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高齡化的永續解方,從企業社會責任開始

2020-10-28 06:10

? 人氣

筆者認為,面對高齡化社會的永續解方維繫於企業責任的發揮,並仰賴公私部門的協力、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認為,面對高齡化社會的永續解方維繫於企業責任的發揮,並仰賴公私部門的協力、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高齡化趨勢已然為全球所面臨的重大議題之一,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已逾20年,超高齡的人口結構,更是在五年之內,必會到來。高齡少子所帶給台灣社會的議題,包括勞力短缺、醫療資源的負擔、家庭結構變遷、消費市場轉移以及世代資源整合等等,高齡化之永續性,已迫在眉睫。

健康長壽,是未來的人口樣貌

根據國發會報告書數據,2025年每五人將有一人超過65歲,超高齡社會來到206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占總人口38.9%,未來人口結構急遽變化,不僅可預期,而且只會提早到來,史無前例的健康長壽生活,是台灣社會人口的未來樣貌。

日本在平均壽命、老年人數和高齡化速度三項指標,都遠高於世界各國。人口結構的衝擊,使得日本不得不展開全面性的對策,如企業規劃中高齡的人才留任和轉任問題,設計多元職種和彈性工作型態,企業鼓勵75歲者重返職場,聘用高齡者為餐廳顧客打包、蒸毛巾,甚或討論延後退休年齡至70歲等具體策略。

反觀台灣,除了長照制度相對穩定之外,其他層面仍屬口號為多,諸如樂活、尊嚴、在地老化、退休準備等等,都欠缺具體的行動方案。

企業社會責任與高齡永續的交集

高齡人口比例激增,產業最為敏感,消費型態、商品設計及服務模式,勢必都將改變。高齡人口作為主要消費群體,市場自有一套獲利機制引導,政府部門立在管理層次,協助輔導即可。但從企業社會責任觀點來看,高發會主張,公部門必須積極介入,研擬如何更積極要求企業合作,在兼顧市場趨勢、解決勞力短缺、善用中高齡人力之外,更要達到高齡化社會的永續策略。

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s, GRI)鼓勵企業組織透過環境、社會、公司治理(ESG)等三面向的資訊透明化,提出永續報告。GRI的永續資訊有高度一致性,便利跨國、跨產業的數據對比。作為觀察企業投入永續發展的高低落差,具備參考性。

老年人選擇居住地總希望兒女相伴。(新新聞資料照)
筆者認為,隨著高齡人口的逐漸攀升,我們必須更加看重和實踐CSR(企業社會責任)。(資料照,新新聞資料照)

而CSR(企業社會責任)在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的介入推動下,在全球風起雲湧,成熟且被肯定的企業社會責任,除了一次性的金錢或物資捐贈,慈善性質的回饋之外,我們更期待能看到企業能有更長期的策略,來回應社會的需求。我認為高齡化議題,正是未來數十年CSR的重要關鍵面向。

電影「明天過後」,讓我們看見氣候變遷,開始重視環境永續。而高齡人口數字的攀升,人類長壽生存的真實來臨,我們必須更加看重和實踐。

「公司法」修法後,企業不再只以營利為目的,如何善盡社會企業責任,更加受到關注。從2019年556家企業所提出的社會責任報告書中分析,在社會共融面向上,以教育科學、兒少福利和環保這三類,為企業回饋社會的三大項目。再深入辨識,投入老人福利項目的專案數,排列於中間偏後,受重視程度相對偏低。由此可見,政府與企業部門,對於高齡化社會各層面和體系的永續性,相對漠視和緩慢,讓人憂慮。

長照之外,公私部門都有課題

如果我們看待高齡化議題,僅以醫療衛生福利的角度,投以長照處方,那只解決現有不到一成的高齡者問題。如何讓其他健康長壽的人口,持續健康,政治社會經濟的輪軸持續前進轉動,才是積極目標。怎麽做呢?長照之外,其他的可能性呢?

人口結構的改變,牽動的正是企業從內到外包括員工、客戶、供應商、消費者、社區、國家、與自然環境的變動。政府和企業如何積極並全面性的與高齡永續對話,包括勞動力、財政年金、產業轉型、退休教育、交通住宅友善和福利方案模式,具體的做法是,公部門應該全面提升決策層級、政策工具、人力預算和執行方案。而企業部門,從社會企業責任針對高齡永續的持續投資,應該是帖良方。

健康長壽的超高齡社會,已經來到我們身邊。公私部門面對這題,挑戰艱鉅,換句話說,我們無法習以為常地看待這個轉變,必須要有更多的想像、創意和行動,面對並加快腳步,高齡化社會必有無限可能。

*作者為台灣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執行長、前台北市社會局局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