演變,都根基於美國國家利益的考量。

二、美國外交政策風格-「總統主導」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無論在外交闡釋、關鍵目標、態度或立場皆已從「國務院主導」轉變為「總統主導」的政策風格,例如甘迺迪外交、詹森外交、尼克森外交、卡特外交、雷根外交、柯林頓外交、歐巴馬外交、川普外交。

美國川普總統被學者批評為具有傑克遜主義(Jacksonianism)的傾向,是一位以白人為中心的種族主義者。川普總統為遏止中國崛起爭霸,從經貿、科技、外交乃至軍事「全方位」向北京全面施壓,掀起以貿易戰為名,實為爭奪「世界秩序&規則」主導權的爭霸戰。

尤其在2020年7月23日國務卿蓬佩奧在已故前總統尼克森圖書館發表專題演講,把美中對抗說成是「自由世界與暴政之間的戰爭」,將對中共採取全面對抗的姿態,這實有別於1947年美國「杜魯門主義」與蘇聯的冷戰情勢,已開啟川普式「新冷戰」態勢。

川普總統在亞(印)太地區仍是延續此外交政策思維,衍生出「島鏈圍堵」軍事同盟策略,以抑制中共的崛起,盤算的都是「美國國家利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