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劍鴻觀點:九二共識的四個版本

2020-10-01 06:50

? 人氣

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8月接受媒體專訪,針對九二共識表示:"面對大逆風的多面作戰環境,要整合多方想法與利益凝聚成共識,現階段先「存活」下來了,接著是「調養」,再「壯大」”(資料照,柯承惠攝)

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8月接受媒體專訪,針對九二共識表示:"面對大逆風的多面作戰環境,要整合多方想法與利益凝聚成共識,現階段先「存活」下來了,接著是「調養」,再「壯大」”(資料照,柯承惠攝)

是92共識(1.0)、還是92共識+、抑或是92共識++或者是92共識2.0?

本文的題目其實要以一個辯證/dialectical 的理論架構才能夠加以理解:92共識(1.0)、92共識+/92共識單加、92共識++/92共識雙加、92共識2.0。換言之,題目是一個具有4個階段的光譜。之所以有頓號是提醒各位說第一個階段和第二個階段是有連貫性的,以此類推。本文先探討原始的92共識/the original 92 consensus。

I.  92共識(1.0)。這個專有名詞等於原始的92共識或者我所謂的92共識1.0/92 consensus 1.0。81年11月/1992年11月,臺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與大陸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在香港殖民地舉行會談就解決兩會事務性商談中如何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問題所達成的以口頭方式表達的“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

這些年來,對不少的朝野人士而言,92共識1.0是模糊、抽象的,例如它等於鄧小平所講的“我不吃掉你、你不吃掉我;”陰中有陽、陽中有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儂我儂;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兩岸一家親;喃喃自語、形式蒙混;[1]“那四個字;”以及民進黨的“宛如「舊瓶裝舊酒」,重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過時老調。[2]”其實,兩岸中國關係要從辯證的角度才能夠說得通。[3]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5-3)-鄧小平的開放改革將因這次事件不知使中國倒退多少年。(新新聞資料室)
對不少的朝野人士而言,92共識1.0是模糊、抽象的,例如它等於鄧小平所講的"我不吃掉你、你不吃掉我"。(新新聞資料室)

當時在香江,雙方的執政黨代表都沒有預料到說於2000年5月臺灣地區會浮出以下的政治新格局:中華民國首次政黨輪替以及政權和平轉移。

在失去政權之前夕,中國國民黨籍的蘇起創造了一個新名詞亦即92共識。也有報導說是民主進步党的羅致政先推出了92共識這個概念。如果以官位來區分前後的話,蘇占了優勢,因為他當時是大陸委員會的主任委員。

在21世紀初,我在國立新加坡大學工作。在 East Asian Institute (EAI), 擔任客座的許世銓成為我的同事。他於1996年11月~2003年3月期間擔任中國社科院臺灣研究所所長。他對我說本來中國共產黨是沒有接納92共識的;但是,於2000年3月,當看到了反對黨的陳水扁即將要上臺成為總統時,在情勢比人強的狀態之下才接受了92共識。

共識這兩個字使用的不錯,因為在會談中雙方的談判人員都沒有投過票。不過,國民黨和中共都是馬後炮或者事後諸葛亮/be wise after the fact。但是,這是否可以呢?

答案是:勉強的可以接納。這是因為社會科學的教書匠和研究者早晚都會被逼迫擁有這種合理化/rationalize 議題、現象和發展的經驗。讓我舉出兩個我的親身例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